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1章 遥望

第291章 遥望

        按照目前的战况,他们至少还能有近二十天的缓冲时间。

        便是去冀州城与陵君行见一面,往来行程,也只是费去七八天功夫,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后撤计划。

        扎合铁欲要再劝,四公主秦素菡却出现在门口,扎合铁只好退下了。

        萧尚言那日一时没控制住,扇了秦素菡一耳光,事后也有点后悔。

        只是到底觉得不能惯着秦素菡对秦落羽的态度,是以一直没去找过秦素菡。

        此刻两人乍然见面,都想起了那个耳光,一时都有些不自在。

        萧尚言以为秦素菡多少是来找他兴师问罪的,不料,秦素菡并未有什么过分的言语,反而,一开口竟主动道了歉。

        “尚言哥,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说三姐姐的。”

        秦素菡抿了抿唇,“这几天我也想清楚了,以后,我不会再对三姐姐无礼了。”

        萧尚言有些动容:“四公主......谢谢你。”

        他不愿意接受秦素菡的情意,但秦素菡终究是他的恩人。

        若是秦素菡不想回大秦,他也不能强行送她走。

        可三公主来了,两人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他最怕的就是秦素菡为难三公主。

        难得秦素菡竟能想得开,萧尚言心中多少感到欣慰。

        “我今天去看过三姐姐了。她一个人在府里,门也出不去,挺可怜的。”

        秦素菡看了眼萧尚言,犹豫了一下,才道,“她听说尚言哥过几天要去冀州城,特别不开心。她......很想尚言哥陪着她。”

        这可能是秦素菡这辈子最不愿意说出,也是最违背她本心的话了。

        但,为了让三姐姐离开北地重回陵国,她只能撒这种谎。

        果然,听到她这番话,萧尚言眼中闪过一抹欣喜:“她说的么?”

        三公主?很想他陪着她?

        看到萧尚言这个反应,秦素菡心里不是滋味?面上却尽量平静,“平凉城离着冀州城不远,尚言哥若是方便,不若带着三姐姐同去。”

        她装作不经意道:“三姐姐与尚言哥情投意合,想必那陵国皇帝见了也会死心?不会再勉强三姐姐回陵国的。”

        见萧尚言没反应?秦素菡又加了一句:“三姐姐说,她一个人在府里住着?很怕。她想跟在尚言哥身边。”

        秦落羽胆子向来就小,以前在宫里晚上进黑一点的屋子都不敢?一定要人点了灯陪着才敢进。

        秦素菡虽然没问过秦落羽,可猜也猜得出来,她住在那后院里肯定是害怕的。

        所以?她这话倒也不算是完全说谎。

        萧尚言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不是不知道三公主胆子小?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将她关在府里很过分?但他没有选择。

        他再也不能让三公主从他身边离开了。

        可,带她去冀州城?会不会?冒险了些?

        萧尚言回到府邸时?秦落羽的房间里还亮着烛火。

        他脚步微顿?去了秦落羽的房间。

        烛火摇曳?女孩坐在案边,托腮沉思着什么?衣襟仿佛镀了一层温暖的光晕。

        萧尚言站在门口,看得怔了一瞬。

        秦落羽察觉落在身上的目光抬头时,下意识露出个微笑:“尚言哥。”

        萧尚言收回失神的思绪?缓步走到秦落羽跟前。

        “三公主。”

        萧尚言带了几许歉意开口,“我并非故意将公主关在府邸里?只是现在外面乱得很,等以后去了北地,公主行动自然可以不受限制。”

        秦落羽纳闷他怎么突然提这个,没怎么在意地“嗯”了一声。

        关她就关她吧,还非要别别扭扭来道歉。何必呢。

        她不想跟萧尚言说太多,便道:“尚言哥,要是没什么事,我先睡了。”

        萧尚言见她回应甚是淡淡,只当她情绪低落。

        想到秦素菡说的那些话,心里还是软了软。

        不过是带着她去一趟冀州城,不过七八日功夫,很快就可以回来。

        冀州城眼下是大炎的地盘,北地重兵几乎都聚集在冀州城。

        陵君行想要攻下冀州城,并非那么容易。

        此行若真有危险,他也不会去了。

        何况,丢她一个人在平凉城,就算知道有侍卫看守,他心里,还是很不踏实。

        总是会忍不住隐隐担心,他回来时,她就会不见了。

        不若,将她带在身边,有什么事也可以随时照应。

        秦素菡有句话说得很对,若是陵君行见到现在三公主和他相处的样子,怕是,会死了带秦落羽回陵国的心。

        心意已定,萧尚言道:“三公主这两日便简单准备一下,后日,我们便启程。”

        秦落羽心脏都缩了缩,“这么快就要后撤了吗?”

        这么快就要去大漠?

        萧尚言看她紧张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不是,是去冀州城。”

        秦落羽想了想,冀州城,好像离着平凉城没多远?

        她放下心来,心道不管去哪儿,只要不是去大漠就成。

        只要能出得这座府邸就好,等到了冀州城,她再想办法逃脱。

        *

        若是秦落羽知道,此行可能会碰到谁,她估计打死都不会跟着萧尚言来冀州城的。

        路上她问过萧尚言,来冀州城是为什么事。

        萧尚言说,此行要用绝影换回大炎的一个人质。

        秦落羽心里还暗自为绝影高兴,想着他终于可以安全回陵国了。

        到了冀州城,她本以为交换人质没她什么事,可萧尚言却似乎很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呆着,竟要她一起去。

        秦落羽于是就去了,去的路上还在揣测,谁会来接绝影回去呢?

        她还算开心地跟着萧尚言上了冀州城的城楼,只是一眼,就被眼前宏大慑人的场面给震撼到了。

        两国为了交换人质,停战一日。

        骁骑营十几万整肃的人马一字在城外排开,盔甲反射着刀枪剑戟的森森寒光。

        战士们岿然不动,杀意跟着沉敛。

        但仿佛只要他们的主帅一声令下,那杀意便可冲天而起,一往无前地摧毁一切他们想要摧毁的东西,哪怕开山劈海,也是所向披靡。

        秦落羽望着那些将士们好一会儿,震撼的心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心想骁骑营带队的主帅,是卫无忌还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陵君行应该是不会来的。

        毕竟,交换人质这种事并不算太大,且地点又在萧尚言势力控制范围的城外,未免太过危险。

        她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时,目光不经意看向骁骑营前方,主帅旗帜所在的位置。

        然后,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万军之前,帅旗迎风猎猎招展。

        一袭挺拔的熟悉身影,端坐马上,正遥遥向着城楼看过来。

        隔着如此远的距离,秦落羽根本看不见他的神情,也看不清他的目光。

        可是,她莫名就是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冷意,将她整个人冻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她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一颗心,仿佛要跃出胸腔般,竟是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陵君行他,他怎么还亲自来了?

        她心虚地又往城楼里边退了退,只希望方才陵君行没有看清她才好。

        岂料,萧尚言却回身拉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将她往身边带了过去,拉着她到了城楼边。

        萧尚言抬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力道不容秦落羽挣扎。

        秦落羽立刻就感觉一道如火似冰般的目光,有如实质地落在了她身上。

        还真是如火似冰。

        因为那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刚开始好像是被什么烫了一下,烫得她身子都哆嗦了一下。

        然后便是冷,冷得仿佛泡在淬了寒冰的深潭里,禁不住瑟瑟发抖。

        她不敢去看陵君行,也不敢太大动作挣扎,咬着牙道:“萧尚言,你做什么?”

        萧尚言笑了笑,“公主别怕。公主以后是不可能再做陵国皇后了,何不,干脆断得彻底一点?”

        秦落羽脸都黑了,特么的原来这就是萧尚言带她来这里的目的?

        她是要和陵君行断,可她和陵君行之间的事,还轮不到萧尚言来管。

        萧尚言想用她来刺激陵君行,想得倒美!

        秦落羽沉着脸,“萧尚言,你要不要脸,放开我!”

        萧尚言不放,依旧揽着她,带了几分挑衅,含笑看向城下。

        城楼下,两国的士兵已然押着各自的俘虏走到居中的位置。

        彼此交换人质后,便转身向所在的队伍走去。

        秦落羽挣不脱萧尚言的桎梏,气急不已:“你放不放?”

        萧尚言扫了眼陵君行所在的位置,声音里带了笑意:“公主别动,再有一会儿就好了。”

        从三公主出现在城楼上的那一刻开始,陵君行的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

        只不知陵君行看到公主被他搂在怀里,会是什么反应?

        秦落羽被萧尚言这副态度气得眼前发黑。

        城楼上风很大,吹起她的长发。

        她定了定心神,冷声道:“城楼上风太大,我冷。萧尚言,让我下去,不然,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去北地。”

        不死,更不可能跟你去北地。

        萧尚言似是被她声音里的冷意给震到了,低眸看了眼神色冷淡至极的秦落羽,终于,还是一点点放开了她。

        秦落羽立刻飞快地跑开,头也不回奔下了城楼。

        陵君行看着女孩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城楼上,眼里的光一点点沉了下去,缓缓归于一片暗黑的冷寂。

        冷寂得,仿佛夜色下荒芜幽暗的雪漠冰原,令人悚然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