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63章 宠着

第263章 宠着

        帝王怒气冲冲摔袖而出,正碰上等在殿外的卫无忌。

        卫无忌担心出事,是以先前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他主要是比较担心娘娘让太医开避子汤的事,会触怒皇上,搞不好皇上会龙颜大怒,重罚娘娘。

        不意皇上裹挟着满身怒意出来,卫无忌吓了一跳,看这情况,娘娘还真喝了避子汤了?

        他连忙低声问婵娟:“娘娘可好?”

        婵娟点头:“公主挺好的。”

        不好的怕是皇上,气得真够呛的。

        方才婵娟不敢走远,一直在厅外守着,厅里的动静基本听了个差不离。

        公主可是真猛啊,竟然当着皇上的面就把汤给喝了。

        婵娟当时都吓得魂飞天外,生怕下一刻公主就小命不保了。

        岂料,皇上只是怒极指着公主说了句“你好,你好!”,竟然就这么走了!

        卫无忌一听娘娘没事,连忙转身去追皇上。

        帝王咬牙冷冷丢下一句:“明日启程,回不夜都!!”

        卫无忌:“......”

        娘娘喝了避子汤,皇上竟然没有惩罚娘娘,只吩咐提前启程就完事,额,也是,够能忍的。

        *

        听说明日启程,傍晚的时候,秦落羽带上婵娟,去了一趟翟暮的住处。

        翟暮现在回不了大秦国,如果可以,秦落羽希望翟暮能跟着她一起去不夜都。

        反正翟暮孤身一人在洛城住着也是住着,去了不夜都,多少她还能照应着点。

        翟暮住处的院门口虚掩着,秦落羽刚要推门进去,却听屋内有说话声传来。

        “上次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你我非但陌路,还是仇敌,你眼巴巴跑来,非要带翟某去不夜都,你到底贱不贱?”

        翟暮向来冷静的声音,无端带了几分尖锐,“翟某无福消受你的恩德,还请詹将军离开!”

        秦落羽陡然顿住脚步,詹将军?詹少刚来了吗?

        她悄悄从门缝望进去,便见詹少刚脸色近乎惨白。

        他怔怔站了一会儿,似是自言自语,惨笑道:“詹某是够贱的。”

        他魂不守舍地走到门边,看见门口的秦落羽,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脚步踉跄着走了。

        翟暮站在院中,漠然无言。

        秦落羽终是没忍住,“翟暮,你方才那番话,实在......太过分了。”

        秦落羽其实不太想管翟暮和詹少刚之间的事。

        但她没想到詹少刚不计较翟暮刺他一剑,反而主动来找翟暮,说要带他去不夜都,怎么也算得上是重情重义的一个人。

        对方一片真心待翟暮,翟暮那么说他,未免太伤人了些。

        翟暮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带我去不夜都,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公主,他已经因为我不能再呆在骁骑营,我不想再连累他。”

        一时之间,秦落羽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初他们从不夜都启行来安城时,一路翟暮和詹少刚也算得上是兄弟情深。

        这才多长时间,两人竟成陌路。

        便是两人都对对方各存关心之意,却终究彼此都难以承情,也难以挑明。

        “听说陵国皇上明日便要启程回不夜都?”

        翟暮转了话题,朝着秦落羽深深行了一礼,“此一别,或再无相见之期。公主,多保重。”

        秦落羽知道自己可能会碰个软钉子,但,还是说了:“翟暮,不如,你跟我去不夜都,好吗?”

        “公主忘了,我是大秦人。我虽与军旅再无缘,可有朝一日,我终究还是要回大秦的。”

        翟暮难得笑了笑,“洛城离着大秦国近,住在这里,翟暮好歹也有个盼头。”

        秦落羽叹气,翟暮心意已定,她再说已是无益。

        如此。或真只能从此别过了。

        秦落羽离开没多久,翟暮所居的小院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方谦嘴里嚼着一根枯草,带着两个侍卫,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这半个多月方谦受命在北山开矿,便是户部官员来了也未能获准放回,直到今日才被卫无忌召回。

        明日即将启程回不夜都,方谦自然要带走该带的人。

        “你在骁骑营呆了半年多,知道那么多骁骑营的机密,我怎敢把你留在洛城?”

        方谦大喇喇靠在门框上,看着被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挟住的翟暮。

        “皇上既然赦免了你,你放心,本将军不杀你。不过,你在洛城呆着也是呆着,不如,随本将军去不夜都,本将军保证给你找个好去处。”

        方谦嚼了嚼枯草,笑得不怀好意,“带走!”

        *

        马车一路向北,往不夜都而去。

        秦落羽算是知道了,陵君行这人真生起气来,还是挺难哄的。

        这回程路上,连着好些天,他几乎看都不带看她一眼,更别说同她说一句话。

        嗯,总之全程冷脸。

        就连向来话多的方谦,都不敢放肆了,悄声纳闷问卫无忌:“卫帅,皇上怎么了?谁惹皇上生气了?”

        卫无忌看了他一眼:“不是你该问的,就别问了。”

        方谦只好闭嘴。

        眼看队伍的氛围压抑到令人窒息,罪魁祸首秦落羽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次的确是过分了点,到底还是决定去哄哄陵君行。

        半途休息时,秦落羽磨磨蹭蹭凑到陵君行身边,讨好地将手里水囊递给陵君行:“皇上,喝水。”

        陵君行冷冷看了她一眼,没理她。

        此路不通,那换个招数。

        秦落羽眨巴眨巴眼,“那皇上能帮臣妾打开一下吗?臣妾打不开。”

        陵君行再次冷冷看了她一眼,依旧不理。

        “皇上~~~~~”

        秦落羽轻轻拉了拉陵君行的衣袖,用自己都能吐出来的声音开始撒娇:“你帮臣妾打开一下嘛。臣妾渴了......”

        陵君行看了眼一旁的绝影。

        秦落羽撇嘴:“臣妾不要绝影帮忙,要皇上帮忙。别人打开的水,臣妾不喝。”

        陵君行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看着女孩睁着一双鹿眸,可怜巴巴又满眼期待地望着他。

        陵君行终究还是冷着脸从她手里拿过水囊,帮她打开了囊塞。

        秦落羽喝了一口水,笑得甜甜:“皇上帮臣妾打开的水,好甜呀!”

        陵君行:“......”

        真是个......让人无可奈何的小磨人精。

        罢了,也是他自己宠出来的。

        除了继续宠着,也别无他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