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43章 他的怒2

第243章 他的怒2

        陵君行神情阴沉至极,“你是不是真以为,朕不会罚你?”

        秦落羽轻声道:“臣妾不敢。只是翟暮他罪不至死,还请皇上,饶过他。”

        陵君行冷冷道:“他是什么罪,还轮不到你来评判。”

        秦落羽刚要说话,翟暮已经开了口。

        “娘娘。”翟暮声音虚弱,轻得几不可闻,“不必为我辩解。我的确,罪不可赦。”

        翟暮的脸透白如纸,手脚上三道狰狞剑伤,正不断涌出血来,一点点将地面染红。

        好好的一个人,眨眼间就被挑断了手脚筋,以后他,要怎么生活?

        而且他以后,可能再也不能使剑了。

        秦落羽心头酸涩,“翟暮,你为何......”

        翟暮轻轻摇头,“娘娘。事已至此,不必多言。”

        他们两个人这几句对话,不过是须臾之间。

        却不知,就在这须臾之间,殿内仿佛已被黑云压顶,一场狂暴的风雨,即将来临。

        陵君行漆黑森冷的眸死死锁住跪在殿中的女孩。

        先前因为哭了许久,她的眼睛红肿不堪,此刻,却因为翟暮,那双眸中再次染了湿意。

        为另一个男人,在他面前流泪下跪。

        不惜忤逆他,也要为这个人求情。

        真当他对她无可奈何吗?

        真以为她在他面前,可以有恃无恐??

        “喜欢下跪不是?”

        陵君行阴沉沉地开口,每个字眼都如沁冰霜:“那就这么跪着吧。”

        他拂袖而起,冰冷淡漠的视线居高临下扫过翟暮,“至于这个人,扔进洛城刑司,什么时候该交待的交待清楚了,什么时候让他死。”

        陵君行走了。翟暮也被侍卫拖走了。

        方谦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秦落羽,只觉这皇后娘娘太过不识分寸。

        知不知道她失踪的这些天,皇上为了找她,费尽多少心力。

        知不知道她之前中毒昏迷的时候,皇上又是如何不眠不休地守着她。

        可她倒好,趁着两国结盟议和之际,无声无息地逃了。

        逃了也就罢了,回来第一天就闹出这么档事来。

        皇上在这里是处理正事,她就这么冲进来,堂而皇之地为犯人求情。

        关键翟暮是什么人,翟暮他差点杀了詹少刚好吗?

        这也是能求情的?

        卫无忌的脸上,神色也甚是复杂。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点词穷,竟然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方只叹了一声:“娘娘,你这又是何必呢?”

        皇上对娘娘的心意,娘娘该知道的。

        可为何娘娘总是喜欢触碰皇上的逆鳞呢?

        当着皇上的面,为另一个男人求情。

        便是放了普通人也难以忍受,何况,皇上还是九五至尊。

        秦落羽抬头看了眼卫无忌,语气平静道:“翟暮他,不该死。”

        卫无忌忍不住道:“为什么?”

        秦落羽沉默片刻,“我......不能说。”

        主要是她答应过翟暮,不能说。

        卫无忌:“......”

        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

        方谦:“.......”

        这要是换个人说这句话,他一定打得对方满脸开花,爹妈来了都不认识。

        可说这话的是皇后娘娘,连皇上和卫帅都没能掰扯明白,他还有什么说的。

        再加上刚才他无意伤了皇后娘娘的胳膊,多少有点愧意,是以难得对秦落羽这句话,保持了沉默。

        一时之间,殿内再次安静下来。

        卫无忌知道多说无益,示意众人都散了,“无殊,去找个太医,给皇后娘娘处理伤口。”

        皇上虽然要皇后娘娘跪在这里,可娘娘胳膊上的伤,不能不管。

        卫无殊连忙要去,秦落羽拒绝:“不必。”

        不过轻微划了个口子而已,能有什么事。

        她现在是在被大魔头罚跪,找个太医来兴师动众的,传到大魔头耳朵里,他肯定得生气,少不得又该以为她拿乔了。

        众人无奈走了,偌大的临光殿,只剩下秦落羽一个人。

        她知道自己今日本可以不必多管闲事,可是......

        她作为唯一的知情人,真的没有办法看着翟暮被这样对待,却无动于衷。

        *

        翟暮护着她逃行的那些天,沉默得不像话。

        除了有些事必须要开口交待,其他时间,基本都是漠然无言。

        众人中途歇息时,他也总是一个人坐得远远的。

        秦落羽起初以为他不喜人多,可后来发现,他一个人坐着的时候,时不时会出神。

        他淋雨发了烧,咳嗽得厉害,却不肯停下来休息片刻,坚持一路疾行,最终在那个不知名的小镇,终于病倒了。

        他们到的时候,小镇上有官兵巡查,他们只好借住在民家小院,又加以夜深,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找大夫。

        眼见翟暮烧得昏昏沉沉,秦落羽不放心,打湿了毛巾敷在他额头。

        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翟暮突然迷迷糊糊拽住了她的衣服。

        他含糊地说:“对不起。”

        秦落羽有些惊讶,随口问了一句:“什么对不起?”

        翟暮低声说:“刺你那一剑,对不起。”

        秦落羽愣住,想了想,才意识到,他这句对不起,该是对詹少刚说的。

        翟暮昏睡未醒,意识还是迷离状态,显然是在梦中认错了人,才会这么听话地有问有答。

        虽然秦落羽不知道在骁骑营詹少刚是如何对翟暮。

        可仅仅是当日同行去安城的路上,她已经可以看出来,詹少刚对翟暮是真的很好。

        逃离这几日,她从未与翟暮提过詹少刚。

        但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翟暮对詹少刚,未免太绝情了些。

        秦落羽没想到翟暮会在昏沉之际,会对詹少刚说对不起。

        看着犹自闭着眼的翟暮,她不由叹气,“既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刺那一剑?为什么非要他死,非要取他性命?”

        “他不会死......”

        翟暮喃喃,“那一剑,不会要他性命......”

        秦落羽大感意外,“为什么?”

        翟暮却不肯说了,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秦落羽再来看翟暮时,他人已经醒了,但还是在发烧。

        秦落羽在他对面坐下来,直接问:“詹少刚为什么不会死?”

        翟暮明显心神一震,别过头去,说:“他已经死了。”

        “你昨天昏迷不醒的时候,说梦话了。你说那一剑,不会要他性命。”

        秦落羽观察着翟暮的表情,“你在梦里,叫着詹将军的名字,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