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9章 情郎1

第289章 情郎1

        出了绝影这事,秦落羽自然不可能心无旁骛地离开。

        也不知道绝影被关在了哪里,想要去探望都不知去哪儿。

        她又不敢贸然问萧尚言,否则引起萧尚言的怀疑,反而麻烦。

        前线战事似乎很是吃紧,萧尚言每日忙碌万分,很晚才会回来,有时甚至根本不会回来。

        但饶是如此,秦落羽也不能踏出府邸一步。

        萧尚言似乎生怕她跑了,根本不放心让她自由活动,便连前院,也不让她去。

        一连数日过去,秦落羽正忧心如焚之际,却不意,秦素菡来了。

        秦素菡脸上带了怒气,本是来找秦落羽兴师问罪的。

        她起初住在秦落羽先前住的院子,那个院子算是平凉城景观最好的一处院落。

        萧尚言最初的打算是想让秦落羽和秦素菡住在一起的,姐妹两人也可以说说话。

        只是她们刚见面,秦素菡就对秦落羽流露出敌意,还和萧尚言大吵一架。

        萧尚言怕她再找秦落羽麻烦,便让人重新找了地方安顿秦素菡。

        秦素菡气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尤其想到萧尚言那一耳光,又气又恨。

        但更多的是不放心,怕萧尚言真的从此和秦落羽旧情复燃,彻底忘了她。

        是以绷了好些天后,秦素菡到底还是拉下脸来帅府找了萧尚言。

        谁知刚一进来,便发现帅府的守卫严密了许多,尤其是萧尚言所住的后院,门口更是看守森严。

        她心下奇怪便问了问,结果守卫回复说因为后院里住了三公主。

        秦素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没想到自己这个三姐姐厚脸皮到了这种地步,放弃陵国皇后的位子不做,也要跟着萧尚言私奔。

        私奔也就罢了,这才来了平凉城几天,竟然迫不及待就和萧尚言住在一起了。

        她冷着脸气愤进了后院,原是打算劈头盖脸指责一顿秦落羽的。

        然秦落羽一看到她,竟仿佛不胜惊喜般,朝着她露出个由衷的笑容:“素菡,你总算来了。”

        她这般反应,倒似乎是盼着她来似的,弄得秦素菡一肚子气撒也不是,不撒也不是。

        憋了一会儿?才冷冷道:“盼着我来做什么?想在我面前炫耀尚言哥对你情深未改?想让我放弃尚言哥?三姐姐,你要是这般想法?那就错了。”

        当日她能背弃皇兄,放下公主的身份,跟着萧尚言亡命天涯,就没想过有一天,会从萧尚言身边离开。

        她绝不会放弃萧尚言的。

        秦落羽却没理会她这话?探头出去看了看门外?将门关得严严实实,这才回身?小声对秦素菡道:“素菡,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秦素菡愣了愣?萧尚言对这位三姐姐那般纵容迁就,还有什么忙是要她帮的?

        秦落羽往屋里边走了走,招手示意秦素菡也过来。

        秦素菡不情不愿地走到她身边:“到底什么事?”

        秦落羽认真道?“素菡。我来北地并非自愿?是被萧尚言挟持而来。我对萧尚言真没什么想法?而且我早晚是要离开的。你大可以放心。”

        秦素菡目光闪动?似信非信地盯着她。

        她知道萧尚言的姑母是陵国太后,因了太后的缘故?萧尚言的不夜都之行才能如此顺利。

        当时她只以为萧尚言是去见自己的姑母商量复国大事?却没想到萧尚言会带回三姐姐。

        难不成?三姐姐真的是被迫的吗?

        秦落羽从袖中摸出两个青瓷白玉瓶?“前几日?萧尚言的人抓了一个陵国的俘虏,名叫绝影?他的腿受了重伤,我想让你把这两瓶药给他,青瓶药外敷?白瓶药内服。”

        绝影腿上的刀伤深可见骨,又是从大漠长途跋涉而来。

        刀伤兼冻伤双重影响?那伤口已隐隐发黑,若是再不及时处理,怕是他那条腿都保不住了。

        秦素菡没接那两个瓷瓶,“为什么要给这人送药?”

        她思虑着,眼神变得尖锐起来:“让我给陵国的俘虏送药,你不会是想害我吧?”

        秦落羽颇有些无语,“素菡,我就是害你,也不会想出这等害法。何况你对萧尚言有恩,萧尚言和扎合铁都对你另眼相看几分。”

        “你在这平凉城中,哪里都能去得,去哪里也不会有人怀疑你什么。便是你要救谁,怕是萧尚言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何况只是悄悄给俘虏送两瓶药?”

        秦落羽这些话并非瞎说,书里曾说过,秦素菡在萧尚言身边的确挺被另眼相待的。

        一来她和萧尚言少时认识,又是萧尚言救命恩人,二来萧尚言也知道她对自己一番心意,虽然无意接受,但到底感恩,并不曾让她受过任何委屈,只除了那日的一巴掌。

        至于扎合铁那些蛮人,也都知道秦素菡是自家少主的救命恩人,而且为了救少主放弃了大秦公主身份,对秦素菡可谓尊敬有加。

        她在平凉城中来去自如,想做什么,想去哪里,没人敢拦,也无人敢说。

        便是萧尚言的帅府,素来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可秦素菡何时何地都可以随意进出,各种军情大事也从来不曾避讳过秦素菡。

        秦素菡有时担心前线情况还会主动相问,也没人会刻意隐瞒,反而都是恭敬作答。

        她虽然不曾得到萧尚言的心,但老实说,在蛮人中的地位,还是挺高的。

        不知道是不是秦落羽这句“另眼相看几分”取悦了秦素菡,她神色明显缓和了许多。

        但她显然还是对秦落羽的举动不能理解:“你都说了,这人是陵国的俘虏,你干嘛关心他?”

        秦落羽没瞒她:“因为他是陵君行最看重的侍卫。”

        秦素菡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三姐姐,我没听错吧?”

        在秦素菡的印象中,这个三姐姐对陵国,对陵国皇上该是深恶痛绝才对。

        当初她知道自己即将嫁去陵国,哭闹得不可开交,好好的后宫被她搅得鸡飞狗跳。

        后来还无数次试图逃跑,终于从丈高的宫墙上跌下受伤,这才肯消停些许。

        后来她虽做了陵国皇后,怕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秦素菡很难想象,秦落羽会主动救陵君行的侍卫。

        除非,除非秦落羽和这个侍卫......

        秦素菡盯着自家这位三姐姐,突然福至心灵地道:“这侍卫,该不会是你情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