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68章 温存2

第268章 温存2

        秦落羽被他抱了许久,忍不住轻轻挣扎了下:“皇上。”

        陵君行手上力道稍松,却仍是不肯放开她:“朕还没抱够。”

        秦落羽:“......”

        这男人对于抱抱果然和吃醋一样有执念,抱住了就不愿松手。

        可她不是来专门给他抱的啊。

        秦落羽踟蹰着,到底还是小声道,“皇上,臣妾这两日路过裴才人的住处,隔着老远都听到了她的哭声。她哭得好惨,好伤心的样子。”

        陵君行淡淡“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秦落羽:“臣妾听说,她是想要为她大哥裴宋求情来着。”

        陵君行看了秦落羽一眼,“你想说什么?”

        秦落羽心里莫名有点想打退堂鼓,可是想到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

        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皇上,臣妾有个问题,想问皇上。”

        “说。”

        “若是一个人遇到危险,有人救了她,那他日救人者也遇到危险,被救的人,是不是该施以援手?”

        “知恩图报,原本应该。只是——”

        “只是什么?”

        陵君行看着她,道,“倘施以援手,需要牺牲自己性命,那自然要权衡一番。”

        “不会呀。臣妾只是帮他说个情,才不会牺牲性命。”

        秦落羽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连忙道,“臣妾有件事,忘了告诉皇上。之前在岱山猎场,四殿下惊了臣妾的马,臣妾被那马带着乱奔一通,本以为必定会坠马受重伤,可谁知半途遇到裴宋,是他救我下马的。”

        陵君行眉头微皱:“你见过裴宋?”

        秦落羽点头:“嗯。不愧是明珠四君子?很有风度,长得......”

        话没说完?就见陵君行的眼神骤然冷了下去。

        秦落羽心中警报滴滴大作,急忙将“好看”两个字硬生生咽了回去,昧着良心换了种说法:“长得没有传言中那么好看,怪不得明珠四君子那首诗里,裴宋排在最三位?还没有卫将军好看。”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好像还是说错了话,赶紧主动抱了抱陵君行?脑袋在男人怀里蹭了蹭,讨好地道:“不过最好看的还是我家夫君?谁都比不上。”

        陵君行这才神色稍缓,“所以你是要为裴宋求情?”

        秦落羽说:“裴宋救过臣妾啊,皇上不是都说了?知恩图报原本应该么?”

        陵君行幽幽看了她好一会儿?“岱山猎场朕也救过你?怎不见你知恩图报?”

        秦落羽心道我现在来给裴宋说情?就是知恩图报啊。

        省得你杀了未来的中兴大臣,让陵国陷入无尽麻烦之中。

        话却不能这么说?只能露出个笑容:“臣妾帮皇上抓萤火虫了?还送皇上兔子了呢。”

        一提兔子?陵君行脸上神情有些一言难尽:“朕不要兔子。”

        秦落羽颇是意外?不要兔子?

        他不是亲口说过喜欢兔子吗?怎么送他还不要了?

        不由脱口道:“那皇上要什么?”

        陵君行似笑非笑看着她:“朕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秦落羽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没说话?就听陵君行缓缓道:“朕要......”

        秦落羽吓得心脏都紧了紧,下意识就要挣脱他的怀抱,“不行?皇上你说过,不勉强臣妾的?而且臣妾身体不舒服......”

        陵君行将她锢在怀中,抬手敲了敲她脑门:“想什么呢。朕没想对你如何,只是想......”

        秦落羽情绪稍安,“皇上想如何?”

        陵君行低眸凝视着她,眸中漆黑如无底深潭,慑人心魄。

        他慢慢地说:“朕想亲你。”

        秦落羽脑子都炸了,就这还说没想对她如何呢?

        果然就不该让他抱的,抱完就想要亲,亲完是不是就要那个了。

        真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半句都不能信的。

        秦落羽下意识就想跑,奈何男人胳膊纹丝不动,根本推不开。

        陵君行不但不放她走,还带了几分酸意道:“怎么?对别人就知道要知恩图报,到了朕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秦落羽无法,心想这人怎么随便逮着什么都能吃醋,她今天要是不亲估计还不能脱身。

        只好露出个笑容,“那臣妾亲亲皇上。”

        当下还真捧着陵君行的脸,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亲,一触即离。

        “亲完啦。”秦落羽以为这下就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裴宋的事......”

        下一刻,后脑勺已然被扣住,揽着她腰肢的手将她更紧地带入他怀中,然后陵君行俯身就吻了下来。

        秦落羽:“!!!!”

        ......

        半晌后总算被放开时,秦落羽趴在男人怀中气喘吁吁,红唇犹自泛着水光,微微有些红肿。

        她恼怒地瞪着作恶的男人,陵君行眼中笑意深深,“你那个不叫亲,这才叫亲。”

        秦落羽:“......”

        陵君行你说你一个单身禁欲多年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无师自通学会这些流氓行径的?

        她气呼呼地转过头去,不肯理陵君行。

        陵君行忍笑将她抱在怀中,道:“朕明日让绝影送你出宫。”

        秦落羽吃了一惊,“出宫??去,去哪儿?”

        “隐医堂。葛神医回来了。”

        陵君行慢条斯理地说:“有人不是想拜葛神医为师来着?以后每月朔望之日,你可以出宫。”

        秦落羽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陵君行这话是什么意思,继而,不由得惊喜至极。

        陵君行这是同意她跟着葛神医学习医术了???

        这真是比天上掉馅饼还要令人激动的消息!

        秦落羽喜不自胜,也不计较方才他欺负她了,脸上笑容灿烂无比:“谢谢皇上!”

        陵君行目光落在她脸上,不经意掠过她嫣红的唇,“就这么一句谢谢么?”

        秦落羽从他的目光里,看出了几分意犹未尽来,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

        趁着他没注意,她一把推开他,“蹭”一下就从他怀里窜远了,“臣妾,臣妾先回宫了。”

        陵君行忍笑:“不问朕裴宋的事了?”

        秦落羽本来要走的脚步又生生顿住,“那皇上,皇上能饶过裴宋么?”

        陵君行却不答了,趁着她说话的功夫,几步过来拽住了秦落羽的手,“朕送你回去,路上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