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77章 后会有期

第277章 后会有期

        翌日,秦落羽在每日例行的提审结束后,悄没声地吃下了那颗假死药。

        躺着等“死”的时候,心里感觉略有点微妙。

        当初第一次假死被薛玉衡戳穿,本以为自己和这药再也无缘。

        不意而今还要再吃一次,还是薛玉衡亲手给她的。

        只希望这家伙这次能靠谱点,真能把她救出去。

        秦落羽没有等太久,这假死药就发作了,血止不住地“噗噗”往外吐。

        她自己倒是没啥感觉,毕竟曾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不过对面的裴宋被吓得不轻,脸色都惨白了,立刻就要帮她叫狱卒。

        秦落羽镇定地扯出一个笑容,摆出一副生死有命的沧桑样子:“裴公子,不必了。我怕是......没救了。”

        “人固有一死,裴公子不必感怀。能在诏狱遇到裴公子,死时有裴公子陪在身边,是我的荣幸。”

        秦落羽血吐得稀里哗啦的,偏偏脸上还笑得特开心。

        能不开心吗,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再也不用呆在这破地方受折磨了。

        重狱里黯淡的光线下,鲜红的血迹映着她苍白的脸颊和灿烂的笑容,无端显出几分浓稠的瑰丽,也显出几分......回光返照般的绚烂来。

        裴宋红着眼望着对面吐血不止的女孩,两手死死抓住了牢房栅栏。

        秦落羽严重担心那铁栅栏下一刻会被裴宋掰弯。

        忍不住道:“裴公子,你没事吧?”

        裴宋的声音有些嘶哑,更声道,“姑娘......”

        只是喊出这两个字,其他的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知道她被提审的官员是怎生折磨,才会吐血吐成这副模样。

        裴宋纵然不懂医术,可也大概明白,她吐了这么多血,怕是真的活不成了。

        裴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被深深的无力感所击倒,竟至于颓然绝望。

        父亲自杀?裴家遭难时,他虽然悲恸难受,可心里却总还对皇上,对朝廷,存着信任和期待?相信皇上会还裴家清白。

        做臣子的?总不外乎要守着做臣子的本分。

        便是蒙受不白之冤,便是被判了满门抄斩?他也时刻谨记臣子的身份,不敢对高高在上的君王有半分不满和怨怼。

        可她只是个女孩?只是方侍郎的女儿而已,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要被这样折磨?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本是分内之事?可那高高在上的君王若是不明呢?

        裴宋只觉脑子里混混乱乱搅和成一团。

        当日官兵们闯入裴家?带走裴家上上下下几十口时?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刺得他耳膜都有些痛。

        父亲临死前,突然要见他?见到他之后?欲言又止?深深看着他的模样?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刑室里?狱卒们对他用尽各种刑罚,厉声要他招认一些他浑然不能理解的罪名?诸如为何要下毒谋害皇后娘娘,为何要在府中豢养鹰隼与边境暗通消息等等。

        他听来只觉荒谬,然还是很有耐心地解释?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彼时他无比相信这一切或许只是场误会,等皇上调查清楚了?就会放他和父亲出狱。

        岂料,他等来的,是父亲的死亡,是裴家的满门抄斩,是他到现在,仍旧以重犯的身份,关在这诏狱之中。

        倘或只是他自己蒙受这场不白之冤,也便罢了。

        可她呢,她又犯了什么罪?

        “我犯了大罪,死罪,不可饶恕之罪。虽然我坚称没做过,可他们就是不信,非要把我抓来这里。”

        那日,他问她所犯何罪时,她几乎用调侃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之后,他亲眼见着她每天被提审,回来时衣服上都会增添新的血迹。

        刑讯逼供这一套,他太熟悉了。

        因为他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若是认了罪,倒也罢了。

        就是因为没有罪可认,才会有这样日复一日的提审。

        根本无罪可认,可他们却还不肯放过她。

        岱山猎场初遇时,她是何等的灵动美丽,巧笑嫣然,然在诏狱的短短日子,竟愣是将她摧残至此。

        他亲眼看着一个如此鲜活的生命,在他眼前如花朵般枯萎凋零,就这样萎落于地......

        裴宋脑海中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视线渐至于有些模糊了。

        伴随着那种强烈的无力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竟有深深的恨意,从心底翻涌沸腾而出。

        裴宋迷迷糊糊想,以往他坚守的那些东西,终究是错了。

        他必须要变强,不择手段地变强。

        既然没有人能给裴家和她公道,那他,就自己来给出公道。

        秦落羽吐血吐得昏天黑地时,不留神瞥到裴宋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裴宋的眼神时而茫然,时而充满恨意,时而激烈,时而又空洞,他死死地咬紧了唇,嘴角竟溢出一缕血来。

        秦落羽强撑着最后一丝神智,勉强道:“裴公子,你......还好吗?”

        裴宋似乎是被她这一声呼喊给唤回了神智,有些失焦的眼神重新落在她身上。

        那眼神,那眼神竟仿佛是一潭死去的水般,没有半点生气。

        秦落羽吓了一大跳,然她自己也已是气若游丝,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身上,地上,都是大滩刺眼的血迹,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吃过一次假死药,知道这就是要死的前兆了。

        “我没事,死也不过如此的。”

        她以为裴宋是不忍看她遭这等罪,所以忍不住宽慰了一句。

        眼前的昏黑越来越沉重,视线都已经有些模糊,她努力转向裴宋的方向,已然看不清他的脸。

        却还是勉强露出个笑容,“裴宋,后会......有期。”

        她又不是真死,早晚会和裴宋再相见的。

        裴宋眼看着她的眼无力地合上,脑袋歪到了一边,竟只是痴了般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

        后会有期。

        裴宋有些茫然地想,她和他,还能后会有期吗?

        巡夜的狱卒很快发现了秦落羽的“死状”,吓得连滚带爬地去通知了上级。

        刑部尚书祝俊彦得知秦落羽的死讯,大发雷霆,将看管重狱的吏卒当场革职查办。

        然人已死,再活已是不能。

        祝俊彦只能战战兢兢递了一封奏报上去,极力将自己的刑讯逼供轻描淡写带过,只说娘娘是不能适应诏狱的环境,突发疾病致死。

        至于秦落羽的“尸体”,则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了埋葬死囚的地方,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