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40章 她的泪1

第240章 她的泪1

        沐浴更衣完,宫女送她回寝殿。

        一等秦落羽进屋,宫女就忙不迭地带上门出去了,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避之不及的样子。

        秦落羽颇有些无语,默默站了一会儿,这才走到床边坐下等候。

        这感觉似乎似曾相识。

        莫名好像大婚那夜,她一个人在房中等候大魔头。

        一样的忐忑,一样的不安。

        夜色渐深,风吹得窗户左右摇动,烛影闪烁。

        秦落羽下意识都哆嗦了一下。

        脑海中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了大婚之夜,雷琮和众将士惨死的一幕。

        想去关窗,有些不敢,只好飞快地爬上床,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心道难不成今晚她要一个人在这里睡吗?

        她宁愿此刻面对大魔头,也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间屋子里......

        这个想法才刚在脑子里冒出来,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秦落羽浑身一僵,连忙悄悄从被子中探出头,朝外望去。

        果然看见一袭挺拔的玄色身影立在门口,目光冷冷地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隔着帷帐,秦落羽身上都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她有些想扇自己一巴掌,真是乌鸦嘴啊,说什么来什么。

        男人裹挟着秋夜的寒意和浓重的酒气,缓缓地一步步走到床前。

        秦落羽一动都不敢动,呼吸都轻了几分。

        帷帐骤然被人撩起,秦落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装睡。

        哪怕是闭着眼,她也能感受到男人锋冷如刀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不去。

        秦落羽硬着头皮承受他的审视。

        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大魔头,今晚就这么装睡对付过去吧,明天再说。

        到时候他怎么骂,怎么罚都行,她都接受。

        只是眼下她都睡着了,大魔头就是再有怒气,也总不能对个睡着的人发泄怒意。

        男人果然没说什么。掌风微动,房中的烛火,熄灭了。

        秦落羽无声轻呼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完全呼出,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冷冽的寒意伴随着酒气骤然席卷而来,从上到下将她整个笼罩住,秦落羽心脏都停跳了一瞬。

        男人的手臂撑在她一侧,黑暗中,秦落羽只觉被一只蛰伏的野兽给盯住,没来由的恐惧油然而生。

        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秦落羽两只手不自觉攥紧了床单。

        他,想做什么?

        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刻,陵君行已然俯身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

        男人的吻粗野霸道,似是喝醉了,又似是在发泄着什么般,弄得她生疼。

        秦落羽拼命挣扎闪躲,两只手用力去推他。

        陵君行似有些恼了,大掌抓住她的两只手压在她头顶上方,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下巴,让她的脑袋不能乱动,再次肆意地吻了下来。

        秦落羽想咬他都咬不到,只能任由他放肆行凶,整个人渐渐缺氧,近乎窒息的无力。

        良久,他才像是餍足的兽,终于放开了她。

        秦落羽剧烈喘息着,脑海中混沌一片。

        她还未完全清醒过来,陵君行已然扯开了她的衣服。

        他的吻落在她颈间,一路往下。

        他的唇似火滚烫,烫得秦落羽的身体都在发抖,烫得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哆嗦着开口:“皇上,你,你想做什么?”

        陵君行眼神阴沉地抬头,冷冷地回答:“朕想做什么,你看不出?”

        秦落羽定了定心神,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臣妾以为,皇上不是那种会强人所难的人。”

        “是你自作自受。”

        黑夜中,他的声音冰冷至极,“朕有没有对你说过,若你再耍什么花样,朕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衣冠禽兽。”

        他带着几分恶意,抬手扯开了秦落羽的里衣,秦落羽只觉皮肤上一阵寒凉,凉透肺腑。

        “朕好好对你说话,你记不住。”

        陵君行漆黑的眼底闪着冷芒,“那朕就换种方式,让你记住。”

        秦落羽闭了闭眼,强自压抑着情绪。

        “皇上,臣妾知道自己错了,臣妾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除了......这种。求皇上,不要这样。”

        “就这么不愿朕碰你?”

        男人的眼神愈发阴鸷,“你是朕的皇后,朕要对你做什么,你除了受着,别无选择。”

        话落,那带着怒意的滚烫也再次落下,似火灼烧着秦落羽的肌肤。

        她动弹不得,连挣扎都是妄想。

        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上来,大颗大颗滚落,湿透了鬓发。

        初时她只是无声哭泣,可后来却再也克制不住,更咽出声。

        陵君行的动作终于顿住了,缓缓地,一点点地松开了她。

        秦落羽侧过身去,蜷缩成一团,哭得不可自抑。

        她不想哭的,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哭的。

        可是完全控制不住。

        回家仿佛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一个永远也无法企及的梦。

        有那么片刻,她真的感到了绝望,真的想要彻底放弃了。

        她所有的情绪,都难以与外人说。也无人可以懂。

        从发现自己不过是三公主的替身开始。

        从发现陵君行的情意不过只是因年少时的那场相识而起。

        她就知道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终究还是孤单的一个人。

        离不开,走不脱,却还不得不承受......这种羞辱。

        陵君行眸光复杂地注视着哭得泣不成声的女孩,心底,竟泛起难以言说的滋味。

        明明她离开的这些天里,他几乎每晚都彻夜难眠。

        不止一次想着,等她回来,要怎样狠狠地罚她,狠狠地折磨她。

        可是,当他在城楼上,遥遥望见归来的马车,遥遥望见她掀开车帘,朝外张望的脸庞。

        心头的怒意,恨意,仿佛被什么东西瞬间抚平了般,竟慢慢地平息下来。

        他最终,什么都没做。

        反而,只是因为她望见城楼上挂着的人,眼中不胜惊恐,他转头命人,将仇禹的尸身取了下来。

        可是,那怒意,在听到暗卫的汇报时,再次如火腾起。

        她只知道大秦国派了军队四处搜查她的下落,却不知道,他也派了无数暗卫潜入大秦国去寻她。

        从她被找到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暗中留意。

        他再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去探望萧尚言,竟然,会握着别人的手,那么耐心仔细地给别人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