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62章 避子2

第262章 避子2

        陵君行一步步走到秦落羽身前,窗外雪光映在他脸上,愈显他神色冷冽。

        他盯着秦落羽看了许久,缓缓道:“秦落羽,有时朕真的不知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秦落羽被他看得浑身都泛起凉津津的冷意,仍是镇定道:“臣妾所言句句是真。臣妾身份特殊,不该有孩子,一番苦心,还请皇上明鉴。”

        “这么说,朕还得谢谢你了?”

        陵君行锋锐至极的目光似要刺穿她,“秦落羽,你到底是不该有,还是不想有?”

        秦落羽平静地说:“臣妾不该有,也不想有。”

        陵君行眸中的冷意比窗外青瓦屋檐上的冰棱还要冰,还要寒气森森,带了隐忍的怒意。

        “不想怀朕的孩子。”

        他一字字道,“你想怀谁的孩子?”

        秦落羽无声叹气。

        这是又要开始了吗?又要开始吃醋了?

        昨夜的事本就不该发生,可既然发生了,她也不是多么古板守旧的人,权当多了一次那什么经验,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可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早晚要离开,她谁的孩子都不想怀。

        她根本就不能有孩子。

        奈何这些理由,都不能说出口,说了,陵君行只怕也以为她是信口开河,胡扯一通。

        秦落羽组织了一下措辞,很是诚恳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皇上还记得,当日带臣妾去拜祭钟姑娘吗?”

        “皇上虽然没对臣妾说过,钟姑娘是怎么死的。可是臣妾多少也听说过一些。”

        “十年前,先太子和钟姑娘死在洛城,虽然仇禹是直接凶手,可他们也是间接死在了臣妾父皇手里。先帝之死,多少也和大秦有关。”

        “虽然这次两国结盟议和,可两国之间的过去,不是那么轻易能放下的。一旦两国开战,臣妾的处境可想而知。”

        “皇上今日对臣妾恩宠一时,可是他日呢?两国若再成生死仇敌,皇上还能对臣妾像今日这般好吗?”

        “若是不能,以臣妾的身份,日子肯定会很悲惨。臣妾一个人悲惨也就罢了,可不敢让孩子也跟着惨。”

        “就算皇上对臣妾依旧宠爱,可臣妾到底是敌国公主,万一生个男孩,这以后就是长子,皇上若不封他为太子吧,他要是心有不服,挑起宫廷之变怎么办?”

        “皇上若封这孩子为太子,其他皇子愿意吗?陵国朝臣愿意吗?万一又像当初封臣妾为后时一样,街头巷尾都闹得沸沸扬扬,那多不好?”

        “臣妾不想给皇上添麻烦,也不想这孩子受委屈,所以臣妾不能有孩子,也不想有孩子。”

        她一番话说得振振有词,陵君行愣生生被她这些话给气笑了,“想得倒是深远。”

        秦落羽露出个笑容:“谢谢皇上夸奖。”

        “只是你这记性,是不是也太差了点?”

        陵君行冷着脸道:“当日结盟仪式上,你让朕答应过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秦落羽自然记得。

        当日她特意让陵君行答应,不管发生任何事,陵国绝不主动背弃结盟来着。

        可她彼时只是希望尽可能让这盟约维持的时间长一点而已,也没想着陵君行真会遵守。

        “朕答应你的话,便会说到做到。只是,朕有条件。”

        陵君行当日未曾将这条件告诉她,今日却不想再隐瞒,“只要你始终都是朕的皇后,始终都在朕的身边,朕有生之年,绝不会主动与大秦国开战。”

        十年前洛城之变,幕后黑手另有其人,或许和北地蛮族脱不了干系。

        大秦国与陵国都是受害者,都是被幕后之人操控的对象而已。

        两国十年战乱不休,各自受创严重。

        陵君行固然对大秦国有恨,但他并非盲目执着于仇恨的人。

        何况就算是仇恨,也讲究个大小深浅,也讲究冤有头债有主。

        真凶是一定要揪出来的,但大秦国,他可以打,也可以不打。

        若是因了她,他可以选择后者。

        两国议和既定,只要大秦不背约,陵国,绝不背约。

        “所以你的担心,根本不存在。”

        陵君行一字字道,“无论是你,还是你与朕的孩子,朕绝不会委屈了你们。”

        秦落羽眨了眨眼,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本来她搬出这样一副大道理,觉得是肯定可以说服陵君行的。

        却没想到,陵君行对这些完全不在意,还承诺绝不会委屈她和小孩?

        也是......没谁了。

        既然讲道理来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撒泼打滚耍无赖了。

        “皇上金口玉言,本来臣妾不能不信。”

        秦落羽一本正经道,“可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要不,这次臣妾先把汤喝了,以后臣妾再怀?”

        陵君行脸色沉了下来:“你敢。”

        “那好吧。那臣妾不喝了。”

        秦落羽叹了口气,“臣妾让婵娟把药倒了就是。”

        她走到桌边,端起桌上的药,似乎是要将药端出去给婵娟。

        可人刚走到外厅,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咕嘟咕嘟几口就喝了下去。

        陵君行察觉不对疾步出来时,那药已然被她喝得一滴不剩了。

        陵君行脸色铁青,厉声道:“秦落羽!!!”

        秦落羽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小表情:“这药熬都熬了,不喝浪费了。下次吧,下次臣妾绝对不会喝了。”

        心道我可去你的下次吧。

        绝不可能再有下次了。

        陵君行额角青筋砰砰乱跳,凌厉的怒意陡然暴涨,然这怒意汹涌而上,却愣是找不到出口。

        对这个该死的胆大妄为的女人,他打也不能打,罚也不能罚,想要撂几句狠话都怕她会躲起来哭得好像他欺负了她!

        陵君行被那怒意激得眼前都黑了黑,抬手扶住桌案,极力定了定心神。

        “咔嚓”。坚硬的梨花楠木案角竟愣生生被他掰折捏碎。

        秦落羽呆了呆,有点被陵君行这个样子给吓到了。

        这么生气的吗?

        想起上次陵君行被她气得吐血,秦落羽略有点忐忑:“皇上......”

        陵君行眼神冷厉至极,盯着秦落羽咬牙切齿道:“秦落羽,你好,你好!”

        秦落羽:“......”

        她不好,她也不想惹他这么生气的。

        可这药她不能不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