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56章 长至节1

第256章 长至节1

        秦落羽本来还犯愁要怎么找个时机,好为翟暮求情。

        孰料,陵君行似早已猜到她意欲何为。

        “今日你若有空,可让绝影带你去洛城刑司。朕,已赦翟暮无罪。”

        秦落羽简直惊喜莫名,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砸在眼前,可能也不过如此了。

        她喜不自胜,连忙道谢,嘴上跟抹了蜜似的甜:“谢谢皇上!皇上你最好了!!皇上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陵君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似你这般道谢,未免太没诚意。”

        “没诚意吗?那臣妾来个有诚意的!”

        秦落羽心情大好,想到那日陵君行三番两次说要抱抱,几步奔到男人跟前,毫不吝啬就给了陵君行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完了,脑袋还在男人怀里蹭了两蹭,“皇上,这下臣妾有诚意了吧?”

        陵君行被女孩猝不及防地抱住,身形微僵。

        抬手刚想要揉揉女孩的脑袋,她却松了手,雀跃着跑开了,“臣妾去找绝影啦,皇上回见!”

        凝望女孩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陵君行眸中不自觉流露出自己也未曾知的温柔与宠溺。

        *

        绝影办事很利落,从刑司地牢接了翟暮出来后,很快帮翟暮找了一间小院,又安排了两个下人服侍他。

        按理说此次无罪脱险,翟暮该高兴才是。

        可不止为何,秦落羽却觉得他反应甚是平淡,平淡到令人不安。

        秦落羽满腔的喜悦只能都压在了心底,也不便当着翟暮表现太过。

        因为不放心翟暮的伤势,秦落羽又专门去了一趟医馆,请了当初为她祛除蛇毒的老大夫来给翟暮看伤。

        “这位公子右手和双脚筋脉受损,想要再舞刀弄剑,怕是不能了。”

        老大夫捻着白须惋惜地摇头,“不过,让他和普通人一样走路生活,老朽还是可以勉力一试的。”

        这位老大夫的医术确实很厉害,不过小半个月,翟暮果然已能起身走路了,虽然走得很是缓慢,终究是不用再整日躺在床上了。

        翟暮的右手,虽然不能再使剑,但,至少,吃饭喝水不是问题。

        秦落羽多少也放下心来。

        *

        这日晚,秦落羽刚进寝殿,就见婵娟带着两个小宫女在收拾行装,不由道:“这是干嘛?”

        “听绝影说,过两日我们就要出发回不夜都了。”

        婵娟一边回答,一边拎起一件大红礼服欲要叠好。

        这件礼服原是秦落羽大婚那夜穿的礼服,当初以为再也不会回不夜都,婵娟收拾行李时,顺手将这件礼服也带上了。

        婵娟拎着礼服,因为回答秦落羽的问题,手上的动作便顿了一瞬。

        不提防旁边有个小宫女正端了蜡烛照亮,她见秦落羽回来,也侧身行礼,不意手中烛火掠过礼服袖口,顿时将袖口的织锦给烤焦了。

        小宫女行完礼回头时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地扑灭烛火时,却发现礼服袖口已然被烫出了小洞。

        她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娘娘恕罪!”

        婵娟也吓得不轻,脸色都变了,“这,这可是娘娘和亲大婚的礼服......”

        秦落羽瞟了一眼礼服,也没怎么在意,“没事,大婚都过了,这礼服也没什么用了。”

        当初带着只是想着这礼服价格不菲,日后可以换盘缠。

        可现在逃跑计划失败,再要走,也不知什么时候了。

        这礼服留与不留,也就没多大意义。

        小宫女惶恐道:“奴婢女红尚可,娘娘若不介意,奴婢愿为娘娘勉力修补。”

        秦落羽没当回事,“也行,你试着补补吧,补不好也没关系。”

        那小宫女本以为自己会遭重罚,不意娘娘这般轻拿轻放,甚是感激,捧着礼服连磕了几个头,这才退下了。

        秦落羽用完晚饭,正就着烛火靠在榻边看一本医书,婵娟进来了。

        “公主,方才那个小宫女修补礼服,拆开袖口线头时,在袖子隔层里发现了这个。”

        婵娟递给她一个薄薄的小纸包,“那小宫女不敢妄动,所以特意送了过来。”

        秦落羽目光落在那小纸包上,想起这是何物,脸色略有点复杂。

        婵娟疑惑道:“公主,这是什么东西?为何会绣在礼服袖子的夹层里啊?”

        秦落羽咳了咳,“这是......嗯,太后送我的嫁妆。”

        婵娟诧异极了,不可思议地看了眼那个小纸包:“太后送的嫁妆?”

        这么小小的一点吗?可既然是太后送的,绝对不可能是寻常物。

        她好奇地看了眼秦落羽,“公主,这小纸包里装的到底是啥呀?”

        秦落羽:“......”

        她总不能说这是太后送给她的催情药,为的就是要她在大婚之夜给陵君行喝,喝完好让对方对她那啥那啥,以此早点怀上子嗣,好快速在宫中立稳脚跟。

        她咳了咳,含糊其辞道:“装的是,一种......药。”

        婵娟更惊讶了:“药?什么药?”

        “美容养颜的。”

        秦落羽怕了婵娟的追根究底,随口扯了个名头,“不过我也用不上,扔了吧。”

        婵娟不同意,“既然是太后送的,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药,而且还能美容养颜,干嘛要扔啊,我还是给公主收起来吧。”

        “这都半年多了,都过期了。别要了。”

        秦落羽摆摆手,“扔了。”

        婵娟没辙,只好答应:“好吧。”

        她出来准备扔这药的时候,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可惜。

        以前太医院的药,放上一年半载的,也不会坏啊。

        太后既然将这药作为嫁妆送给公主,又能美容养颜,嗯,肯定不是凡品。

        既然公主不要,那她明儿喝了吧,扔了多可惜呀,简直是暴殄天物。

        翌日傍晚,秦落羽探望完翟暮出来时,发现街上好生热闹,家家户户俱都张灯结彩,简直跟过年似的。

        往常这个时候,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可今日长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的。

        连各家店面的老板伙计,招揽客人的声音都比平日热情高昂。

        “这还没到过年啊?也不是元宵节。”

        秦落羽纳闷,“怎么街上都挂花灯了,这么热闹?”

        婵娟笑着道:“公主,你忘啦?今日便是长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