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30章 七日陪伴2

第230章 七日陪伴2

        少年不能理解她的逻辑,皱着眉看了她一眼。

        他受伤,关她何事?

        “你给我吹曲子,还陪我玩竹蜻蜓。”

        她解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还故意让我赢了许多次。”

        他微怔,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不是玩得很高兴,走的时候,还得意问他服不服气来着?

        没等他问,小姑娘已经自顾自地说出了原因:“因为你和我比赛的时候,竹蜻蜓每次都飞得特别低。可你之前和大哥哥玩的时候,明明飞得那么高。”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十几次几十次都是如此。

        她虽然小,可也隐约知道,这个小哥哥是故意让着她。

        “二哥和我玩游戏,从来不会让着我,每次还欺负我。哥哥你对我好,我知道。”

        她眨着清澈的眼,满脸无邪的天真:“他们说陵国的人是坏人,还做了坏事。可我知道,哥哥你不是。就算别人做了坏事,可哥哥没有做坏事,哥哥不是坏人。”

        那一瞬间,少年陵君行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想,自己是不是还不如这个小姑娘。

        她都知道,不能迁怒无辜。

        他定定地瞧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好一会儿,起身进屋拿了药膏,沉默着扯过她受伤的手。

        她问他:“做什么呀哥哥?”

        他面无表情地说:“给你抹药。”

        “我不抹哥哥的药。等我回去了,宫女会给我抹的。”

        她摇着脑袋拒绝,有些委屈地告诉他:“他们现在不让我拿药来给哥哥,哥哥的伤还没好,这些药,要留给哥哥用。”

        顿了顿,她软声软语地说:“哥哥,要不你帮我吹吹吧,吹吹,我就不疼了。每次我受伤了,我大哥就会给我吹吹哦。”

        她还不知道她大哥中毒昏迷的事。

        大家当她是个孩子,没人告诉她真相,提到皇长子,俱都含糊其辞。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我大哥了。他们说我大哥住在行宫外的府邸里。”

        提到大哥,她小嘴瘪了瘪,很是失落的样子:“大哥最疼我了,可他搬到宫外,为什么不接我过去呀。我好想他呀。”

        陵君行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轻轻拉过她的手,轻轻吹了吹她手心的伤口。

        她露出个甜甜的笑容,就像一朵小小的蔷薇花,那么明媚,那么灿烂。

        “我不疼啦。”

        她看着他,眉眼弯弯,“哥哥,你真好。比我二哥好多啦。嗯,你跟我大哥一样好。”

        她拉着他的手,很郑重地宣布:“我会像喜欢我大哥一样,喜欢哥哥的。”

        ......

        那个小姑娘在行宫里陪了他整整七天。

        第七天的时候,他的伤已经好了许多,心里忧思重重,却又无能为力。

        钟姑娘给他做的笛子,起先是碧绿碧绿的,这几天,已然变成了枯灰色。

        他心有所感,坐在树荫下的石桌旁,吹起了钟姑娘教他的那首离歌。

        小姑娘不知何时来了,很是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听得专心。

        那天她走的时候,她对他说:“哥哥,明天我还来看你。你教我吹曲子好不好?”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头:“好。”

        然而当晚,他就被大秦国的士兵强行带离了行宫,关进了监狱中。

        从此,再也没能见过那个小姑娘。

        在狱中,他见到了已被刑罚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大哥和钟姑娘。

        他这才知道,大秦国的太医竭尽毕生所能,竟让昏迷的秦世安短暂地醒了过来,但很快,人又再次陷入昏迷。

        太医束手无策,大秦皇帝盛怒之下,杀了两名太医,再次下令,不管用什么方式,务必要让陵承稷交出解药。

        负责审讯陵承稷的主审官仇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顾忌,无所不用其极地开始了刑讯逼供。

        他逼供陵承稷不成,便将目标转移到了陵君行身上,觉得他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多逼供几次,或许就会说出点什么了。

        奈何陵君行闭紧了嘴,愣是重刑加身,也一声不吭。

        最后仇禹不得不又将目标对准了陵承稷和钟盈。

        钟盈作为贴身侍卫,曾陪同陵承稷去参加秦世安的宴请,仇禹决心从这个侍卫身上打开口子,却无意中,发现了钟盈女子的身份。

        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便由此而生。

        钟姑娘惨遭折磨而死,大哥陵承稷大受刺激,近乎疯癫。

        先帝派来营救他们的人,总算打通了监牢的关系,给他们送来了假死药。

        陵君行的逃离,尚算顺利,被扔进乱葬岗后,很快被潜伏在此处的陵国将士们救出。

        唯一麻烦的,是陵承稷。

        他被大秦皇帝,下令吊在了城楼上。

        虽然营救他们的人买通了吏卒,在吊起陵承稷时,并未伤及要害。

        但,人在城楼上,想要去救他下来,如同火中取栗,凶险非常。

        明知道这场营救是飞蛾扑火,可,他们不能不救。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豁出性命,冒险行动时。

        出乎所有人意外,大秦皇帝命人将陵承稷的尸身取了下来,扔进了南郊的乱葬岗中。

        营救的将领打探到,大秦皇帝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女儿,年仅六岁的三公主无意中看到了城楼上吊着的人,吓得哇哇大哭。

        三公主当晚就生了病,大秦皇帝认为不吉,这才将城楼上的“尸身”取了下来。

        陵君行记得,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沉默了许久。

        一场洛城之行,钟姑娘再也没能回来。

        陵国那么多使臣团成员,也没能回来。

        大哥回了,可是却神智失常,连他和父皇,都认不得了。

        年少的他心中一度充满恨意。

        恨下毒的凶手,恨大秦国,恨大秦皇帝,恨仇禹,也恨造成这场悲剧的所有人。

        可,他恨她么?

        最开始,也许是恨的吧。

        可是后来,在她陪伴了他七天后,在她无意中帮助大哥脱险,阻止了一场有去无回的赴死后。

        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理由,去恨她。

        ......

        陵君行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她也正在看着他,眼中带了疑惑,仿佛在问他,你为什么不会恨我?

        他眼中的温柔之意渐深。

        他一字字说:“那些事,与你无关。朕,为什么要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