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6章 耳光

第286章 耳光

        秦落羽随着萧尚言抵达平凉城时,刚踏进院子里,便见到了四公主秦素菡。

        不出她所料,秦素菡看见她时,眼中没有半分惊喜,反而死死地咬紧了唇,目光有些冷。

        一路风尘,秦落羽便进屋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这么会儿功夫,却听到秦素菡和萧尚言在外面吵了起来。

        秦素菡冷声道,“你突然离开那么久,竟是去接我三姐姐?”

        萧尚言说:“是。”

        似是没想到萧尚言答得这么坦然,秦素菡的声音尖锐起来:“尚言哥,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陵国的皇后?她早就嫁人了,她早就有夫君了!!”

        萧尚言淡淡道:“嫁人了又如何?我不在乎。”

        “可你接她来,有没有想过我?你把我当什么?”

        秦素菡的声音已然带了哭腔。

        萧尚言的声音平静得过分,听起来有几分绝情:“四公主,我早说过了,若是你想回大秦,我随时派人送你回去。”

        秦素菡红着眼盯着萧尚言,眼泪大颗落下,呜咽出声。

        她不知道萧尚言这样对自己,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可是,她已经放弃了公主的身份,放弃了大秦国的一切,跟着他到了北地,她又怎能再回大秦?

        秦落羽听她哭得惨切,到底还是走了出来:“素菡,别哭了。姐姐好久没见你了,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她本是想拉着秦素菡进屋,悄悄告诉她自己不会在这里久呆,很快要走的。

        可没想到,才碰到秦素菡的手,秦素菡就狠狠地一把推开了她:“我不要你在这里假惺惺做好人!!!”

        秦落羽没防备,被她推得趔趄几步,萧尚言眼疾手快扶住了她,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她是你姐姐,你对她是什么态度?”

        饶是秦落羽飞快退开?离着萧尚言远了些,可秦素菡看到萧尚言扶她?脸色还是有些发白。

        她仿佛被刺激到了,尖刻道:“她若真是我姐姐,就该好好当她的陵国皇后,而不是和你纠缠不清。”

        萧尚言皱眉:“四公主......”

        “从小和她在一起,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她便拿去?哪怕我再喜欢,也只能忍着不跟她抢。”

        “她想要的东西?我不能再要。她喜欢的人,我便不能再喜欢?就连跟你多说一句话都不可以。可她嫁人了,她都嫁人了!!为什么还要跟着你来北地?为什么?”

        秦素菡越说越激动,恨声道:“她从来没将我当做妹妹?我为什么要当她姐姐?都嫁了人还要跟着你?还要和我抢?我没有这样不要脸的姐姐!”

        “啪——”

        秦素菡的声音戛然而止?捂着脸不可思议地愣住了。

        萧尚言也似乎愣了一下,手在半空中僵了僵?一点点收回。

        方才听到她辱骂秦落羽?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扇了秦素菡一耳光。

        此刻回过神来?也似乎觉得过分了些。

        “萧尚言!!!”

        秦素菡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你打我?你竟然打我??当初是谁把你救出来的,是谁为了你?放弃了所有?你竟然打我,你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良心?”

        萧尚言沉默了一会儿:“四公主,对不起。”

        “我不要你这声对不起?我要你将她送走!!”

        秦素菡满眼是泪,激动愤恨地指着秦落羽?“我不想在这里看到她,我不要在你身边看到她!”

        只要三姐姐在萧尚言身边,她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她不想,也不能让秦落羽留在这里。

        萧尚言的目光一点点冷了下来。

        他转头看向门外的侍卫:“将四公主带去别的住处。”

        “萧尚言!!”

        秦素菡被侍卫挟着往外走,流着泪嘶声道:“你没良心,我恨你,我恨你!!”

        秦落羽无言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心想劝,想了想,还是算了。

        秦素菡对她误会这样深,她要是开口,萧尚言不听也就罢了,听了,只怕秦素菡非但不会领情,反而会更加生气。

        她看了眼萧尚言,没理他,径自进屋了。

        萧尚言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匆匆进来。

        “少主,我们刚得到消息,陵国皇帝御驾亲征,亲自带领骁骑营数十万人马,往北地而来!”

        萧尚言脸色骤变,“我姑母那边呢?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那人低声道:“没有。陵国皇帝既是已醒,想来秀月公主那边,定是出了事。”

        “吩咐各城人马加强巡防,随时准备迎敌!”

        萧尚言带着那人匆匆离开。

        屋内,秦落羽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陵君行竟然亲自来北地了?

        这下,麻烦是不是惹大了。

        想到自己上次逃走被抓回去时,他甚是恶劣地对她,这次她趁着他昏迷时跑了,他是不是会更加生气。

        秦落羽心中颇是焦虑。

        萧尚言的人根本不是骁骑营的对手,他们到时肯定会往北地沙漠中后撤。

        这一进了沙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秦落羽再想走,就更麻烦了。

        她一不认路,二不会找水源,三现在还是天寒地冻,真进了沙漠,可就真受制于萧尚言了。

        趁着眼下还在平凉城,趁着萧尚言的人还未失败撤退,她必须要早点走。

        然而,秦落羽摸清这个院子内外的情况,颇有些丧气。

        萧尚言竟是将她一个人囚禁在了这个院子里,重重侍卫,一如当初和亲大婚之时在洛城驿站,将她看守得密不透风。

        别说她想出去,便是一只鸟儿估计也飞不进来。

        她无奈只好在这院子里住了数日。想了想,到底还是决定拉下脸面,从萧尚言这里着手。

        她让侍卫传了话,说要见萧尚言。

        晚上,萧尚言果然来了,“公主,你想见我?”

        秦落羽早已让人备好了一桌酒菜,微微笑着点了点头:“尚言哥忘了,今天是小年。往年这天,皇兄会举办宫宴,我记得有次我喝醉了,还是尚言哥奉皇兄之命,送我回宫的。”

        提及旧事,萧尚言神色变得温柔了几分,“想不到公主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