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80章 隐秘1

第280章 隐秘1

        皇宫慈仁宫内。

        邓太后望着跪在跟前容貌俊毅的年轻男人,眼中带了怒意,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为了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丢下北地的战事,跑到不夜都来。”

        邓太后绷着脸,厉声道,“你怎么对得起这些年为你忍辱负重筹谋划策的那些旧臣!”

        萧尚言垂眸道:“姑母,我错了。”

        顿了顿,道:“姑母,她到底在何处?”

        邓太后的手气得都在发抖,“错了,你这是知道错的样子?”

        她带着大炎国一帮旧臣蛰伏这么多年,甚至不惜给陵国皇上下毒,也要为这个侄儿的登位复国争取时间。

        可这个侄儿倒好,听说陵君行中毒昏迷不醒,便生怕她对这位三公主不利。

        这这种节骨眼竟亲自来了不夜都,一定要将那位三公主接走,怎能不让她恼怒万分!

        这孩子身上背负着多少人多少年的期望,竟这样以身涉险,不知轻重!

        若非北地那边传来急信,她暗中命人严查萧尚言下落,在他踏入不夜都的时候就将他带往宫中,怕是他自处危险都尚不自知。

        面对邓太后的怒火,萧尚言只是跪着,沉默不语。

        “你即刻给我回平凉城。大炎国复国在即,容不得你胡闹。”

        邓太后神色冷厉,“这么多年的心血,绝不容有失,也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她摆手,立刻有人上前,扶起了萧尚言,低声道:“少主,走吧。”

        萧尚言没动,执着道:“姑母,我答应你,即刻回平凉,可,至少让我见她一面再走。”

        邓太后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执迷不悟的侄儿,眼中怒意喷发。

        当日在安城?为了救这位公主,竟只身来了陵国境内?给那位公主送去了解药,破坏了她的计划,也就罢了。

        而今,竟在夺城复国的紧要当口,抛下族人来了不夜都。

        大炎皇族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怎的就出了他这样一个满心只记挂着女人?耽溺于儿女情长的东西!

        先前她知道这位侄儿生死下落不明,一时气血攻心竟至于昏迷病倒。

        可这位侄儿倒好?竟是如此的不争气,令人失望透顶!

        邓太后眼中的怒意如翻腾的浪?一点点平息下来,最后凝成了森寒的冷。

        既对那女子痴恋若此,便让他彻底死了这心也好。

        邓太后转身从桌案上翻出一份奏报?扔在了萧尚言的跟前:“要知道她的下落?自己看。”

        萧尚言打开奏报?快速扫了一眼?随即脸色变得苍白。

        “姑母。”他缓缓道?“为何,要将下毒之事栽赃到她身上?还要将她送入诏狱?”

        邓太后冷笑:“你不顾扎合铁的劝阻?贸然给她送去解药?坏了我的大计?还指望我能留她性命?”

        萧尚言神色惨然至极?攥着奏报的手上青筋道道爆出。

        邓太后盯着他那如当年哥哥如出一辙的容颜,心下不由软了软。

        她缓步走到萧尚言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尚言,等你日后复国成功,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何必为了她神伤不已?不夜都非你能久留之地?速速回平凉城,姑母才能放心。”

        萧尚言闭了闭眼?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邓太后行了一礼,便一言不发地跟着亲卫走了出去。

        皇宫外,萧尚言却并未即刻出城,“刑部埋葬死囚的地方,在哪儿?”

        亲卫变色:“少主!”

        “你不说,我自己去问。”

        萧尚言带转马头,便要打马离开。

        亲卫赶紧拦住了:“属下这就带少主去那片墓地。只是,少主拜祭完,须得立刻就走——”

        亲卫话还没说完,便听得寂静的夜色中,传来马蹄纷沓而来的声音。

        萧尚言与亲卫立刻隐没在小巷暗处,数十人的队伍从眼前拍马而过,目光落在其中一个骑白马的少女身上时,萧尚言浑身一震。

        这些人马显然是往宫中而去,待人马消失不见,萧尚言犹自怔然伫立。

        亲卫道:“少主,我们这就出发去墓地?”

        萧尚言沉声道:“不必了。”

        这不夜都,看来他还得再呆几日了。

        *

        骁骑营将士进入宫中几乎没有遇到太大阻碍。

        守门的禁卫军一来无法与骁骑营相抗衡,二来,看到领头的人是武安侯卫重老侯爷,就是有心想要阻拦,也不敢了。

        老侯爷带人长驱直入,直奔乾元殿。

        乾元殿的侍卫哪里是骁骑营将士的对手,片刻间局势便被控制住。

        好在侍卫们只是奉太后之命看守乾元殿,并没敢伤害皇上,是以卫无忌等人闯进去时,陵君行并未受伤,仍只是昏迷未醒。

        在乾元殿的偏殿内,卫无忌找到了被监禁于此的薛玉衡。

        慈仁宫内,太后端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闯入宫内的骁骑营将士,以及缓缓走进来的卫老侯爷。

        “卫重,本宫倒是看错你了。”邓太后目光森冷,“你儿子犯了错,本宫怜你有功,多少给卫家留了情面,岂料你没想到你和你那儿子,竟是沆瀣一气,领兵擅闯宫闱,此等谋逆大罪,你也不怕诛九族?”

        卫老侯爷转着手里的铁核桃,“秀月公主。”

        邓太后脸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谁能想到当年邓怀从北地带回来的那个女子,竟然,就是大炎国的亡国公主?”

        卫老侯爷眸中有几分感慨,“当年邓怀要留下你,我不允,你跪在我跟前,喊我卫大哥卫将军,哭着求我给你一条活路。我一时心软,给了你活路,可你,你却不给皇上,不给陵国留活路。”

        邓太后握紧了手里的佛珠:“本宫不懂你的话。”

        “秀月公主留在邓家的老仆,以及另外几名负责接线的大炎亡国旧臣,均已被擒获。”

        卫老侯爷冷声道,“秀月公主这二十多年蛰伏,倒是做下好大事!”

        见卫老侯爷摆出了人证,邓太后的神色反而平静下来。

        “十年前你策划洛城之变,破坏四国结盟,而今又想下毒谋害皇后娘娘,妄图阻止两国结盟。你故意放纵北地蛮族侵吞我陵国城池,为的就是给大炎国复辟拖延时间。”

        卫老侯爷的语气转厉:“这些倒都也罢了,虎毒尚不食子,你为了复国,竟然对皇上都下得了手,你还算是个母亲??把解药交出来吧,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