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1章 隐秘2

第281章 隐秘2

        “否则如何?杀了本宫?本宫这里没有解药,本宫要真是想害皇上,你们现在看到的,该是皇上的尸体。”

        邓太后冷冷道:“卫重,你也知道,皇上是本宫的孩子,本宫做了什么事,做过什么事,无须向你解释。本宫真做错了什么,也只有皇上可以降罪,何时轮得到你来指三道四?”

        一句话,堵得卫老侯爷脸色阵青阵白。

        老爷子疆场出身,本来就不善言辞,给太后这么劈头一指责,颇有些羞愧,觉得自己似乎的确僭越了。

        太后之罪,只有皇上能处理,的确轮不到他。

        老爷子行了一礼,默默退了出去,只命人牢牢看守慈仁宫,不得随意让任何人进出。

        *

        乾元殿内。

        陵君行依旧昏迷不醒,薛玉衡正凝神为其臣针灸除毒。

        这几日薛玉衡被监禁在宫中,虽每日都会例行公事般被带来给陵君行诊脉,但侍卫根本不让他久呆,只是命他开药了事。

        但开的药是否煎给皇上喝了,薛玉衡根本不得而知。

        “这毒是北地的一种毒,与九叶滴水莲的毒性同源。”

        薛玉衡自从知道当日纪公子是中了九叶滴水莲的毒性后,将北地的种种有毒植物以及症状都深加研究了一番。

        前不久陵君行和秦落羽往南去安城时,他却独自往北专门去北地溜达了一圈,是以如今对北地的毒源可谓了如指掌。

        他此举本是想要协助葛神医编著药典之用,不料此时却派上大用场,误打误撞救了陵君行。

        便是太后不给解药,陵君行这毒,薛玉衡也能解。

        “只是中毒时日太久,须药物配合针灸治疗,七八日功夫,必可醒来。”

        薛玉衡收了银针?脸上又恢复了平素的笑容,打趣般看向秦落羽:“我和无忌先出去?你和皇上单独相处一会儿?也好让你看个够。”

        秦落羽自进来,目光一直落在昏迷未醒的陵君行脸上。

        此刻听薛玉衡这么说,她收回视线,笑了笑,“想必你们还有问题要问我?先回答你们的问题吧。”

        卫无忌和薛玉衡的确有许多问题要问秦落羽。

        譬如?纪公子的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

        譬如?裴元道、邓怀当年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太常卿邓怀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被害。

        譬如,萧广智为何要自认罪名,他与太后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再譬如?北地蛮人为何会带着萧尚言出现在陵国北地等等。

        他们想要知道的问题实在太多?秦落羽想了想?“就先从太常卿邓怀说起吧。”

        “太常卿邓怀之死?并非意外,也非被害?乃是自杀。麻碱子在岱山猎场并不难寻?他是自己服用了麻碱子之毒?毒发后坠马身亡。”

        卫无忌与薛玉衡面面相觑:“他为何要自杀?”

        “这么说吧?他对太后难以忘情?对太后所做之事,也没少暗中帮忙掩护。当初送给裴丞相的那株九瓣莲?便是按照太后授意,将那株九瓣莲赠与裴丞相,以此引起钟姑娘注意。”

        “后来那九瓣莲枯死?钟姑娘听了裴丞相的话,去询问邓怀如何将根茎雕琢成想要的东西?邓怀让她去夜市找了售卖九瓣莲的北地人,那北地人,正是当年大炎国的大巫师。”

        “此人告诉钟姑娘,九瓣莲的根茎雕琢成玉佩,若是赠与心上人,可许生生世世长相守。”

        “彼时钟姑娘并不知九瓣莲就是九叶滴水莲,也不知此物剧毒,会侵蚀神经,是以将玉佩赠给了先太子陵承稷。”

        那个时候,太后就已经对陵承稷动了杀心。

        在太后的规划中,陵承稷是绝不可能继承皇位的,否则她的计划就无从实现。

        她此举是为陵君行扫清障碍,也是为自己以后登上太后之位扫清障碍。

        “至于萧广智为何要自认罪名,因为萧广智也是大炎国旧臣,当年大炎国破后,他护着大炎皇族遗孤逃往大秦国,与秀月公主——就是当今太后走散,多年后才取得联系。”

        秀月公主有命,萧广智不能不从。

        是以十年前洛城之变,他帮忙在大秦皇长子的府邸里安插了温媪,破坏了四国结盟。

        温媪是太后安插的棋子。

        这也是为什么,当温媪被抓后,萧广智会自认罪名的原因,他替人受过,替的,自然就是秀月公主。

        裴元道府上豢养黑羽鹰隼的北地老仆,同样,也是太后早就安插到棋子。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一旦温媪下毒之事暴露,起码能够找得到背黑锅者。

        “你们问的最后一个问题,萧尚言为何会出现在北地。”

        秦落羽缓缓道,“因为他就是那个大炎国皇族遗孤。”

        太后,正是萧尚言的嫡亲姑母。

        薛玉衡与卫无忌脸上的表情,已经很难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了。

        被滚滚天雷劈得外焦里嫩,可能都不足以形容两人此刻的心情。

        薛玉衡突然想到一事,“怪不得当日太后突然昏迷病倒,当时皇上与我说起,只当是太后是因为想起先帝才会情绪激动。如今看来,她怕是根本不是为了先帝,而是为了萧尚言。”

        萧广智被自杀被大秦国皇帝鞭尸挫骨扬灰,萧尚言在逃生死难料,他既是太后的血脉亲人,又是大炎国复辟的希望,太后怎能不忧心。

        只可惜,皇上夙夜不眠守在太后身边照顾,却终究是空付了一腔孝心。

        “所以太后铤而走险对皇上下毒,目的还真是为了给北地蛮族复辟大炎国创造机会。”

        卫无忌皱眉,“她是大炎国的公主没错,可,她如今是陵国的太后,是皇上的母后,怎能......如此无所顾忌。”

        太后的思维,实非常人能比,简直匪夷所思。

        这是要拿自己的儿子与整个陵国,为早已亡国的大炎国做嫁衣吗?

        她就算有如此企图,可也得问问,陵国的朝臣们答不答应。

        秦落羽心道,人家根本就没将陵君行当做儿子,何谈顾忌。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薛玉衡目光灼灼盯着秦落羽,“洛兄,请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隐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