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69章 动心

第269章 动心

        秦落羽就这样被陵君行拉着,出了乾元殿。

        本以为陵君行愿意和她说裴宋的事,是不是已经答应饶过裴宋了。

        岂知,陵君行一开口,就让秦落羽心里哇凉哇凉的。

        “裴家出事后,你知道满朝文武有多少人给裴家求情?”

        秦落羽摇头,“不知。”

        其实她是知道的,她记得书里说过,刚开始裴元道入狱时,求情的倒还有几个。

        后来裴元道自尽,陵君行判令裴家满门抄斩时,众人知道裴家这次是断难再翻身了,为裴家求情的几乎就没有了。

        人人谨小慎微,明里暗里与裴家着意撇清关系,更有裴元道曾经的门生,公然上奏折痛斥裴元道,说他是国之蠹虫,早就该死。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可见一斑。

        “裴元道任陵国丞相十五年,有功劳,有苦劳,门生故吏遍布朝野。”

        陵君行默了片刻,才道:“真出事了,为他求情说好话的,却也没几个。”

        虽说他能理解朝臣做法,但,也着实为裴元道不值。

        那些人中许多都是裴元道亲手提拔,着意照拂,他在位时,这些人对裴家趋之若鹜,一旦出事,俱都避如蛇蝎。

        人心若此,思之甚寒。

        秦落羽轻声劝道:“裴家的罪名是皇上亲自定的,朝臣也是不愿违逆皇上之意。再者趋利避害,人之本性,皇上也不必苛求。”

        陵君行侧头看了她一会儿,“你倒是想得通透——若朕有朝一日也身处逆境中,你也会趋利避害?”

        秦落羽:“......”

        这好好的说朝臣,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皇上乃是陵国皇上?九五至尊,怎会身处逆境之中。”

        秦落羽露出个笑容?“便是真有,皇上吉人天相,也定会转危为安。”

        话虽如此说,心中却不知是该为陵君行的敏感而感叹,还是该为他以后即将遭遇的那些变故而心酸。

        他以后不仅会处于逆境之中?还会遭遇常人难以承受的背叛?纵有卫无忌绝影等人陪在身边,却终究隔了君臣之分。

        有些事?便连君臣,也是不便说?不能说的。

        高处不胜寒,个中辛酸苦楚,也终只能独自咽下。

        好在陵君行也只是随口一问?对秦落羽的回答微微一笑?便转了话题:“给裴宋求情的人?也有两三个?不过都被朕下令暂时关进了诏狱。”

        他顿住脚步,好整以暇地看着秦落羽:“如此?你还要为裴宋求情吗?”

        秦落羽眨了眨眼:“皇上告诉臣妾这些?难不成是说?若臣妾为裴宋求情?也会被关进诏狱?”

        陵君行板着脸:“关进诏狱倒也不必?只是少不得要受些罚。”

        “哦。”

        秦落羽看着陵君行,一本正经道:“皇上若要罚我?罚抄罚跪,掌嘴掌脸,杖刑笞刑都行?就是千万不要罚臣妾禁足。”

        她这番话本是带着玩笑的语气,陵君行脸色却黑了:“你也不怕?”

        那些刑罚?她哪一个受得住?

        秦落羽乐了,“臣妾才不怕皇上罚。”

        陵君行看了她一眼:“为何?”

        “皇上舍不得罚臣妾。”

        秦落羽笑道,“上次在洛城,皇上罚臣妾跪,可跪到半途皇上就舍不得,让臣妾回去了。”

        陵君行带着卫无忌深夜突然来临光殿,明里是问她知不知错,可她不是傻子,怎能看不出,陵君行只是给她台阶下而已。

        她只是稍稍服个软,他立刻就舍不得让她跪,明明胳膊上的伤那么轻,却愣是要拉着她去找太医处理。

        后来她当着他的面喝了避子汤,这样过分的举动,陵君行都气成那样了,却也半点没拿她如何。

        她就知道,陵君行是真的舍不得罚她。

        陵君行失笑,眼中又是无奈又是宠溺:“知道朕舍不得罚你,以后就乖一点,好歹也让朕省点心。”

        秦落羽“嗯”了一声,认真道:“皇上,其实臣妾为裴宋求情,并非单单只是因为他救过臣妾。”

        “臣妾虽不知裴元道一案详情到底如何,可是,臣妾却总觉得这里面有些想不明白。”

        “就好像臣妾不明白,为什么萧广智身为大秦国大将军为了一己私利,非要破坏四国结盟一样。”

        “裴元道身为陵国丞相,真要破坏两国议和,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臣妾不相信,他做了十五年丞相,连这中间的利弊都权衡不出来。他冒着杀头的危险做这样的事,到底是为何?”

        “他日要是皇上查出真凶,若真和裴元道有关,那也罢了,若和裴家无关,那裴家那么多条人命,又该如何挽回呢?”

        “况且裴元道就算有罪,可裴宋未必就有罪。人死容易,可是再复生就难了。就算皇上要杀裴宋,臣妾以为,也可以留到以后真相大白之时,再杀不迟。”

        她说这些话时,是看着陵君行说的。

        说完,也并不收回视线,只是认认真真地与陵君行对望着,希望自己这番肺腑之言多少能打动陵君行。

        陵君行黑眸幽深,面上不动声色,看不出情绪。

        秦落羽心中略忐忑。

        良久,陵君行才终于淡淡道:“想得倒是挺多。”

        秦落羽莞尔一笑:“皇上这是在夸臣妾吗?”

        陵君行抬手揉了揉秦落羽的脑袋,“放心,朕没打算杀裴宋。”

        裴元道虽留下认罪血书,皇甫延和绝影也找到了不少证据。

        但裴宋其人,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卷入了裴元道一案中。

        当日裴元道自尽,陵君行极怒之下,判裴家满门抄斩。

        事后冷静下来,却也终是觉得有些不妥。

        他若要斩裴家满门,那便不能不清不楚。

        裴元道死了,但背后真相还没彻底大白,裴宋其人,便不能死,留着,总归还有用处。

        秦落羽来找他前,他刚签了一道手谕,着刑部再审裴元道一案,彻底查清之前,裴宋仍旧关押诏狱。

        秦落羽怔了怔,回过神来,才意识到,陵君行根本就没想杀裴宋,却反而还忽悠自己半天,又是抱又是亲的??

        不由气道:“皇上,你真的好过分。”

        她这话本是带了气说出,只是听在男人耳里,却似含着几分娇嗔意味。

        忍不住心念微动,猝不及防抬手,将她揽进怀里。

        秦落羽立刻就要挣脱,却哪里挣得脱。

        带着薄茧的指腹掐住她的下巴,陵君行低眸凝视着她,眸中带了淡淡笑意:“朕,过分吗?”

        秦落羽惊慌道:“皇上,你别......”

        没说完的话悉数被堵了回去,秦落羽瞬间崩溃。

        再一次深感男女之间体力的悬殊。

        她被他锢在怀中,竟半分反抗余力也没有,只能任他这么为所欲为。

        好在这吻却并不同于先前,他只是轻轻浅浅地吻着秦落羽的唇,说不尽的温柔辗转,说不尽的旖旎缠绵。

        “秦落羽。”

        陵君行低声在她耳畔道,“你先前说怕朕委屈了你和孩子,朕想过了,不若朕这后宫,只留你一人,可好?”

        其他女子,他根本无意。空置后宫中,反添麻烦。

        一如裴蓁蓁前几日的跪求大哭,无端令人闹心,倒不如都散了去,宫里也清净许多。

        “如此,朕与你的孩子便只能为太子,无人可以置喙。”

        从陵君行说出“这后宫,只留你一人”这句话开始,秦落羽仿佛被点了穴道般,怔怔呆住了。

        心里翻涌着异常复杂的情绪,让她一时半会儿,竟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说什么好。

        她真的没想到,自己每次只是为了敷衍他随口找的理由,他却都当了真,认认真真地思考后,给她答案。

        他是陵国皇帝啊,便是后宫佳丽三千,也是理所应当,也无人会指摘什么。

        而他竟云淡风轻地就这样说了出来,这后宫,只留她一人。

        虽然知道他这份情意,是因了原主而生,可,而今却是她生生受着这些情意,说不动容,那是不可能的。

        她努力稳了稳情绪,“皇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朕当然知道。”陵君行放柔了声音,“不必急着答复朕,回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朕。其他的事,朕会处理。”

        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再次涌上来,秦落羽鼻子竟忍不住一阵酸涩。

        莫名有点想哭。

        “皇上,你......”

        她很想说,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转念想到,陵君行这么对她,怕也多少是因了少时情意,话到嘴边,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冬夜清寒静谧,小径两旁的花枝上还残留着几许积雪。

        有风吹过时,有梅花淡淡幽香随风飘来。临近十五,一轮皓月如银盘当空。

        月色下,依稀可见不远处几枝红梅映雪,清美非常。

        秦落羽被陵君行牵着手,几乎是被他护在怀里,半点寒风也不让她吹着。

        寂静冬夜,两人就这么携手并肩而行,竟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安宁与温馨。

        有那么一瞬间,秦落羽忍不住想,若是,若是她真的以三公主身份留下来,会如何呢?

        执意回去,是因为不能习惯这个世界,舍不得家人,朋友,与原来的生活。

        可便是她回去了,也总是要找男朋友,要嫁人,要与一人相爱相守一生。

        她曾被陵君行这样宠在手心里,以后还有什么人,能够顺她的眼,入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