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57章 长至节2

第257章 长至节2

        秦落羽正四顾张望,对婵娟的话没怎么上心,随口道:“长至节是什么?”

        随行给她们充当侍卫角色的绝影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心道皇上为了让娘娘能体验故国的长至节,特意推迟了半个多月晚回京都。

        岂料,娘娘身为大秦三公主,竟连长至节是什么也不知道。

        经婵娟一提醒,秦落羽想了想,这才记起来,这是大秦国除了过年外,最为隆重的节日之一。

        看看时间还早,秦落羽也不急着回去,随意地沿着长街闲逛。

        暮色渐深,长街两边的灯笼依次点亮,点点橘黄的光芒给这冬夜的黄昏带来些微的暖意。

        长街往前没多远,便是洛城著名的白玉桥。

        桥下是穿城而过的洛河,桥上长街两边是一家一家的店铺,卖各种好吃好玩好看的东西。

        各家店铺唯恐自家招牌不打眼,索性支起了高高的木架,挂起千姿百态的花灯,摆出花样百出的游戏吸引顾客。

        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白玉桥上,秦落羽举着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很是惬意地咬了一颗挂了糖霜的山楂果。

        额,酸酸甜甜,冰冰凉凉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目光不经意地掠过长街不远处,顿时怔住。

        来来往往的人从身边穿梭而过,在这一刻仿佛都成了虚渺的影子。

        秦落羽定定地瞧着负手立于长街的玄色人影,还有他身后的卫无忌,以及正对她露出个笑容的卫无殊。

        心道他们怎么都来了?

        还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

        眼看着男人缓步走到她身前,秦落羽眨了眨眼,小声道,“皇上?”

        陵君行看了眼周围的人群,提醒她:“叫夫君。”

        “哦,夫君。”秦落羽从善如流,“夫君怎么来了?”

        陵君行:“来陪你过节。”

        秦落羽有些茫然,陪她过节?

        过什么节?长至节吗?

        看她这副被惊到的样子,陵君行唇角勾了勾:“长至节不是大秦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听闻这天合家老小都要出来赏灯听戏玩乐,甚是热闹,夫君自然要入乡随俗,陪娘子逛逛。”

        秦落羽:“......”

        长至节还有这样的风俗吗?她都不知道。

        好吧,既然是陵君行一片心意,她也不能不识好歹,也便弯唇一笑:“谢谢......夫君。”

        长街热闹,一行人且走且逛。

        各式造型不一或大或小的花灯随风摇曳,与天上的星月相映成辉。

        “前面好像是转花灯的地方。”

        婵娟指着某处人头攒动的地方,“公主,你要不要去玩?往年你不是最爱和萧......”

        她说到这里陡然闭嘴。

        意识到自己失言,婵娟甚是不安地看了眼陵君行。

        见陵君行神色淡漠,似乎并未听到,婵娟这才松了口气。

        “转花灯是什么?”卫无殊忍不住问,她从来没玩过,还真不知道是啥玩意。

        “转花灯就是,在一个地形错综复杂的超大院子里,摆满各种各样的花灯,入口多,分叉多,出口也多,但只有一个出口是正确的。”

        婵娟解释,“想要找到正确的出口,反正要费一番心思。”

        秦落羽心道,这不就是走迷宫吗。

        记忆里原主好像很喜欢玩,曾经在长至节拉着萧尚言玩过几次,她倒是没多大兴趣。

        “这个转花灯的游戏,我也听说过。”

        卫无忌接话道:“貌似大秦国的少年男女们,最爱在长至节玩此游戏?”

        卫无殊不解:“为何是少年男女?”

        “因为转花灯的时候,大家容易走散,一旦走散,可能直到出去,都再难遇到。”

        婵娟对这些比较懂,因此很是详细地解释,“我们大秦习俗,说是如果在到达出口前,能与自己心仪之人相遇,那便能长长久久,白首不离,哪怕一生中有短暂分离,终究也会再聚首。”

        几人说着话,已经到了转花灯的入口。

        偌大的店门和高高挂起的巨大招牌下,人头攒动,果然年轻男女居多,欢声笑语,甚是热闹。

        一看人这么多,秦落羽更不想玩,“我们去别处看看吧。”

        陵君行却拉住了她的手,淡淡道:“就玩这个。”

        秦落羽:“......”

        好吧,玩就玩吧。

        等了一会儿,总算轮到他们。

        一行人按次序走过一条光线昏暗的通道,从不同的入口进了“迷宫”大院中。

        一进去,刚才还热热闹闹说话的声音,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秦落羽回头望时,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昏暗的夜色里,四周都是形状不一,散发着各种色彩的花灯。

        人多的时候看这些花灯,会觉得很美,可是,当只有一个人时,心内却会有些莫名的恐慌。

        她加快脚步朝前走去,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分叉口。

        随便选了右边的路,没走一会儿,又到一个分叉口。

        再走右边,没一会儿,又是一个分叉口,还是个三岔口......

        秦落羽颇有点崩溃,这设计转花灯的人,没准是个擅长排兵布阵的军事奇才?

        在有限的空间辗转腾挪,愣是不将人折腾晕不罢休,也是着实有才。

        周围很安静。除了自己的脚步和呼吸声,只有花灯内的蜡烛不时爆出的火花声。

        秦落羽走着走着,便见前面分叉路口前,站着一个白衣男人。

        他估计正在考虑往哪边走,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秦落羽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姑娘也来玩转花灯啊?”

        那男人约莫二十多岁,笑容有些轻浮,“一个人么?”

        秦落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那男人嘻嘻笑着,目光很是放肆地上下打量她,边上花灯的光芒映在他脸上,莫名显得有点不怀好意。

        秦落羽不欲多停留,随便选了一条路就走。

        那人快步追了过来,“姑娘,别走啊。我们转花灯能碰到,也是难得有缘,不如认识认识——姑娘?姑娘你别跑啊——”

        秦落羽哪儿敢回答,吓得一溜儿往前飞奔。

        冷不丁,整个人撞进一堵坚实的胸膛里。

        一道冷冽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