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76章 师兄

第276章 师兄

        詹少刚是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少年的人,一般的伤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能让詹少刚说出不是太好这句话,那想来皇后娘娘的情况,是真的不容乐观。

        薛玉衡沉声道,“我要去趟诏狱。”

        卫无忌想了想:“我陪你走一趟。”

        皇上对娘娘向来宠爱有加,若是娘娘真在诏狱出了什么事,怕是刑部要血流成河了。

        卫无忌到底是陵国的兵马元帅,先前又曾配合丞相皇甫延调查过裴宋一案。

        是以借口有机密要事询问裴宋,狱卒也不敢阻拦,只能带着卫无忌去了裴宋的牢狱,打开牢门后,便立刻离开了。

        裴宋抬头看了眼卫无忌:“裴某该说的,之前早已都说了。不知卫帅还有什么要问的?”

        卫无忌道,“卫某突然想起一事,先前皇上尚在安城时,曾命刑部暗中调查京都北地之人的下落,许多来历不明的北地人,都入了刑部诏狱。”

        裴宋道:“不错,只是这些人,裴某尚未来得及审讯,就已出事。想必他们现在,仍关在诏狱中。”

        卫无忌颔首,“如此,便先委屈你一会儿了。”

        裴宋微微皱眉:“此言何意?”

        卫无忌手起掌落,将裴宋劈晕了过去,扶着裴宋躺好,这才转身去了对面。

        两人目光落在那厚毛毡之下的人身上时,俱都愣住。

        继而,终于明白了詹少刚所说,皇后娘娘不太好,是什么意思了。

        秦落羽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眼眸微闭,脸色甚是苍白。

        她的嘴唇干裂出血迹,下颌尖了许多,瘦得几乎变了样子。

        露在外面的两只手都是血肉淋漓的,十指红肿得厉害,有几根手指指骨分明已经错位骨折了。

        薛玉衡简直难以想象,这就是那日从他手中抢过毛笔的葱白纤手。

        詹少刚骂得可真是太对了。

        刑部这帮人?真他妈不是东西。

        *

        秦落羽昏昏沉沉间,听到有人喊自己娘娘。

        这几天她睡得特别多?祝俊彦每天仍会提审她,但不像第一天那样用刑那般狠了,更像是走个程序,稍稍折磨下便送她回了诏狱。

        但她的情况却没有最开始几天好了,明显有些撑不住。

        一整天几乎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昏睡过去的。

        要不是有裴宋时不时会喊醒她吃东西?要不是心里还提着一口气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死,她估计自己这一睡都不想醒过来了。

        她睁开眼时?看到卫无忌和薛玉衡就在跟前,眼神异常复杂地盯着她。

        起先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愣怔了好一会儿,秦落羽才回过神来。

        她掀开身上的厚毛毡,颇是费劲地坐起来?往栅栏边挪了挪。

        这一起身?薛玉衡和卫无忌便看到了她身上的衣服?上面遍布暗色的斑斑血迹。

        卫无忌心口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似的?有点喘不过气。

        开口时,声音都带了几许压抑的沉重:“娘娘?你......受苦了。”

        秦落羽露出个笑容?“我还好。你们收到詹少刚的消息了?皇上那边怎么样?”

        “尚未醒来。”卫无忌道?“不过娘娘放心?明晚?玉衡便可以进宫了。”

        秦落羽点头:“你们赶紧救醒皇上才好。”

        这样她也不用呆在这里活受罪了。

        她想起件事,连忙对薛玉衡道:“对了师兄?皇上中的那个毒,来势特别凶猛,不过片刻功夫?就会流冷汗、吐血——师兄你记得也告诉师父一声,没准儿他老人家能猜出什么毒会这么烈。”

        秦落羽其实并不是太想喊薛玉衡这家伙为师兄。

        但?既然她现在入了葛神医的师门,薛玉衡师兄的身份,到底还是要认的。

        薛玉衡自从刚才看到秦落羽后,始终没有开口说什么。

        此刻见秦落羽对他说话,薛玉衡点了点头,探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递进来:“你把这个吃了。”

        秦落羽隐约觉得这药丸有些眼熟,“这是......什么药?怎么跟之前那个假死药挺像的?”

        薛玉衡说:“就是假死药。”

        卫无忌吃了一惊:“玉衡,你要做什么?”

        薛玉衡平静道:“救她出去。”

        卫无忌愣了愣,“玉衡,这里是诏狱。”

        “诏狱又如何?当初在大秦国,凭了这假死药都能救回皇上和纪公子,在不夜都,难道还不能救个人吗?”

        薛玉衡态度竟是异样坚持,“她伤得这么重,绝不能再呆在这里。”

        再待下去,怕是命都要没了。

        卫无忌有些无奈,“话虽这么说,可是......”

        “没有可是。今天这人,我必须要救。”

        薛玉衡一旦收敛起平日不羁的笑容,神色看起来就显得有些冷冽,“她是娘娘,可她也是我师妹。救人的事,若是刑部追责,由我一力承担。不过你放心,凭薛家在不夜都的能力,我想刑部的人,还查不到我头上。”

        卫无忌沉默了一会儿,“也好。要救人,便算上卫某一个。”

        娘娘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皇上那边不知何时能醒,若是真等到皇上醒来,再放娘娘出去,怕是真就晚了。

        秦落羽在一旁听得有点发愣,“没这个必要吧?”

        从诏狱救走重犯,不是闹着玩的。

        若是出了差错,搞不好就是死罪,甚至是满门抄斩。

        她虽然很想从诏狱出去,可也不想牵累无辜。

        尤其,还是薛玉衡和卫无忌这俩人。

        “行了,有我俩在,你还怕什么?”

        薛玉衡瞥了她一眼,“你就赶紧把药吃了,明日必定救你出去。”

        见秦落羽不接那药,他挑了挑眉,“师兄难得多管闲事一回,你可别打击了师兄的积极性。”

        秦落羽:“......”

        卫无忌道:“娘娘放心,区区一个诏狱,便是明着劫走娘娘,也不在话下。何况有假死药,又是在咱们自己的地盘上,断不会出任何问题。”

        他顿了顿,又道:“况且娘娘若能从诏狱出来,我们行事,也不用分忧两头了。”

        秦落羽心情颇有些复杂,良久,终于还是接过那药,轻声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