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71章 祸起

第271章 祸起

        葛神医沉吟片刻,想起当日秦落羽说要回家的那番话,抬头看向秦落羽:“娘娘如今,可还要回去吗?”

        秦落羽:“......”

        竟是有点不知该怎么回答葛神医了。

        当日秦落羽之所以执意要拜葛神医为师,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借着学医采药之名,来个金蝉脱壳。

        只要能出宫,就有了离开的机会。

        而跟着葛神医学医,少不得总会有那么一些机会,跟着一起去采药制药,哪怕只是去城郊隐庐,若是葛神医肯帮忙从旁遮掩,她想走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时她回家的心思坚定至极,可现在,不知怎的,面对葛神医这个问题,一个“回”字在舌尖打了个转,却只是说不出口。

        半晌,秦落羽笑了笑道:“便先跟着师父学医,其他的,以后再说。先前与您所说那些话,还望您为我保密。”

        “这是自然。”

        葛神医捋着胡须也笑了:“不过恕老朽多嘴,皇上愿意为娘娘破例,允娘娘出宫随老朽学医,可见对娘娘也是一片真情真意。娘娘既来之,不若就此安之,也是甚好。”

        秦落羽笑而不语,心里却在想,若她留下,真能在此安之吗?

        ......

        秦落羽以前虽然学医,但以西医为主。而今葛神医所授医术,却是中医医理,她不啻于要从头学起。

        葛神医教的知识要复习,相关医术书籍要阅读,许多药草的药性品类等等也要认清记全。

        是以秦落羽回宫后,倒是比先前忙碌了不少。

        半月之后,再到出宫之日时,送她去隐医堂的,却不是绝影,而是另外几名暗卫。

        秦落羽也未在意,到了隐医堂?照例听葛神医授课。

        下午待日头西偏时,又帮着清理收拾好那些晾晒的药草?这才回宫。

        刚一进宫,宫女就急忙迎过来:“娘娘,皇上来了。”

        陵君行已然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正坐在秦落羽常坐的软塌旁,随手翻着秦落羽看过的一本医书。

        那医书上有些秦落羽不太明白?有些又另有想法?是以其中做了不少注解。

        陵君行对医术并无太深了解,却只因这书上有秦落羽的亲笔批注?竟翻看了许久。

        “皇上。”秦落羽颠颠儿地跑到陵君行面前,“臣妾今天帮着葛神医收拾药草来着?所以晚回来了会儿。”

        这段日子陵君行晚上没那么忙时,经常会来秋水宫,和秦落羽一起吃晚饭。

        其实秦落羽今日也是算着时辰回来的?只是没想到陵君行会来得比平时要早了许多。

        “无妨。”陵君行放下手中医书?轻扯唇角:“学得倒是认真。”

        “那是自然。”秦落羽笑道?“难得皇上同意我出宫?当然要认真学,方不至于辜负了皇上这片心意。”

        她笑得灿烂?原本光线黯淡的室内都似乎因她这笑容明亮起来。

        陵君行眼中不自觉带了几许温柔宠溺?“嗯。好好学。”

        两人相对而坐吃晚饭时?秦落羽想起今日护送她的暗卫?不由问道:“今天送臣妾的怎么不是绝影啊?”

        陵君行道:“绝影去北地查访一个人。”

        先前他们从安城回不夜都时?暗中留下不少暗卫,秘密查访那名使弯刀的北地人。

        昨日暗卫传来消息?说此人竟回了陵国,在北地露过一面,跟他一起的?竟还有萧尚言。

        此事非同小可,是以绝影连夜带人去了北地。

        秦落羽“哦”了一声?也没细问,毕竟有些她也不便细问。

        正好婵娟端了汤进来,秦落羽便接过来,递到陵君行面前:“皇上,前几日臣妾看你还挺喜欢喝这汤的,今天又让他们做了一份,皇上你尝尝。”

        陵君行接过去,依言喝了几口。

        秦落羽道:“怎么样?比起上次——”

        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见陵君行眉头狠狠蹙起,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秦落羽吓了一跳,“皇上,你怎么了?”

        陵君行闭了闭眼,勉强镇定下心神:“朕没事。”

        方才那种感觉竟隐隐有些熟悉,好似当初他为纪公子试药时,心口如被重锤一击。

        秦落羽扶住陵君行,见他额角竟隐隐有冷汗滚落,有些慌乱:“臣妾扶皇上去休息一会儿,婵娟,去叫太——”

        太医两个字还没说完,陵君行脸色已愈发苍白,似乎不胜剧痛般捂住了心口的位置,陡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那鲜血喷溅了秦落羽一身,秦落羽好似冰天雪地被泼了一头冷水,浑身仿佛被冻住似的愣了愣。

        就这么眨眼的功夫,陵君行的身形已摇摇欲坠着倒了下去!!

        秦落羽哆嗦着抱住了陵君行,嘶声喊道:“婵娟,婵娟!!叫太医,快叫太医!!!”

        太医很快来了,神色凝重地为陵君行把了脉,却不肯告诉秦落羽,陵君行吐血晕倒到底为何。

        直到太后匆匆赶到,将一干人等俱都屏散,太医不知与太后说了什么。

        太后出来时,满面寒霜。

        昏迷中的陵君行很快被送回乾元殿,太后却留了下来,目光如刃,一点点扫过秦落羽。

        这是秦落羽第一次见到邓太后。

        被她那一双森寒到带了杀意的眸子盯着时,她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常年修佛之人能露出的眼神。

        不过,当年邓太后能从一介不受宠的妃子,在后宫屹立不倒,终至于成为当朝太后,又岂是真正如外界所认为的那样,真的潜心修佛不理世事。

        秦落羽强自镇定地站在那里,接受着邓太后的扫视。

        邓太后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

        秦落羽不卑不亢道:“我不明白太后所言何意。还请太后明示。”

        “皇上待你不薄,你却意图下毒谋害皇上。”

        邓太后森然道:“你到底是何居心?”

        秦落羽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下毒???

        陵君行是中毒了吗?

        她艰难定了定心神,“这毒,不是我下的。皇上他,还好吗?”

        “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

        邓太后冷冷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转头吩咐闻讯赶来的隗公公:“秋水宫所有人等,一律交刑部看押候审,不管用何种手段,务必让下毒者交出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