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第241章 她的泪2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第241章 她的泪2

        暗卫说,她在萧尚言被关的柴房里,逗留了近一炷香时间。

        两人说了什么,不得而知。

        但暗卫清楚地看到她握着萧尚言的手,专心细致地给对方抹药。

        一个萧尚言还不够,回程中,她竟对詹少刚的那个亲卫也关心备至。

        让对方坐她的马车也就罢了,据说晚上还亲自守在那人床边,等对方喝了药,才肯离开。

        她是什么身份,她自己不知道吗?

        她就这么喜欢关心其他男人??

        与大秦国的将军暗中保持联系,趁夜擅自逃走,以皇后之尊与别的男子亲近不知避讳。

        哪一样,都是足够杀头的大罪。

        犯下这样的错,她没有只言片语的解释,在见到他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装睡逃避。

        他不过是......试图行使做皇帝,做夫君的权利,她竟然,哭得这样委屈,这样伤心。

        所以到最后,错的还是他了?

        “皇上。”卫无忌的声音在门外低低响起,“绝影回来了。”

        陵君行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着脸扯过被子,盖住了犹自哭个不止的女孩,起身出了房门。

        长廊里一个宫女提着宫灯走来,迎面撞见脸色不善煞气渗人的帝王,吓得连忙侧身闪避,战战兢兢行礼。

        帝王顿住脚步。

        宫女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颤声喊着:“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帝王皱眉,面无表情丢下一句“叫皇后的侍女来陪她”,便大步离去。

        宫女愣了好半晌,才明白帝王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擦着头上的冷汗站起,去找管事太监,将皇上的话传达了一遍。

        管事太监一脸狐疑,皇上先前不是还吩咐,任谁也不能靠近皇后娘娘的吗?

        这才多大会儿功夫,怎么就改主意了?

        *

        婵娟进来的时候,秦落羽已然止住了哭,情绪稍稍平静了些许。

        “公主。”婵娟刚一进来,便心急地奔到床前,“你还好吗?没事吧?皇上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婵娟进宫的时候就被迫和公主分开,她急得不行,却毫无办法。

        本以为见到公主无望,谁知到了深夜,管事太监竟亲自来请她,要她来陪公主。

        一路上她担心死了,生怕公主出了什么事。

        秦落羽拢好衣服,这才起身,嗓子有些嘶哑:“我没事。”

        饶是公主低垂着头,可婵娟还是看到了她红肿的眼。

        她不由倒嘶一口凉气:“皇上......皇上折磨公主了?”

        想到城楼外挂着的仇禹,想到当年惨死的两任昭王妃,婵娟简直不敢想象,公主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哭成这样。

        心口气血上涌,婵娟没等秦落羽说什么,就霍然转身,冲了出去。

        秦落羽还没反应过来,婵娟的身影已然不见了。

        她简直是......崩溃。

        赶紧追了出去,有小宫女说,看见婵娟往临光殿的方向去了。

        临光殿。半年前,和亲大婚之夜先帝陵武宴请群臣的地方,也是,兵变发生后,陵武死去的地方。

        要是大魔头真在那里,婵娟这个当口撞上去,搞不好,真的会有大麻烦。

        秦落羽不敢怠慢,几乎是拿出了此生最快的跑步速度,飞快地朝着临光殿奔了过去。

        万幸,婵娟被宫门口的侍卫拦住,进去不得,正在跳脚大骂:“大魔头,你不是人,狗皇——”

        秦落羽冲过去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尴尬地冲侍卫点头:“不好意思,我这侍女没睡醒,梦游呢。”

        侍卫:“......”

        婵娟犹在挣扎,含糊不清地道:“公主,你放开我,我要去找狗皇帝算账......”

        “你不是去算账,你是去找死。”

        秦落羽无语地拖着她到了树荫底下,语气都严厉了几分,“婵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

        “就算他真怎么着了,你又能怎么跟他算账?你连人家衣角都没摸到,你的命就已经没了。你这不是在帮我,你是在害我。”

        婵娟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涉及到她的事时,脾气会过急了一点。

        陵君行不是一般的什么人,他是皇帝,还是个暴君。

        经过今夜之事,秦落羽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她不能不对婵娟说话重一点,否则,她怕以后再有类似情况,自己根本来不及去救婵娟。

        婵娟红了眼睛:“公主,奴婢......奴婢知错了。”

        秦落羽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回去吧。我真没事,有事我也不能跑这么远追你不是?”

        婵娟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泪,“奴婢以后听公主的话,再也不这样了。”

        两人正要往回走,那头不远处却传来方谦的声音,带了几分讥嘲:

        “怎么?杀了人,心虚了?又变成这样病病弱弱的样子,想讨谁可怜呢?本将军可不是詹少刚,不吃你那一套。”

        秦落羽慌忙拉着婵娟的手躲在树后,就见花径那头,方谦和卫无殊正压着一个人走过来。

        那人脚步虚浮,摇摇欲倒,似乎虚弱至极。

        是翟暮。

        秦落羽心都跳了跳,这么晚了,他们带翟暮来临光殿做什么?

        “走快点。皇上等着你呢。”

        方谦忍不了翟暮的速度,抬手推了一把。

        翟暮本就虚弱,被这么一推,顿时踉跄着跌倒在地。

        卫无殊皱眉,“你做什么?”

        “我没杀他就是好的。少刚当初在骁骑营怎么对他的,你没看见?他倒好,那一剑可真是半点没留情,差点害得少刚命都没了,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下不来。”

        方谦冷冷地扫了一眼翟暮,“就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要我说该跟那仇禹一样,受凌迟之刑,方能解恨。”

        想到詹少刚的伤势,卫无殊眼神复杂地看了眼翟暮,到底没去扶他。

        翟暮脸色发白地趴在地上,压抑地咳嗽着,嘴唇干裂得厉害。

        方谦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赶紧起来,装他妈什么死呢?”

        翟暮咬着牙,艰难地撑着地站了起来。

        秦落羽目送他们进了临光殿,“婵娟,你先回去。我去趟临光殿。”

        她要去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处置翟暮。

        无论如何,翟暮,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