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34章 那一剑2

第234章 那一剑2

        豆大急促的雨水落在这个人身上,冲去了他身上脸上的些许泥巴,露出一张轮廓英挺的苍白脸庞。

        那人前胸衣襟上,洇着团团大片暗色的血迹。

        从泥坑中爬出来的短短时间,似乎已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

        他坐在地上剧烈喘息着,浑身透湿,血和着雨水流下。

        片刻后,那人费力地拄着手里的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有些僵硬地转头,分辨了一下方向,随即朝着某个方向踉跄地走去。

        只是,才走了一小段路,便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沉重地倒了下去,沿着被雨水浇得透湿的山坡直直滚落。

        雨水滔天而下,地上很快漫起积水。

        军营中,卫无忌亲自冒雨巡视了一遍驻地营防,获得了一些新的信息。

        他刚部署完新的指令,几个将士抬着一个人飞奔前来。

        尚未到跟前,一个将领就喊道:“卫帅!詹将军在后山被发现,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卫无忌脸色微变,正要上前查看詹少刚情况,一个侍卫飞快冒雨跑来:“卫将军,詹将军,皇上命你们速去!”

        卫无忌不敢耽搁,简单吩咐几句后,便匆匆赶往皇上的营帐。

        *

        陵君行又一次陷入噩梦中。

        噩梦里,血与火交相肆虐,他看见父皇被烈火吞噬,看见大哥和钟姑娘满身鲜血。

        那一地鲜红触目的血蔓延到他脚下,带着烈火滚烫的温度。

        他想要去救父皇,去救大哥和钟姑娘,可是无数的人拦在他面前,杀完一批,还有一批。

        他陷入无尽的厮杀中,挣不脱,走不出,精疲力竭,浑身浴血。

        透过重重刀光剑影,他依稀看到秦落羽的身影。

        女孩远远地站着,眉眼弯弯地朝他笑。

        他心神微振,挥舞着长剑,斩杀出一条血路,想要去到她的跟前。

        可是不等他靠近,她的身影就一点点如泡沫般,碎裂消散在他眼前,被肆虐的火舌一卷,便什么都没了。

        他嘶声喊她的名字,浑身冒着冷汗从梦中惊醒。

        怔然坐了片刻,才意识到方才那一幕,不过是梦而已。

        昨晚,她分明睡在他身边的。

        外面似乎下起了暴雨,帐篷顶被雨水打得哗啦作响。

        他的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垂眸看向身边,脸色骤然一变。

        他翻身下床,掀开帷帐,厉声问侍卫:“皇后去哪儿了?”

        侍卫早已换了班,他有些懵地摇了摇头,试探着道:“皇后娘娘,不是和皇上一起休息么?”

        陵君行脸色异样沉冷,扫了眼地上的积水,只见已到了侍卫的脚踝处,暴雨显然下了一阵了。

        “这雨,什么时候下的?”

        侍卫恭敬回答:“约莫半个时辰前。”

        半个时辰。

        这样大的暴雨,噼里啪啦砸在帐篷上,砸了半个时辰,而他竟然才醒。

        他的警觉性,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迟钝了?

        想到昨夜,她亲手端给他的那杯茶。

        陵君行漆黑眼中的沉冷愈盛,一如头顶黑沉沉的天空。

        “去叫上一班的执勤侍卫。”

        没一会儿,上一班执勤的侍卫小跑着来了,将皇后娘娘去大帐中寻玉坠的事禀告了一遍。

        “翟暮说带娘娘去找詹将军护送的,只是——”

        那侍卫面有不解,“娘娘约莫是丑时初去的,现在已是寅时了,娘娘还没回来么?”

        陵君行深深吸了口气,“让詹少刚和卫无忌来见朕。”

        他转身回帐,点亮了烛火。

        帐中依稀残留着她身上的淡香,陵君行的目光缓缓掠过空空如也的床,一眼看到了放在他枕边的凤羽玉坠。

        玉坠的红绳被仔细地叠起,很是规整地放在枕边,显然不是仓促留下。

        她说要去找玉坠,可玉坠,分明就放在这里。

        所以她——去哪儿了?

        “皇上。”

        卫无忌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得到允许后,匆匆进来,“侍卫说,皇上找臣?”

        “詹少刚呢?怎么没来?”陵君行的声音有些嘶哑。

        “少刚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昨夜,有数名巡逻士兵看到少刚的亲卫翟暮,领着皇后娘娘和侍女,说是要去举办夜宴的大帐,寻找不慎遗失的玉坠。”

        卫无忌神色异常凝重,看了眼皇上,这才低声道:“大帐离着大秦驻地很近,他们——很可能进了大秦驻地,因为有士兵看见,少刚追去了大秦营帐的方向。”

        詹少刚身受重伤,在后山被发现。

        皇后娘娘与侍女,以及詹少刚的亲卫,消失在大秦驻地附近,踪迹不明。

        其间发生了什么,稍一联想,不难猜到。

        陵君行的眼底,一瞬间变得暗沉无比。

        他死死攥紧了那枚冰凉的玉坠,手背道道青筋暴露。

        想到当日在不夜都,她不惜假死也要逃离他身边。

        他还以为,这么久了,她已经断了回大秦的心思,却不意,她竟然还是逃走了。

        没有留下片言只语,之前,也没有半点异样。

        便连昨夜跟着他去拜祭钟盈时,一切也都很正常。

        可她就是逃了。

        如此明目张胆,如此肆无忌惮。

        就在千军万马之间,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不知所踪。

        他当她是皇后,是妻子,疼她宠她,纵容她的一切小心思。

        可她呢?

        言笑晏晏喊他夫君,拉着他袖子软声撒娇,甚至从来,不曾抗拒过他的亲近。

        可是转头间,她可以深夜去找萧尚言,可以趁他睡着时悄然离开。

        所以之前的一切,都是与他的逢场作戏吗?

        她演得那么好,他都当真了。

        半年了。哪怕是块石头,捂了半年多,也该捂热了。

        她这个人,是没有心的吗?

        “臣已派人寻找娘娘下落,同时命人通知大秦那边,让他们协助查找。”

        卫无忌的行动不可谓不迅速,不但派出了若干人马分散搜寻,并亲自派了副将去通知萧尚言,让大秦务必配合。

        但,目前尚未有任何消息。

        陵君行没有说话,缓缓地松开手,盯着手里的凤羽玉坠,漆黑的眸中,黑云翻滚。

        他缓缓地,一字字道:“命人速去安城,带温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