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0章 情郎2

第290章 情郎2

        秦落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她实在太过佩服秦素菡的脑洞了,这都想到哪儿去了?

        秦素菡这姑娘,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恋爱脑啊。

        虽然爱得盲目偏执了一点,但啥事都能跟情啊爱的扯上关联,也是很可以了。

        秦落羽无奈解释:“他真就单纯是个侍卫。素菡你就别瞎想了——这药,你能给我送过去吗?”

        她越说不用瞎想,秦素菡就越觉得有问题。

        以三姐姐的性子,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给陵国皇上的侍卫送药?

        这中间绝对有猫腻。

        秦素菡自觉发现了一个天大秘密,而且又亲口听到秦落羽保证对萧尚言没想法,此刻心情愉悦了不少。

        送个药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她接过那两瓶药,“那人叫绝影是吧。你放心,我帮你送过去就是。”

        秦素菡现在的身份不用避讳什么,是以一出来就找了个蛮族头目问绝影被关在何处。

        “我听说那人是陵国皇帝的侍卫,还在骁骑营待过。”

        秦素菡道,“我倒是想看看,骁骑营的人长着什么样的三头六臂,能比得过咱们大炎的勇士。”

        她神色冷,语气又不善,分明是一副找麻烦的样子。

        再加上那头目对她根本没什么戒心,立刻就将关押绝影的地方告诉了秦素菡。

        秦素菡问:“你们是要杀了那人吗?”

        那头目摇头:“扎大人说,过几日少主要亲自带着他去前线见陵国皇上,用他换回我们的大巫师。”

        先前扎合铁所说的那个叫岑七的人,自然不是真的无足轻重。

        此人是北地蛮族的大巫师。

        蛮族之人生了病,会找大巫师开药,各种祭祀大礼,也少不了大巫师主持。

        此人对蛮族来说,可以说是个万万缺不得的人物。

        秦素菡的心思却不在大巫师上,而是在萧尚言要带着绝影去前线见陵国皇上这件事上。

        虽然秦落羽说过,她会离开北地,离开萧尚言身边。

        但,秦素菡总有些不那么放心。

        她想,陵国皇帝御驾亲征,固然是为了北地的叛乱,但也未必不是为了三姐姐。

        毕竟自己的皇后跟人跑了,不管是被胁持还是自愿?那都是奇耻大辱。

        陵国皇帝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若是三姐姐跟着萧尚言到了前线,陵国皇帝肯定会知道。

        一旦知道?必定会设法将三姐姐救回去。

        再者三姐姐不是说了她早晚要离开的?

        从前线离开,总比从平凉城离开要容易得多。

        嗯,如此,她也算是帮了三姐姐一把了。

        且此战之后,北人将会撤入大漠。

        萧尚言和三姐姐将会隔着天高皇帝远的距离?她?也可以彻底放心了。

        *

        秦素菡径自进了狱中,摆手示意跟着自己的蛮人侍卫退了?这才隔着牢门栅栏打量里面的人。

        那年轻人靠坐在墙角,衣衫染了血迹?又脏又破,看起来颇是落魄。

        一双眸子却冷若寒星,看起来显得甚是凛冽?但长得?的确不差。

        秦素菡想?虽然这人只是个侍卫?但长了这样一副容貌,也不怪三姐姐看得上他。

        做三姐姐的情郎?嗯?也是勉强能配得上三姐姐的。

        秦素菡隔着栅栏将那两个药瓶放进牢里:“这药能治你的伤?青瓶外敷?白瓶内服。”

        绝影认得这个女子?貌似是大秦国的四公主。

        先前跟踪萧尚言时,他没少见过她出现在萧尚言身边。

        绝影没接那药?也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秦素菡。

        秦素菡笑了:“有人托我送给她情郎的,你可别辜负了别人一番心意。”

        绝影怔了怔?情郎?

        不知为何,脑海里下意识想起婵娟。

        在平凉城他并无一个熟识的人?只除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既然在这里,素来跟娘娘形影不离的婵娟,想必也在了。

        这药,是婵娟拜托这位大秦四公主送来的吗?

        毕竟,若是娘娘送药,这位四公主断不会说出情郎二字。

        而婵娟曾经是娘娘在大秦的贴身侍女,与四公主也定是相熟的。

        她若是求四公主来送药,想必,四公主也不会拒绝。

        绝影握着这两瓶药看了好一会儿,脑海中想起情郎那两个字,心里,竟泛出几分异样的感觉。

        *

        府邸中,萧尚言低头盯着手里那封信,沉思良久。

        信,是陵国皇上命人送来的,请他在前线战场一晤,当面交接人质。

        末尾还有一句话,轻描淡写,却又透着不动声色的冷傲:“朕愿停战一日,与萧公子在冀州城一晤。”

        冀州城正是前线战斗最激烈的地方,眼下仍控制在萧尚言手中。

        陵君行愿意停战一日,亲自进入冀州城与他相见,分明已是将冀州城视为囊中之物,全然不惧萧尚言会对他、敢对他如何。

        如果萧尚言这都拒绝,未免显得太过没有胆色。

        不过萧尚言并不是争一时意气的人。

        他必须亲自去一趟,是因为陵君行在信中说得清楚,交换人质时萧尚言必须在场,否则一切免谈。

        大巫师在北地多年,对于大漠无比熟悉,无论是就地取材制药还是行医问诊救人还是大炎不传的巫术,都堪称无比精通。

        他们即将退入沙漠,一般的大夫根本受不了沙漠的生活,所以大巫师如果能安全回来,萧尚言自然要不惜代价让他回来。

        “陵国皇上非要和少主见面,必定有诡计。依属下看,少主还是不要应约了。”

        扎合铁不太希望萧尚言前去,“前线战况激烈,人质交换的事,交给属下去办就行了。”

        “你放心,我不会和陵国皇帝见面。”

        萧尚言放下手中信,看向扎合铁:“让人回信,就说交换人质在冀州城下进行即可。”

        陵君行想进冀州城,他不可能真让他进。

        就算陵君行真有那份胆量,萧尚言也必须得稳妥行事。

        人质肯定要换,至于见面,就免了。

        “战火很快就会蔓延到平凉城,少主此刻去前线太过危险。”

        扎合铁还是不太放心,“属下觉得少主还是及早后撤为好。”

        萧尚言摇头:“我不去,大巫师不可能回来。这事,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