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50章 离歌1

第250章 离歌1

        冬日天青,长风挟着寒意而来,吹得路上的行人都缩紧了脖子。

        官道上一黑一白两匹马哒哒而来,速度算不上太快,甚至,可以说很慢。

        黑色马上的男人一袭玄衣,分明有意放慢了速度,好与身边骑白马着粉白狐裘大氅的少女并肩同行。

        玄衣男人虽顾惜佳人,奈何那马却甚是不解风情。

        似乎颇不耐烦主人这样慢行,马儿不时扯着脖子嘶鸣几声,作势要往前撒蹄子狂奔。

        玄衣男人却只抖抖马缰,权做安抚,半点也不肯加快速度。

        “皇上,你不用刻意等我的。”

        秦落羽偏头,很认真地对陵君行说,“我看过地图,知道路,沿着这条官道一直往前,就能到北邙山官陵。你可以先走,在官陵入口等我就行。”

        其实她的速度本可以再快点,但今日天太冷,风吹在脸上如刀割,是以她不自觉地就放慢了速度。

        陵君行这种骑惯了快马的人,可能会觉得她现在的速度很龟速。

        以这种龟速前进,他可能会觉得很憋屈的。

        就算他不觉得憋屈,他那匹马也憋屈了,这一路都不耐烦地嘶叫好多回了。

        陵君行轻勒马缰,再次将想放蹄狂奔的骏马给生生拽了回来,淡声道:“无妨。慢行也不错,可以观景。”

        秦落羽:“......”

        这大冬天哪来景可以观啊。

        不过反正他爱等就等,只是别想她再与他同骑一匹马就是了。

        她现在还未完全摆脱陵君行昨夜给她带来的阴影,仍是不愿靠他太近。

        不然,倒是可以像以前一样,和他共乘一骑的。

        帝后的马儿走得慢,绝影和婵娟自然也无法走快。

        但他们也不宜跟太近,是以远远坠在身后,近乎于按辔而行了。

        这么一路缓行,北邙山官陵,总算到了。

        先前萧尚言说过,先帝陵武的遗骸,就安葬在北邙山官陵。

        当日按照萧尚言的计划,本来该是在秦落羽逃离后,大秦将洛城割让给陵国时,再告知陵君行这一消息的,好让陵君行无从拒绝。

        只是后来出了温媪那档子事,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

        萧尚言下狱,自然也就没人再告诉陵君行,先帝陵武在北邙山官陵还有墓地这事。

        于是乎,秦落羽只能亲自带着陵君行来一趟此地。

        只不过,来的时候,秦落羽并未说是来拜祭陵武。

        她卖了个关子,“臣妾想请皇上陪着,去拜祭一位故人。”

        陵君行可能以为是她在大秦国的什么故人,竟也没有拒绝,随着她一同来了。

        官陵甚大,好在秦落羽先前曾问过萧尚言一句,知道陵武埋葬的大概方位。

        是以,倒也没有废多大功夫,就在东北角的位置,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坟墓。

        坟墓很小,很简陋,坟前也没有立碑,只有一块小小的木牌。

        当初萧尚言埋葬陵武时,鉴于陵武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为他立碑,只是命人简单竖了块木牌,写了“陵武之墓”四字便作罢。

        这木牌被风吹雨淋大半年,都有些朽烂了,但,仍依稀可分辨出上面的“陵武之墓”四个字。

        看清木牌上的字时,陵君行身子一僵,脸色都变了变。

        他定了定心神,方看向秦落羽,沉声道:“这是?”

        “这是先帝的墓。当初萧尚言命人清理行宫时,将先帝的遗骸和那柄剑,葬在了此处。”

        秦落羽轻声道,“他本来是打算等交接洛城时,再告诉皇上的,只是后来没来得及说,就被皇兄关进狱中了。”

        陵君行似是心神俱震,不可思议地盯着“陵武之墓”几个字,久久站立不动,仿佛失了魂。

        秦落羽都有些不忍心看他的样子,轻手轻脚退远了些。

        先帝陵武之死,尸骸无存,后来只能在皇陵中设立衣冠冢。

        书里说,这件事,是陵君行心中最大的憾事之一。

        眼下先帝遗骸还在,陵君行心中的遗憾或许多少也可以弥补些许了。

        *

        秦落羽和婵娟等了许久,陵君行才缓缓从官陵中出来。

        绝影跟在他的身边,看见秦落羽时,神色很是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在错肩而过时,他竟然罕见地主动停下脚步,难得躬身行了一礼,低声道:“谢谢娘娘。”

        秦落羽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看了眼三魂七魄很可能丢了一魄的陵君行,小声道:“皇上没事吧?”

        绝影轻轻摇头,眼中却有担忧。

        回去的路上,陵君行甚是沉默,从官陵到行宫,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秦落羽好生忐忑,她将先帝埋骨之处告知陵君行,这事没做错吧?

        他这么一言不发一声不吭,到底是惊是喜是悲是怒呢?

        晚上的时候,陵君行迟迟没有回寝殿。

        绝影突然来找她,“娘娘,皇上从官陵回来,一直呆在临光殿中,不曾出来。”

        他踟蹰片刻,竟是带了点恳求之意:“如果可以的话,娘娘能否过去看看皇上?”

        秦落羽其实也有点担心陵君行的状态。想了想,还是跟着绝影去了。

        离着临光殿还有老远,秦落羽就听到了隐隐的笛声。

        笛音低沉伤感,在这寂静的冬夜听来,令人心生恻然。

        “是陵国的一首离歌。”绝影说,“皇上已经吹了许久了。”

        反反复复,就只吹这一首离歌。

        秦落羽心中微动,“是当年钟姑娘教皇上吹的那首离歌吗?”

        绝影点头,低声道:“皇上少时在昭王府,时常吹这首曲子,有时竟至于彻夜不眠。”

        每每这时,他和老管事就知道,皇上要么是做了噩梦,梦见了钟姑娘。

        要么,是因为纪公子的病情,忧心难以成眠。

        但这几年,皇上已经很少吹这首离歌了。

        却不意,今夜竟然再次吹起,一吹,就吹了这么久。

        秦落羽轻轻走进临光殿的时候,入目就看到那一袭清冷孤寂的玄色身影,正坐在殿中冰凉的石阶上,垂眸吹着一支碧绿的小竹笛。

        笛声缓缓从他的唇边流泻而出,曲调寒凉幽咽,似是带着无尽的悲伤。

        而他的整个人,也仿佛被这悲伤所笼罩,孤独,寂寥,黯然,落寞。

        看着莫名令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