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31章 离开1

第231章 离开1

        几许莫名的情绪,在心头荡漾着,暖暖地蔓延开来。

        周围这片阴森的树林,这万骨森然的埋人冢,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了。

        秦落羽有些感动,也有些感慨。

        为陵君行的明理不牵连,也为他的重情不忘却。

        他并非心中没有仇恨,可从未被仇恨泯灭过理智。

        换了任何人,若是处在陵君行的地位,以他和她的身份,彼此间怕会是解不开的死结。

        可是他一句话,就让可能引发他们之间血雨腥风的那些旧事,轻易烟消弭散。

        十年前在洛城发生了多少事。

        每件事,都比那个再平凡不过的下午,要重要得多,深刻得多。

        他记住了那些伤痛,可是,他也记住了那些小小的温暖,记住了那个哭兮兮的小姑娘。

        秦落羽心里有个隐隐的猜测,“皇上,臣妾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陵君行凝视着她:“你问。”

        “当日在岱山猎场,四殿下劫走臣妾时,曾说过,当初与臣妾和亲成婚的,本该是他。可他不愿娶,所以,皇上娶了臣妾。”

        这个问题,其实秦落羽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此刻,终于借此机会问了出来。

        “彼时先帝还在,若是先帝坚持,四殿下就是再怎么不愿娶,也断断是不能违抗旨意的。臣妾大胆猜测,是不是皇上主动对先帝提出,要娶臣妾的?”

        陵君行默了片刻,并没有否认:“是。”

        此事,的确是他主动向父皇提出。

        和亲并非父皇本意,所以他告诉父皇,谁娶都一样,父皇,也就没有拒绝。

        “为什么?”

        秦落羽看着他,“是单纯为四殿下解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陵君行淡淡道:“朕与四弟的关系,尚不到为了给他解围,就替他成亲的地步。”

        “那皇上娶臣妾,到底是为什么?”

        陵君行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当年洛城之事,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秦落羽对上他的视线,故作镇定道:“臣妾本来是不记得的,可是方才,听皇上说起过去的事,臣妾,也想起了一些。”

        “臣妾隐约记得,臣妾好像给一个受伤的小哥哥,送过药,每天都会去找他玩。他答应教臣妾吹曲子,可后来,臣妾去找他,却没找到他,此后,也再没有见过他。”

        陵君行唇角勾起浅淡的弧度:“你若现在想学,朕随时可以教。”

        秦落羽:“......”

        所以,他果然记得。

        连这个小小的不算承诺的承诺,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皇上愿意娶臣妾,是因为早就知道,臣妾就是皇上少时在洛城行宫认识的那个小姑娘?”

        陵君行说:“是。”

        秦落羽心里一时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大婚之夜,阻止她喝那晚有毒的参汤。

        洛城之变,坚持留下她性命,带她回不夜都。

        将她安置在昭王府,对她照顾有加。

        不顾朝臣的反对,封她为皇后,还有......岱山悬崖,奋不顾身的相救。

        都是因为十年前,年少的三公主无意间给予他的善意?

        秦落羽深深吸了一口气,明知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让她刺心,但她还是问了出来:

        “所以,皇上对臣妾好,都是因为幼年时,臣妾与皇上的那场相识?”

        陵君行漆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好一会儿,眼神讳莫如深。

        愿意娶她,想要留她性命,固然,是为了回报她当年的善意。

        但,洛城大婚那夜的兵变,事起突然。

        他从昏睡中醒来的那一刻,对她是动过杀机的。

        只是,她在临光殿为他处理伤口,帮父皇看伤,却令他,改变了主意。

        纵然他起初对她有着善意,但其后发生的许多事,却并非他能预料得到。

        譬如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对她......动心动情。

        譬如那夜在岱山悬崖,她推开他坠落悬崖时,他扯断绳索去救她,几乎是完全下意识的动作。

        那一刻,他只想救她,只想她活着,其他的,似乎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而这,并不符合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他向来不是行事冲动的人,凡事都考虑得缜密周全。

        唯有面对她时,却会有自己都不曾预料到的例外。

        ......

        陵君行不知道秦落羽问出这个问题,是想要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但,若是她希望从他这里听到肯定的回答,那他也可以回答是。

        毕竟,他同意与她成婚,最初的确是因了年少时的那场相识。

        他微微斟酌了一下用词,看向秦落羽:“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皇上对臣妾的好,都是因为幼年时,臣妾与皇上的那场相识?”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秦落羽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但是,亲耳听到陵君行说出来时,心情还是很有些复杂。

        自嘲之余,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所以她那天哭个什么劲呢。

        她根本没有必要不舍的。

        她觉得不舍的人,并非是因为她而喜欢她。

        她之所以得到陵君行如此对待,完全是因为沾了三公主的光。

        虽然在陵君行看来她就是三公主,可,她知道自己不是。

        陵君行一腔情意,不过错付了人而已。

        秦落羽想,临走前知道这个真相,倒也免得她离开后,再生些不切实际的感伤了。

        *

        回去的路上,秦落羽一路都很沉默。

        一行人回了军营驻地时,夜宴欢声已息。

        月色下,除了一队队巡逻走过的士兵和刀剑反偶尔射而过的寒光,一切俱都静谧无声。

        秦落羽跟着陵君行往营帐走去时,看到了正在执勤的翟暮。

        翟暮行礼,目不斜视,并没有看秦落羽一眼。

        但秦落羽心里还是砰砰跳了两跳。

        按照预定计划,翟暮今夜会在这个岗哨执勤。

        她会在陵君行睡着后,从营帐中出来,带着婵娟去今晚举办夜宴的大帐中,寻找她掉落在那里的凤羽玉坠。

        凤羽玉坠乃是皇帝所赠,意义非凡。

        这么晚了,皇后娘娘要去帐中寻玉坠,出于安全考虑,自然要有人护送,翟暮自是最好的人选。

        只要他们进了大帐,就会有人接应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