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7章 虚与委蛇

第287章 虚与委蛇

        萧尚言在桌旁坐下,秦落羽立刻为他斟满了酒,随口将过去的那些往事,走口不走心地提了许多。

        萧尚言似乎很感触,接连喝了好些杯,眼中已有了几分醉意。

        秦落羽趁机道:“尚言哥,现在战事如何?”

        萧尚言端杯的动作顿了顿,“不是太好。不过公主放心,我自有应对之策。”

        先前他们一共占了陵国八座城池。

        陵国骁骑营的人马勇不可当,已然夺回了两城,剩下六城虽然极力抵抗,但怕是终难守住。

        最多一个月,陵国的人马或许就要攻入平凉城了。

        一旦平凉城破,他们就不得不往后撤。

        不过,萧尚言早已提前让扎木合做了准备,在沙漠腹地建了多个临时居住点。

        北地族人对于沙漠的地形可谓无比熟悉,但陵国军队就未必了。

        只要他们撤入沙漠腹地,陵国军队便是想找都不知何处找他们。

        强行进入这冰天雪地的沙漠,反而更中萧尚言之意,他们不费一兵一卒,便可让陵国军队溃不成军。

        等过了这个冬天,他们养精蓄锐,等待时机,自可卷土重来。

        陵君行将不得不长久将兵力放在北地,长线且长期的军粮供给,势必会让陵国不堪重负。

        萧尚言就是要将北地扰得不得安宁,就是要拖住了陵国的军队,让他们疲于在北地奔命。

        大秦与陵国的交好盟约,并非牢不可破,南楚与陵国的口头交好,更是没什么根基。

        萧尚言早已派人去两国暗中收买游说大臣,若是时候到了,这两国也不是不愿意分陵国这杯羹的。

        陵国的骁骑营再怎么能打,三线作战,又能持续几时?

        大炎国复国,缺的,只是一个时机而已。

        见秦落羽低头不语,眼中隐有担忧,萧尚言温声道:“公主不必害怕,城破之前,我会护着公主安全后撤的。”

        秦落羽心道?后撤,撤往大沙漠吗?

        这要是真去了?她这辈子也别想走了,就困死在沙漠里得了。

        她抬头看向萧尚言,轻声道:“尚言哥,你不知道,上次我逃走?回去后陵君行便罚我跪在临光殿?那里好冷,我跪了好久......这次若是再被他抓回去?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我......”

        她心道实在抱歉了陵君行,为了哄萧尚言上当?只能暂时抹黑你一下了。

        萧尚言沉默了片刻,想起当日事,似乎也有些不好过。

        他低声道:“不如?明日我便让人?先护着公主后撤。”

        如此?便可万无一失。公主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落到陵君行手里。

        “我不想先走。我不想离开尚言哥。”

        秦落羽欲言又止,“我想?我想......”

        难得见秦落羽在他面前一如当年娇羞模样?萧尚言的声音放得更柔?“公主想如何?”

        秦落羽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想和你一起住。”

        萧尚言呆了呆?“公主?你......”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想和你住在一起。”

        秦落羽连忙道,“我不想一个人住在这院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顿了顿,“我想和你住在一起?尚言哥,可以吗?”

        对秦落羽这样的要求,萧尚言怎能拒绝。

        见他点头,秦落羽道:“那我今晚便跟尚言哥一起住,好吗?”

        萧尚言深深地看着她,被醉意熏染的眼眸似是闪着光:“好。”

        这一夜,萧尚言醉醺醺出门时,是秦落羽扶着他离开的。

        萧尚言说了要带秦落羽走,侍卫们自然不敢阻拦。

        萧尚言是骑马来的,秦落羽却不愿骑马,“尚言哥,今晚月色这么好,我们走回去吧?”

        萧尚言喝得不少,走路都有些步伐不稳,但多少还能理解秦落羽的话,便点了点头。

        秦落羽微微踟蹰,到底还是拉住了萧尚言的手,信步往前而行。

        萧尚言的侍卫就在后面追随,秦落羽不想他们跟得太近,萧尚言便让他们站住了。

        秦落羽一边走,一边绞尽脑汁地将当年和萧尚言在一起的那些旧事几乎都提了一遍。

        什么萧尚言教她骑马结果她摔下来哭了鼻子,萧尚言跪在她面前请罪,哄了她近一个时辰,她才肯原谅萧尚言;

        什么长至节元宵节萧尚言陪她看花灯赏月色;什么萧尚言每年送给她的生辰小礼物;

        以及她为了给萧尚言处理伤口,专门找太医学了外伤包扎等等等等。

        这些旧事每提一件,萧尚言醉意朦胧的眼里就温柔一分。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

        秦落羽用曾经跟陵君行撒过娇的那种嗲得令人想吐的声音道:

        “尚言哥,我听说平凉城秋日有荻花瑟瑟之景,冬日有冰雕玉琢之观,犹以平凉城东的荻花荡月夜冰景最为美丽。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月光下,萧尚言默默地望着她。

        秦落羽心中忐忑,难道自己太过急切,引起萧尚言怀疑了?

        还是,自己下在酒中的药,不起作用了?

        不,不可能。

        那药可是她专门从葛神医给的药里挑出来的。

        此药本是外伤处理中用来麻醉神经使用,秦落羽用了那么一点点,放在了酒里。

        药量极少,但加上酒的激发,足可以低程度地麻醉心智。

        再加上她不但提及那些旧事,萧尚言该不会拒绝她的要求才是。

        她等了片刻,果然,便听到萧尚言温声道:“好。我这便,带你去。”

        他带着她往城门走去,找守城侍卫要了两匹马,两人上马,城门一点点打开。

        恰在此时,一匹马从远及近飞奔而来:“少主!少主慢行!”

        秦落羽心里咯噔一下,要不要这么倒霉催。

        再晚来片刻功夫,萧尚言可就带着她出城了!

        “少主,有人妄图深入大漠探查我们的据点,被扎大人抓到了!”

        那人跳下马,紧跑几步,躬身道:“扎大人带着此人已从大漠回来,正在府上等候少主。”

        萧尚言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才明白此人的意思,对着秦落羽露出几分歉意:“公主,改日,改日我再带公主去荻花荡,可好?”

        秦落羽:“......”

        除了点头,她还能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