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72章 诏狱1

第272章 诏狱1

        隗公公大惊失色:“娘娘是皇后之尊,交由刑部看押候审,是不是,是不是不大妥当?”

        就算这位大秦三公主真给皇上下毒,可皇上一日没有废掉她的后位,她一日就还是皇后。

        历来后宫里无论皇后还是妃子犯了事,也多只是在后宫解决,怎能将人交给刑部?

        刑部是什么地方,诏狱里关的都是什么人?

        那种鱼龙混杂阴森可怖的地方,皇后娘娘怎能被关到那里去?

        太后淡淡道:“本宫不喜后宫动刑染血,便交由刑部讯问吧。”

        隗公公彻底傻掉了,秋水宫一众宫女太监也吓得面无人色。

        后宫惩戒手段虽多,可哪里比得上刑部诏狱。

        入了诏狱,不死也得脱层皮。

        没人能在那里熬得住刑,那都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婵娟疯了一样地冲上前跪下了,情绪激动道:“太后,公主不可能害皇上,一定是有人妄图陷害公主,还请太后明鉴!”

        太后皱眉,看了眼隗公公:“这人是谁?”

        隗公公赶紧道:“是娘娘从大秦国带来的婢女。”

        太后冷哼一声,“做了我陵国的皇后,还公主公主的叫,成何体统。”

        婵娟呆了呆,正要说话,太后却懒得理会她,只冷冷道:“皇上中毒之事,不得宣扬,泄密者一律处死。嘱刑部秘密审讯,务必尽快拿到解药!”

        这话却是对隗公公说的。

        隗公公擦着头上的冷汗,躬身应着是。

        婵娟欲要再求情,隗公公轻轻冲她摇了摇头。

        皇上在秋水宫中毒,事关重大,不是她这个侍女求几句就能如何的。

        秦落羽被带入刑部诏狱的刑室时,整个人已然冷静下来。

        今日之事,分明是有人要害陵君行?却将下毒这件事栽赃到她身上,一举两得。

        秦落羽想?自己终究还是太善良了,以为在这后宫我不犯人,人便不犯我。

        却忘了这里的规则,和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绝然不同。

        你固然没有犯人,甚至可能都不曾得罪别人?可人家看你不顺眼?抑或,只是觉得你合适做个棋子?说除掉你,就除掉你。

        附带还送你一个冤大头替死鬼的帽子?黄泉路上想着都窝心得紧。

        秦落羽静静站在刑室内,鼻端有淡淡的血腥气萦绕。

        墙上挂了许多不知用途的刑具,暗黑森然?看着便令人心生惧意。

        她抬头看向对面案桌后的主审官员?对方正目光锐利冷酷地打量着她。

        主审官员是新任刑部尚书祝俊彦?他原是裴宋的副职?裴宋入狱后,便由他接替了这尚书一职。

        本来以他的职位?并不会轻易审讯犯人。

        只是皇上中毒一事太过事关重大?是以祝俊彦连夜匆匆赶来?片刻也不敢耽搁?一等秦落羽提到?直接就带到了刑室审讯。

        “娘娘。你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该说的?趁早说了,免得下官为难,也免得娘娘受苦。”

        祝俊彦的语气并不怎么凌厉?却透着十足的威胁之意,给人一种秦落羽若敢不交待?立刻就大刑伺候要她好受的错觉。

        秦落羽平静地说:“你想让我说什么。”

        祝俊彦盯着她,说:“为何要给皇上下毒?何人指使?解药在何处?娘娘只需把这三个问题交待清楚,下官马上送娘娘回诏狱。”

        “我也很想交待清楚。”

        秦落羽叹了口气,“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交待什么。毒,不是我下的。”

        祝俊彦锐利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她,半晌,皮笑肉不笑道:“娘娘,你可知道墙上挂的都是什么东西?在这间刑室,没有人能熬过一天。娘娘出身娇贵,怎受得了这些刑?还是老实招了吧,这刑,娘娘受不住的。”

        秦落羽默了片刻:“为何你一口认定,是我给皇上下毒?”

        “皇上在秋水宫中毒昏迷,秋水宫的婢女已经交代,皇上喝的汤,是娘娘吩咐膳房特意做的。”

        祝俊彦不紧不慢道,“膳房有多名管事太监看管值守,是断断不能做什么手脚的。可这汤到了秋水宫,却不一定了。听说汤是娘娘的贴身侍女去取的,后来又是由娘娘亲手送到皇上手里的,是也不是?”

        秦落羽说:“是。”

        祝俊彦道:“既如此,那这下毒之人除了娘娘,就是娘娘的侍女,还能有谁?”

        秦落羽平静道:“若有人刻意栽赃陷害我呢?膳房管事太监,总也有疏忽的时候。”

        祝俊彦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露出点又是意外又是同情的表情:“娘娘,你可知道皇宫御膳房里,一共有多少管事太监值守,每道菜送出,又要经过几道试毒程序?”

        他冷冷道:“当日这汤从原材料采集到制成出锅,一共经过了三十八人的轮番检验,十二人目不转睛的盯守,还有三人提前品尝试毒——娘娘莫不是以为,这些程序都是儿戏?”

        秦落羽淡淡道:“想下毒,总是能找到机会的。既然别人要栽赃给我,没有一番精心布置,也不会贸然动手。”

        祝俊彦冷笑一声,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娘娘,下官最后再问一遍,娘娘招还是不招?”

        秦落羽沉默了一会儿,重复先前的话:“我没有什么好招的。”

        祝俊彦不再废话,摆了摆手,旁边一名下属立刻从墙上取下了一个刑具。

        “娘娘该认得这是什么吧?不认得也没关系,下官给娘娘介绍。”

        祝俊彦摸了摸颌下微须,目光闪动:“这是连排拶子,将其套入手指,只需一点点收紧,受刑人便痛不可当。和其他刑具相比,这还是最轻的——娘娘还是没什么要说的?”

        秦落羽闭了闭眼,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紧紧蜷了起来。

        她缓缓睁开眼睛,眸中清明,却是对着祝俊彦露出个笑容:“祝尚书。不夜都都说,皇上为我美色所惑,对我恩宠有加。若是皇上醒来,知道你对我如此用刑,你说,他会怎么对你。”

        祝俊彦脸色骤变,“皇上被你害得昏迷不醒,命垂一线,你竟还敢拿着皇上之名威胁本官!”

        他狠狠一拂袖子,厉声道:“用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