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58章 一夜1

第258章 一夜1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秦落羽就跟碰见了救星一样,立刻就紧紧拉住了陵君行的手。

        身后那白衣男人也跑近了,“哎,姑娘,你别跑啊——”

        陵君行蹙眉,微微侧身,将女孩护在身后。

        那人气喘吁吁跑过来,一眼看到一个神色冷漠气场强大的玄衣男人,正冷冷朝他看过来,脚步硬生生顿住,不敢过来了。

        秦落羽从陵君行身后探出头来,露出个笑容:“知道他是谁吗?我夫君。我跟你没缘,跟他才有缘哦。”

        尾调上扬,透着几分促狭和得意。

        那人颇有些畏惧地瞥了眼陵君行,神色讪讪地拱了拱手,“小生唐突,得罪得罪。”

        说完转身脚底抹油般就溜了,溜得简直比兔子还快。

        秦落羽乐了,这人还挺有自知之明,跑得还挺快。

        她看得开心,唇角抿出几分浅浅笑意,眉眼弯弯的,不经意流露出几分顽皮之意。

        笑完了,她隐约觉得有点不对,侧头时,就见陵君行正定定地看着她。

        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渊潭,倒映着点点花灯的光芒,而她的影子,也满满地倒映其中。

        他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她,眼神专注极了,深沉极了,也,温柔极了。

        秦落羽心都砰砰跳了几下,不自在地咳了咳,“夫君,我们,我们走吧。”

        陵君行柔声说:“好。”

        这声音竟也是温柔至极,在夜色中听来,低沉磁性又......撩人。

        被男人牵着手往前走的时候,秦落羽默默想,是因为她方才说的那句话么?

        “跟你没缘,跟他才有缘。”

        老天作证,这句话她不过是随口说说,故意气气那个登徒子的。

        岂知......落在陵君行耳里,却又有了另一层意思。

        前方岔路依然多,然陵君行却不曾停留半分,哪怕观察一下地形都不用,每条路都走得毫不迟疑。

        就这么七弯八绕,竟然很快就到了出口。

        秦落羽诧异:“夫君怎么知道这么走是对的?”

        陵君行微微挑眉:“些许阵法而已,一看便知。”

        这些花灯摆放用了一些排兵布阵的简单障眼法,为的就是迷惑转花灯之人。

        只是落在陵君行这样经年在战场上纵横捭阖运筹帷幄的人眼里,不过雕虫小技罢了。

        他其实已经走了三个来回了,再转回去,只是为了寻她而已。

        秦落羽自然不知陵君行是特意为了寻她,才撞见她的,只当是凑巧。

        两人在外边等了一会儿,很快,卫无忌和卫无殊相继出来了,只剩绝影和婵娟,竟姗姗来迟。

        绝影脸色很黑,脚步很快,婵娟竟是拽着绝影的袖子,一路小跑着出来的。

        不过一踏出出口,婵娟立刻讪讪松开了绝影,绝影也很是嫌弃地退开老远。

        秦落羽看得好笑,等几人重新踏上长街时,拉着婵娟一问,这才知道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转花灯时竟然害怕了。

        她迷了路,东转西转,又急又怕时,竟看到了绝影,立刻就追了过去。

        绝影冷着脸也不理她,面无表情地走得很快。

        婵娟在后面一路追,不意绝影突然顿住脚步,婵娟收势不及,差点撞到他身上。

        “左数第三条路,也可以出去。”绝影冷冷开口,“不要再跟着我。”

        婵娟四顾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周围,以及那些泛着诡异光彩的花灯,心头掠过一丝凉飕飕的恐惧。

        她不想一个人走,于是她决定豁出脸面,死皮赖脸地拽住了绝影的袖子,一路小跑着,这才总算出来了。

        秦落羽忍不住看了眼绝影的黑脸,想到他被婵娟这丫头缠上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

        婵娟被她笑得脸都红了,“公主,人家都丢脸死了,你还笑。”

        秦落羽一本正经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碰上你,绝影可算是彻底没辙了。”

        婵娟悄悄瞥了眼前面的皇上,不服气的小声回嘴:“公主还说奴婢,公主不也是么?”

        秦落羽愣了愣,反应过来:“......好你个婵娟,还知道顶嘴了。”

        她作势要去扯婵娟的耳朵,婵娟捂着嘴笑着,飞快地跑远了。

        陵君行顿住脚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事,这么开心?”

        不知为何,秦落羽竟从男人这一眼里,又看到了几许......吃醋的味道。

        平日里神情如冰似霜,冷言少语,偏偏是这么爱吃醋的人。

        这反差萌,简直了。

        见秦落羽不说话,陵君行眼中不悦之意更重。

        便是对个侍女说话,也能笑得这般开心。而他就站在她身前,与她说话,她却仿若未闻。

        眼见得男人薄唇紧抿,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秦落羽回过神来,连忙上前乖巧拉住他的袖子摇了摇,适时转移话题:“夫君,我饿了。”

        洛城长街上最不缺的就是酒楼饭馆。

        于是片刻后,一行人就坐在了洛城最著名的酒楼珍萃楼中。

        雅座临窗,靠近二楼,伙计帮着点完菜,殷勤道:“几位公子,酒便喝我们的特色冬酿夜月白?”

        陵君行微微点头。

        伙计又热情道:“要不要再来一点我们店里的特色果子酒,味道酸酸甜甜,最适合这几位姑娘家喝呢。”

        卫无殊皱眉,深深感到自己被这位伙计歧视了:“姑娘家喝的,我不要。”

        伙计:“......”

        下意识就想来一句莫非你不是个姑娘?

        只是看到卫无殊面色不善,怀里还抱着柄剑,不像是个好惹的主儿,一口话在嗓子眼打了个转,愣是没敢说出来。

        秦落羽一听酸酸甜甜,立刻就想尝一尝,“好呀,给我们来几瓶。”

        闻言,陵君行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确定,要喝酒?”

        秦落羽想起上回喝醉的糗事,心虚地眨巴眨巴眼,不说话了。

        那伙计已然接口道:“这果子酒度数低,不醉人,便是喝多了也不要紧的。”

        他笑着道,“再说今日长至节,怎能不喝酒?多少喝点,才不枉了这节日相聚的一番情意呢。”

        不知是伙计的哪句话打动了陵君行,他看了眼分明有些期待的秦落羽,终是让了步:“如此,那便少喝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