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47章 认错2

第247章 认错2

        似是看出秦落羽在想什么,陵君行沉着脸将外袍裹在她身上,然后,攥住了她的手腕。

        秦落羽感觉心脏一瞬间窒息了,几乎是本能地开始剧烈挣扎。

        “别乱动。”

        男人低沉嗓音落在她头顶:“朕要想对你怎么着,你真以为能挣得脱?”

        这,倒是实话。

        秦落羽有些垂头丧气地不动了,却见男人轻轻挽起了她一边胳膊的衣袖,凝神查看她先前被方谦划伤的地方。

        那伤口秦落羽已然检查过,不过半寸多长的一道划痕,绝对没超过三厘米。

        方谦收剑还算快,划伤处流了点血,早就结痂了。

        这点伤,在她而言,根本不算回事。

        然而,陵君行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冷意。

        “朕带你去看太医。”

        秦落羽:“真不用了皇上......臣妾自己会处理。”

        至于吗。

        就这么点伤,放在她那个世界,典型属于去个医院都要快点,不然伤口都要结痂愈合了那种。

        然而陵君行已然握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秦落羽没辙,只能跟着走。

        卫无忌犹自等候在大殿门外,一见帝后牵着手出来,露出了心知肚明的微笑。

        “皇上,娘娘,既然这里没臣什么事,臣告退。”

        陵君行叫住他,“白天你交给朕的那封折子,说洛城北边山中,疑似储有大量石炭?”

        卫无忌愣了愣,这怎么大晚上的,皇上突然说起这事来了?

        说起来也是巧合,洛城正式由大秦国交接给陵国后,卫无忌将洛城事无巨细巡察了一遍,无意中一个将官说,洛城买不起炭火的穷苦百姓冬日取暖时,常去北山中挖取石炭,储于家中以待过冬。

        百姓们去挖炭的不少,然北山地底下的石炭却好像挖不完似的,总能寻到。

        卫无忌命人寻访了许多百姓,又找了懂行人一问,初步判断北山地下可能存有大量石炭矿。

        是以卫无忌专门将调查情况写了个折子呈给皇上,建议可在北地召集军民试着开采石炭。

        采矿无损于民,有益于国。

        若真能大量开采,无疑能成为陵国国库一笔重要的收入来源。

        不过卫无忌在探矿方面不是内行,折子只是建议而已。

        开矿采矿这种大事,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户部派专人前来洛城实地调查再说了。

        “朕认为你的建议可行。”

        陵君行淡淡道,“明日便让方谦带人,先行去北地采挖石炭。”

        卫无忌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皇上,开矿采矿,不是户部职责所在?”

        “户部来人前,先让方谦去。”陵君行的语气不容质疑。

        “户部的人要赶过来,再快也得半个多月后。”

        卫无忌忍不住道,“方将军身居骁骑营要职,怕是三五日内,便得随皇上返回不夜都。”

        陵君行睨了卫无忌一眼,“谁说朕三五日内就要返回?”

        卫无忌愣住:“皇上还要在洛城停留吗?”

        “洛城初归陵国,安民驻防之事,须得再稳妥些。”

        陵君行正色道,“何况再有半个月,便是长至节。听闻每年长至节,都是洛城百姓最重要的节日,朕等过了长至节,再回不迟。”

        一听皇上这话,卫无忌顿时明白了。

        长至节这日,乃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

        各国在这天都会有一些本土习俗,以庆祝此节。

        然四国之中,唯有大秦国最为重视长至节,堪比正旦之日,民间俗称“亚岁”。

        据说大秦各地每到此日,街上张灯结彩,家家笑逐颜开。

        夜宴上必饮大秦传统冬酿酒,名曰夜月白,如同庆祝新岁般庆祝长至节。

        可皇上出身军旅,向来对节日并不敏感。

        而今突然说要过什么长至节,那自然只能有一个原因。

        至于突然让方谦去北山挖矿,怕是,也是因为同一个原因。

        卫无忌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站在皇上身边,貌似一无所知的皇后娘娘。

        心道谁让方谦这小子不长眼,划伤了皇后娘娘呢?

        嗯,该。

        他躬身领命:“臣这就去通知方将军,命他明日即刻启程去北山。”

        秦落羽听到皇上和卫无忌的对话,也没当回事。

        只当他派方谦又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

        任由男人拉着自己去找了太医,处理了伤口,回到寝殿。

        两人面面相对时,秦落羽好生不自在。

        明知道自己不该问,她还是问了出来:“皇上,你今晚,也睡这里吗?”

        心里只指望这人能自觉点,去别的地方睡,或者,像以前在昭王府一样,去软榻上睡一晚。

        岂知,陵君行一脸“你这不是明知故问”的表情看了她一眼,“不睡这里,朕睡哪儿?”

        秦落羽心如铁锁沉江,几乎生无可恋。

        陵君行深深看了她一眼:“放心,朕不欺负你。”

        秦落羽:“......”

        饶是陵君行这么说,换寝衣的时候,秦落羽想了想,还是往身上套了两件寝衣。

        里头的那件,衣带系了死结。

        心道若他再狂性大发,这一次,可没那么轻易能把她衣服扯开。

        秦落羽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疯狂吐槽地爬上了床,直接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蚕茧状。

        然后,朝着男人露出个抱歉的笑容:“皇上,臣妾方才在临光殿冻着了,一床被子都有点不够盖。只能委屈皇上单独盖一条被子了。”

        陵君行有些无语地看着她,然,到底什么也没说,自去抱了床被子来,熄了烛火,安静躺下了。

        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寂静可闻。

        秦落羽想起先前大魔头近乎恶劣的流氓行径,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不过对方很是安静地躺在边上,和她隔开了足够的距离,还真是没什么动作。

        秦落羽刚稍稍放下点心来,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突然叫了她的名字:“秦落羽。”

        秦落羽一颗心顿时如坐过山车般,瞬间被抛高揪紧:“皇上?”

        男人默然好半晌,才低声道:“做朕的皇后,委屈你了。”

        秦落羽:“???”

        “朕答应你,以后会多带你出宫,尽可能,给你更多自由。”

        秦落羽:“!!!”

        “朕以后,不会再勉强你。”

        秦落羽:“......”

        “今日,”男人默了片刻,才缓缓道,“是朕错了。以后,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