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79章 逆转

第279章 逆转

        是夜,卫府。

        秦落羽取下大氅帽子时,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时。

        武安侯卫老侯爷仍自一脸不可置信,狐疑地看向自己的儿子:“她,就是皇后娘娘?”

        卫无忌还没说话,卫无殊已忍不住道:“爹,在你面前的,正是如假包换的皇后娘娘,怎会有错?”

        卫老侯爷脸色有些严肃,鹰眼般锐利的眸子盯着秦落羽:“你说下毒的是太后,可皇上却是在秋水宫晕倒,我怎么信你?”

        卫无殊心道爹是没见过皇上是这么宠娘娘的,娘娘和皇上的感情又是多么好,娘娘怎可能会给皇上下毒?

        她不由嘴快道:“爹,娘娘不可能会害皇上,您是不知道,皇上对娘娘......”

        卫老侯爷狠狠瞪了她一眼:“你给我闭嘴!身为女儿家,一点规矩都不懂!爹和皇后娘娘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卫无殊只好讷讷闭了嘴。

        秦落羽对卫老侯爷的问题,早有准备。

        当日中毒事件,谁也说不清楚,到现在也没个定论。

        卫无忌和卫无殊相信秦落羽没有下毒,是出于对她和皇上的了解从而做出的判断。

        可更多不了解她和皇上的人,是需要证据来让他们相信的。

        秦落羽看向卫老侯爷,露出个笑容:“二十多年前,大炎国灭时,侯爷亲率大军攻入大炎国都平凉城,彼时,太常卿邓怀曾作为副将随行,对不对?”

        卫老侯爷道:“不错。可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与今日之事又有何关系?”

        “邓怀在平凉城救下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孤女,这名孤女身受重伤,容貌绝艳,自称是被北地蛮人掳掠到平凉城的陵国人,其父母均死于战乱中,无家可归。想必老侯爷当年也见过这名孤女?”

        卫老侯爷脸色微微变了变:“你想说什么?”

        秦落羽笑了笑,“邓怀怜其身世,将这名孤女留在身边?平定大炎国后,将她带回不夜都。”

        “邓怀对此女暗生情愫?本欲娶她为妻。却不意,某日先帝造访邓府,与邓公把酒夜谈,席间去如厕时,不意与此女撞个正着?一眼便留了心。先帝趁着酒醉?宠幸了此女。”

        卫老侯爷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神色变得愈发严肃起来:“这些事?你怎知道?”

        “老侯爷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秦落羽不疾不徐道:“邓怀虽对此女不舍?但也只能忍痛割爱。后来,此女以邓怀妹妹的身份入宫,被册封为容妃。入宫没多久?容妃便失了宠?从此沉溺修佛?不理后宫之事?对帝王恩宠看得甚淡。”

        “虽然此女不求恩宠,但?她却有个好儿子?后来儿子登基为帝后?此女?也便成了太后。”

        秦落羽话说到这里?其实还是隐瞒了一件事。

        那件事,当年只有先帝和仅有的几个知情人才知道。

        书中?就是这件事公之于众,导致陵君行大病一场,再加上后来的背叛?这才心性大变。

        如果可以,秦落羽还是希望陵君行?不要知道这件事为好。

        她话落音,卫无忌与卫无殊俱都惊愕不已。

        他们对于京都之事算是比较了解了,但对于太后过往的这段经历,却半点没听说过。

        可皇后娘娘,又是怎么知道的?

        秦落羽继续道:“卫老侯爷想必已经猜出,我说的是谁,可是卫老侯爷可知,此女真正的身份又是什么?”

        卫老侯爷锐利如刀的眸子盯着秦落羽:“此女真正身份,老夫愿闻其详。”

        秦落羽知道自己即将说出的这番话,可能会引起什么样的动荡和怀疑。

        她来卫府之前,其实也犹豫了很久。

        因为有些事,根本不该是她知道的。

        但,非如此,她不能说服卫老侯爷,也不能救下陵君行和薛玉衡,更不能挽救陵国的命运。

        她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陵君行对她的好,她注定要辜负,所以就当今日她做的这些,是她提前还给陵君行的。

        秦落羽缓缓道:“太后并非陵国人,她的真正身份,乃是大炎亡国国君的妹妹,秀月公主。”

        屋内三人顿时脸色遽变。

        卫老侯爷厉声道:“娘娘,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所说的,句句属实。”

        秦落羽既然今日将这些话都说了,那自然就决定说个彻底,“秀月公主住在邓府期间,身边曾有过一个老仆人,这名老仆是当日秀月公主出府上香时,途中所救的一个北地流民。”

        “这名老仆后来一直居于邓府,实则,是秀月公主与大炎亡国之臣的线人。卫老侯爷若想知道实情,只需派人将这名老仆秘密擒来,一问便知。”

        “若这名老仆不够,我还可以提供人证。”

        “先前皇上曾命刑部调查不夜都来历不明的北地人,眼下这些人想必还被关在诏狱。卫老侯爷可派人去刑部大牢,重点讯问胸前纹有白色狼头的北地人,便可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卫老侯爷脸上神色变幻,他当年曾主导了大炎国的灭国之战,自然知道大炎国身份尊贵的臣子,成年后胸前可纹上白色狼头,以示为莫大的恩宠。

        此刻他已然对秦落羽的话信了五分,另外五分,则是对秦落羽本人的怀疑。

        他狐疑盯着秦落羽:“娘娘年纪轻轻,又是大秦人,如何知道这么多隐秘之事,又怎会对大炎国的旧俗了解这么清楚?”

        秦落羽笑了笑:“侯爷您就当我能掐会算好了。侯爷也该知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希望能救皇上而已。”

        卫老侯爷思索不语,卫无忌沉声道:“爹,此事耽搁不得,迟必生变。我这就让方谦带人兵分两路,一去刑部秘密提人,一去邓府带那老仆来。”

        “就是啊爹,若太后真的是秀月公主,皇上肯定有危险,而且太后摆明了就是故意让北地落入那些蛮族之手的。”

        卫无殊都急得不行,“爹,时间紧迫,您就别犹豫了!”

        卫老侯爷摩挲着手中的铁核桃,缓缓道:“兵分三路。还有一路,我亲自带领。无忌,你和我一起,去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