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48章 身世1

第248章 身世1

        房间里如同陷入深海般的寂静。

        恍惚间,秦落羽还真有点身处深海里的茫然和不真实感。

        她刚听到什么了?道歉??

        陵君行,刚真给她道歉了?

        偶买噶,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罕见啊。

        他是皇帝,本来他要做什么,不会有人敢说他半个不是。

        何况算起来,她是皇后,算是他合法的妻子。

        所以他盛怒之下那番过分的举动,哪怕她心有不满,也只能在心里骂,没敢怎么将情绪表露在脸上。

        可他,竟然还主动道歉了......

        看来皇上对三公主,还真是,用情至深啊。

        连带着她,也跟着沾光。

        逃跑的事,他没有追究,擅闯临光殿的事,他也一笔带过。

        就连为翟暮求情,也只罚跪罚到一半,就带她回来了。

        然后临了,还为他那啥啥啥的行为,道歉了。

        秦落羽一时也不知心里是个啥感觉,庆幸有之,唏嘘有之。

        突然就想起卫无忌在临光殿对她说的那句话来。

        “皇上对娘娘用情至深,娘娘若想求什么,何不试试,以柔克刚?”

        额,卫无忌不知道,皇上这不是对她用情至深,是对三公主啊。

        三公主少时的无心之善举,还真是给她留下了一笔意想不到的遗产。

        以至于时隔多年后,她这个冒牌三公主都可以仗着这份宠爱,任性几番。

        不管怎么说,有了陵君行这番道歉,秦落羽今夜的梦,都安然了几分。

        *

        漆黑的夜里,天边只有几点冷星闪烁。

        光线昏暗的树林里,一个人影快步出来,奔到小河边,打开水囊取水。

        冬夜清寒,河水刺骨的冷。

        那人握紧装满水的水囊起身,抬眸望了眼远处暗黑的天色,默默伫立了一会儿,这才大步回了林中。

        林中一角的山崖边,燃着一堆篝火。

        篝火烧得噼啪作响,映红了火边女子秀丽苍白的脸庞。

        山间寒冷,哪怕她身上裹了大氅,又贴近火边,却还是冷得瑟瑟发抖。

        听见脚步声响,她有些惊慌地回头,看到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露出个笑容:“尚言哥。”

        萧尚言点了点头,走到女子身边蹲下身来,拉过她的两只手,就着火光,用清水帮她清洗掌间伤口的血迹和异物。

        水冷如冰,女子不由打了个哆嗦。

        萧尚言没抬头,“水有点凉,四公主忍着点。”

        这女子,正是大秦四公主秦素菡。

        她不忍看着萧尚言被押赴京都受死,那日横下一条心来,给后院侍卫送了几大坛放了蒙汗药的酒,趁夜与萧尚言一起离开。

        萧尚言的父亲萧广智却无论如何不肯走。

        也不知和萧尚言说了什么,后来竟一头撞在马厩中的石槽上,自尽了。

        从那夜后,她和萧尚言便踏上了逃亡之路,一路昼伏夜出向北而逃,以躲避搜寻的官兵。

        官兵追得急,他们无奈避入了这座山中。

        只是她走不惯山路,又兼是晚上,一路摔了好几跤,两个手掌都被磨破了,血迹斑斑的。

        望着萧尚言为她清洗伤口的专心动作,秦素菡心中微暖:“尚言哥,谢谢你。”

        萧尚言没有说话,探手入怀取出一瓶外伤药。

        目光落在瓶身,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眸光微微黯淡,沉默着为秦素菡上好了药,这才起身,在火堆边坐下了。

        “四公主。”

        萧尚言盯着火光出了会儿神,终于开口:“萧某现在是戴罪之身,一介亡命之徒。四公主身份尊贵,跟着萧某一起逃亡,萧某实在于心不安。”

        他顿了顿,又道,“四公主他日若是见到皇上,只说此次出逃乃是被萧某胁迫,尽管将责任都推在萧某身上即可。皇上与四公主毕竟是兄妹,必定会对公主手下留情。”

        秦素菡咬紧了唇,“尚言哥这是要赶我走?”

        “公主救命之恩,萧某没齿难忘。”

        萧尚言默了片刻,“只是萧某实不忍让四公主跟在身边,每日朝不保夕,亡命天涯。”

        “我不怕,只要能跟在尚言哥身边,什么苦我都不怕。”

        秦素菡眼中已有泪光,急切道,“我做下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皇兄不会原谅我的,我不想回去,我也不想......离开尚言哥。”

        曾经,萧尚言眼中只有三姐姐。

        她与三姐姐虽同为公主之身,可三姐姐是太后嫡女,受尽恩宠。

        而她的生母,却只是后宫中一个普通妃子。

        三姐姐对萧尚言不掩爱慕之意,先帝也曾亲口许下三姐姐与萧家的亲事。

        她虽对萧尚言有情,却也只能将这份情,深深藏在心底,半点也不敢叫外人得知。

        可后来三姐姐和亲远嫁陵国,她暗藏多年的心事,也仿佛终于找到了一点出口,可以稍稍展露出来,也不必担心什么了。

        只可惜,就算三姐姐远嫁,萧尚言却仍旧对三姐姐旧情难忘,对她的刻意靠近,始终不冷不淡。

        她等了许久,一直等到现在,才算等到一个真正可以向萧尚言展现自己心意的时候:为了萧尚言,哪怕背叛皇兄,她也会毫不迟疑。

        她义无反顾地策划了一场救人行动,而且,成功了。

        她好不容易才可以跟在萧尚言身边,她绝对不愿意再离开。

        曾经那种只能远远望着他身影,默默将思念揉碎了化开了咽进肚子里,空有再多情思婉转,却难以对他多说一句话的苦苦暗恋,真的太难熬了。

        她再也不想要过那种生活。

        从她决定救萧尚言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决定了,这一生一世,便是天涯海角,便是囚牢刑场,她也定要追随他到底。

        秦素菡伸手紧紧握住了萧尚言的手,似乎生怕萧尚言不要她一样,泫然欲泣:“尚言哥,我求求你,别赶我走。”

        萧尚言面色未变,并没有因为她的落泪而有所心软。

        “四公主,你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日子。”

        萧尚言缓慢却坚定地将手抽了出来,沉声说,“我此行艰险,公主何必跟着我趟这趟浑水?”

        秦素菡眼泪掉下来,“你,你真的要赶我走?”

        萧尚言显然是决心已定:“公主自小锦衣玉食,不该跟着萧某过这种日子。等天一亮,我就送公主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