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67章 温存1

第267章 温存1

        踏入乾元殿时,隗公公迎过来,恭敬道:“娘娘,皇上在御书房。”

        皇上交待过,无论是皇后娘娘送信来,还是人来,都要第一时间带到皇上面前。

        隗公公不敢怠慢,殷勤地领着秦落羽去了御书房。

        自当日回程途中与陵君行一别,秦落羽已然近一个月未曾见到陵君行。

        先是太后病重,陵君行数日守在慈仁宫,后来裴元道一案,又让他难以分心。

        再加上本就繁杂的国事,秦落羽知道他肯定很忙,不想给他添乱,也就一直没来找过他。

        乍然再见到陵君行,秦落羽一时微微怔住。

        折子公文堆得高高的桌案后,陵君行斜靠在椅子上,眼眸微闭,冷峻的眉眼间难掩憔悴疲倦之色,竟是累得睡着了。

        忙成这样,做皇帝也是真辛苦啊。

        秦落羽无声叹气,安静在一旁坐下,等着陵君行醒来。

        虽是冬日,御书房中却并未放置炭火,屋内寒气虽不如外面那般重,但也是幽幽的冷。

        秦落羽坐了一会儿,便觉脚有些发木,两手都冻得冰凉凉的。

        先前陵君行在洛城临光殿处理政事,里头也是不曾放炭火,空荡荡的冰冷。

        秦落羽也不知陵君行是怎么想的,明明是帝王之尊,这大冬天的,为何屋里连个炭火都不放?

        堂堂陵国也不至于缺这点炭火钱,怎么就硬生生地挨冻呢。

        秦落羽摇着头,四下看了看,没找着什么可御寒的?想了想,还是做了回好人?把自己身上的狐裘大氅解下了,轻手轻脚地走到陵君行身边,给他搭上。

        男人眼还闭着,似乎是本能反应般,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秦落羽连忙道?“皇上?是臣妾。”

        这声音让陵君行松了手,尚自昏沉的神智瞬间清明了些许。

        看清眼前人时?眸中已是蕴了只有对她才有的温柔。

        他没松开秦落羽的手腕,顺势握住了她的手?眉头微蹙:“怎么这么凉?”

        “皇上还说呢,你这屋子好冷。”

        秦落羽吸了吸鼻子,“皇上为什么不点炭火?”

        陵君行难得笑了一下:“习惯了。”

        从十五岁创建骁骑营开始?早已习惯了烈日炎炎的酷暑?冰天雪地的森寒。

        这御书房比起冬日的茫茫山野?皑皑冻原?不知暖和了多少。

        战场不分场合,战争没有节令?便是冰封千尺?也只能咬牙受着。

        近七年的军旅生涯?他早已习惯了。

        过暖的地方?反而会让人的神经太过放松?敏锐度也会下降,是以他的居处?冬日从不生炭火。

        陵君行轻描淡写的一句“习惯了”,让秦落羽想起书里写的,陵君行当年带着骁骑营将士?在校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艰辛,没来由有些唏嘘。

        十几岁的年纪?放在她的世界,还是被父母宠在手心却偏偏自以为是,时不时与师长闹叛逆的年纪。

        少年的陵君行却已沉默背负着国仇家恨,在血雨腥风的战场里征战杀伐出生入死。

        便是如此,却也保持着可贵的理智与清醒,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也是着实难得。

        陵君行已然帮她把大氅裹好,握住她手轻轻一扯,便将她带入怀中,低声道:“不是冷?朕抱抱你。”

        秦落羽:“......”

        占别人便宜都还能为别人找理由呢?

        有心想要挣脱,不知为何,看到他倦色甚重的俊脸,终究还是由了他。

        男人的怀抱坚实温暖,他拥着她,两人距离甚近,他柔声道:“朕去看过你几次。”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痒痒的,秦落羽不自在地偏过头去:“皇上什么时候去的?”

        她怎么都不知道。

        “很晚了。去的时候你睡着了。”

        秦落羽心想怪不得,忍不住又疑惑:“怎么宫女都没告诉臣妾皇上来过?”

        陵君行:“朕没让她们说。”

        秦落羽纳闷看了眼陵君行:“为什么啊?”

        陵君行唇角微勾:“想看你什么时候肯主动来看朕。”

        秦落羽:“......”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陵君行将她拥得更紧了些,久久不曾放开。

        只是这么抱着怀中软玉温香般的女孩,多日积压的疲累与压抑,都似烟消云散了。

        一如这段日子被那些繁杂政事缠住,被那些勾心阴谋扰得心头甚是烦乱时。

        只是深夜去秋水宫看看她,哪怕她睡着了,可看到她乖巧安静的睡颜,整个人也能奇异般地安静下来。

        怕吵醒她,每次他也只是在她床边坐一会儿,替她掖掖被子,便会离开。

        偶尔也会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而她睡得香甜,竟是浑然不自知。

        也浑然不自知,这段日子,若非她的存在,怕是他的心绪,难以保持现在的冷静。

        裴家被判满门抄斩,朝臣只以为他冷酷无情,对裴家说抓就抓,说杀就杀。

        可却少有人知道,裴元道那封认罪血书,对他的冲击力有多大。

        裴元道是两朝老臣,曾深得先帝信任。

        先帝后来一心征战大秦,将国事尽皆托付与裴元道[520    www.biquge520.vip],裴元道也从未让先帝失望过,为政能力有目共睹。

        陵君行继位后,对他虽有忌惮,虽有不信任,但从未怀疑过裴元道的忠诚。

        当日太常卿邓怀坠马身亡,那么多人质疑邓怀之死与裴元道有关,陵君行却仍是将此事压了下来。

        便是这次将裴元道父子下狱时,陵君行心里也是隐隐期望,裴元道能拒不认罪到底的。

        如此,至少说明,裴元道没有辜负先帝和他的信任。

        试想若裴元道这样的老臣都不值得信任,偌大的朝堂里,又有谁,能真正值得信任?

        倘裴元道果真与秦落羽中毒之事无关,他多少还有点欣慰之处。

        但若裴元道真牵涉其中,那也罢了,至少,可以沿着这条线索查找幕后之人。

        那幕后黑手无声无息铺下一张暗黑大网,十年如一日阴霾般笼罩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他已然为此失去了钟姑娘和父皇,失去了神智清醒的大哥,也差点,失去了她。

        回来的这段日子,他几乎枕不能安席,只希望能尽早将幕后之人揪出来。

        然裴元道却留下一纸认罪血书,自尽而亡。

        留下那么多的疑团待解,说是畏罪自杀也不为过。

        如何能让陵君行不震怒。

        好在,因了她,这震怒,也便在寂静深夜,凝视着她的睡颜时,渐渐一点点平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