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8章 俘虏

第288章 俘虏

        萧尚言的府邸,原是平凉城驻军守将的帅府所在地,前院议事,后院住人。

        秦落羽因先前说了要和萧尚言同住之话,自然也只能跟着萧尚言到了这里。

        刚进院便看到三个五花大绑身上染满暗红血迹的人,被几个蛮族士兵押着站在院内。

        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秦落羽心神微震。

        怎么会......是绝影?

        绝影也正朝着她看过来,两人视线交接了片刻,绝影似也是心神剧震。

        只是,两人都未说话,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少主。此人乃是陵国奸细,他带了数人,一路尾随属下去了大漠深处,想探查我们的据点所在。”

        扎合铁上前,“属下佯做不知,诱他深入,设下陷阱抓到了他。此人身上有陵国皇上颁发的秘密令牌,不知是何身份,属下不敢擅自处理,便将他带了回来。”

        萧尚言虽然此刻脑子反应有些迟钝,但并非不能反应。

        他盯着绝影看了片刻,“他是陵君行的贴身侍卫,当初安城之行,我见过他一面。”

        既是为了探查他们的布防情况而来,留着,也没什么意义。

        萧尚言挥了挥手,“杀了吧。”

        扎合铁立刻领命,吩咐侍卫将人拖走。

        绝影被扯得踉跄了一下,秦落羽这才发现,他的腿受伤了,伤得貌似还挺严重,袍子破了一大块,腿上血肉翻出,都能看见骨头了。

        她心中念头急转,想要为绝影求情,却又知道求情必定会惹来麻烦。

        眼看着绝影已经被他们拽着到了门口?秦落羽连忙道:“尚言哥。”

        萧尚言转过头来,看着她:“怎么?”

        “这个人?是陵君行最看重的侍卫。”

        秦落羽抿了抿唇,无视绝影的目光,继续道:“他叫绝影,曾经在骁骑营待过,知道许多秘密?甚至是军情。杀了他?便宜他了,不如留着他?一来可以做人质,二来也可以从他口中知道很多东西。”

        她说完这番话?绝影倒是没什么表情,但那两个被绑的暗卫一听,立刻朝着秦落羽投来仇恨愤怒的光芒。

        这俩暗卫没见过秦落羽?不知秦落羽身份。

        听得她言谈之间似是对绝影颇为熟悉?其中一人便冷冷盯着她:“我们皇上器重谁不器重谁?你怎的知道?听你这番话?倒像是很了解我们皇上似的,也不嫌臊得慌。”

        秦落羽没说话?萧尚言却笑了笑:“她曾经是你们陵国的皇后?当然了解陵君行。”

        那两个暗卫脸色顿时变了?齐齐看向绝影?绝影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那先前说话的暗卫讶然不已?随即愤声道:“你既是我陵国皇后,为何跟在北地蛮人身边?”

        扎合铁抬脚狠踹暗卫:“说谁蛮人呢?她是大秦的公主?是我们少主的心上人,愿意跟着我们少主,关你屁事?”

        那暗卫痛得弯下腰?面容都疼得有些扭曲了,却不肯吞下这口气?盯着秦落羽厉声骂道:“既做了我陵国皇后,又跟蛮人厮混纠缠,怎的如此不知廉耻!”

        “放肆!”

        扎合铁拔出腰刀,一刀就狠狠捅进了侍卫的腹部,又快速拔出。

        鲜血喷溅,那暗卫捂着喷血的腹部,身体僵硬地倒了下去。

        秦落羽脸色微白。萧尚言皱了皱眉,挥手示意下属将尸体拖下去。

        扎合铁转向萧尚言,道:“三公主说陵国皇上最是看重这个绝影,倒是提醒了属下。”

        他低声对萧尚言说了句什么,萧尚言沉思片刻,点头:“便按你说的去办。”

        扎合铁缓步走到绝影身前,锐利老鹰的目光掠过绝影,落在他旁边的暗卫身上,露出一个轻慢的神色:“你,可以走了。”

        “回去告诉你们皇上,我们可以不杀绝影,想要他活着回去,便拿前几日陵国抓到的一个俘虏来换。”

        扎合铁冷酷道,“那人约莫四十多岁,名叫岑七,本是你们陵国人,在我大炎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奈何却是我妹夫。你们拿他来换,也不会损失什么。”

        那暗卫看了眼绝影,绝影点了点头,暗卫明白绝影是要他回去传讯,便不再说话。

        岂料,扎合铁话刚落音,骤然拔刀,寒光闪过,便听一声凄厉惨叫。

        血雾喷溅中,那暗卫的一条胳膊已齐根被斩断,暗卫捂着断臂处,脸色惨白如雪。

        “既是来了我大炎境内,自是要留下点东西。”

        扎合铁动作利落地收刀回鞘,“送他出城。”

        暗卫很快被人拖走,鲜血淋漓而下,滴了一路。

        秦落羽眼前有些眩晕,估计她此刻脸色很不好,萧尚言握住她的手,“我带你进去休息。”

        秦落羽点了点头,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绝影。

        绝影咬着牙,目光冷厉至极地朝她看过来,看得秦落羽心里都哆嗦了一下。

        绝影不会也认为她是真的背叛了陵君行,真的自愿跟着萧尚言吧?

        *

        云州城。

        那断臂侍卫面如土灰,嘴唇干裂出血,一进帅帐便扑跌着跪在了地上,“皇上。”

        陵君行的心微微沉了沉。

        此人是跟着绝影去北地的暗卫,身手不凡,而今断臂归来,想是绝影等人,出事了。

        那暗卫嘶哑着嗓子,将他们此行的遭遇说了一遍。

        原来他们一路追寻扎合铁和萧尚言的踪迹到了平凉城,却无意中探得他们在大漠中设有多个秘密据点,随时做好了后撤准备。

        绝影当机立断决定跟着扎合铁深入大漠,查找那些据点的所在,以便日后好一举歼灭之。

        然扎合铁狡猾无比,发现他们秘密跟踪后,竟不惜以陵国俘虏作为诱饵,设下陷阱逼迫绝影等人现身。

        “时逢大雪,他们残忍虐杀了一百余名俘虏,将尸体扔在雪中,其中有几个人尚未断气,见我们经过,便挣扎着求救。”

        这些俘虏不过是陵国的老百姓,蛮人攻占陵国城池后,便挑选出年轻女子和年轻男子赶往沙漠为奴为婢,供他们驱使。

        绝影等人先前远远地隐蔽在暗处,亲眼看见这些蛮人虐杀俘虏,只以为蛮人是遇到这场大雪,行走受困,干粮不够,这才将俘虏杀死。

        是以此刻见到这些死去的俘虏,并未生疑。

        而幸存几人的哀哀哭求,也实在太过凄惨。

        绝影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只是,在他刚刚蹲身检查其中一人的伤口时,他旁边一个本已死去的“尸体”,却突然恶狠狠地一刀砍在了绝影的腿上。

        鲜血混杂着白雪四下飞溅,数十个染血的“尸体”突然一跃而起,刀光剑影如网罩住了绝影等人。

        绝影腿上受了重伤,但仍奋死苦战,一行十三人,到后来竟只剩三人,因体力不支,终被扎合铁所擒。

        ......

        暗卫又将扎合铁如何带他们回平凉城,如何放他回来,如何提出要用一个叫岑七的俘虏去换绝影等都说了。

        说完,却欲言又止,神色很是迟疑。

        陵君行知道暗卫还有话要说,屏退了左右:“有什么话,说吧。”

        那暗卫似是有些纠结,踟蹰片刻,低声道:“属下在蛮人主子的府邸里,见到了......皇后娘娘。”

        一旁的卫无忌神色微凛,连忙道:“皇后娘娘可好?”

        “皇后娘娘她......”

        暗卫神色似乎更纠结了,“皇后娘娘和蛮人的少主似乎甚是亲近,称对方为尚言哥,她,她还......告诉蛮人,说绝影是皇上最器重的侍卫,在骁骑营待过,知道许多秘密......”

        卫无忌脸色微变,立刻看向皇上,却见皇上神色淡漠沉静,似乎未有波澜。

        卫无忌做了个手势,示意暗卫退下:“好好养伤——遇见皇后娘娘之事,切记不可与任何人提起。”

        暗卫连忙领命离开。

        卫无忌想了想,忍不住帮秦落羽找补了两句:“那个,皇后娘娘既是被萧尚言胁迫去了北地,怕也是身不由己......”

        陵君行盯着桌案上的地图,似是在沉思什么,也不知卫无忌这句话他是听到还是没听到。

        就在卫无忌以为皇上不会开口时,却听到皇上沉声道:“攻下平凉城,先前预估是月余。”

        卫无忌道:“是。”

        陵君行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着地图上一道山脉线,“翻过崀山山脉,可抵平凉城侧后方。”

        “不错,只是此山甚险,严冬不好翻越。且萧尚言定会在此处布下重兵防守。”

        这条路线,卫无忌先前也想过,但后来还是放弃了。

        蛮人夺走的六座城池,呈倒“品”字状分布,平凉城便在这倒“品”字的最后方。

        这“品”字的西侧一线,正是崀山山脉。

        按照眼下战况计算,正面出击的话,最多月余,骁骑营就可拿下平凉城。

        若翻越崀山山脉,虽然战期可缩短,但此行太险,所以卫无忌思虑之下,选了更稳妥的方式。

        本来这种作战方式先前也向皇上请示过,皇上并未提出异议,眼下,皇上是想要调整进攻策略吗?

        思虑及此,尚未来得及问,便听皇上缓缓道:“告诉萧尚言,绝影我们换。调集各路军马,随时准备全线出战。萧尚言兵力有限,届时势必会撤去此处部分军马,支援前线。”

        帝王的声音又沉又冷,带着不容置喙的杀伐果决:“另拨五万精锐,急行军出崀山,一俟他们抵达平凉,立刻发起总攻。十五日内,朕要平凉城头,插上陵国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