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22章 送行夜2

第222章 送行夜2

        长廊的暗影里,秦落羽没有等太久,萧尚言就来了。

        秦落羽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找萧尚言,可是她不能不来。

        如果她自私一点,只想着自己成功逃走,她自然可以什么都不管。

        但她已经欠了陵君行很多,不想以后,再欠更多。

        秦落羽没有时间可以拖延,一见到萧尚言,将自己想要问他的问题,和盘托出。

        “两国议和来之不易,我不希望我走了,让两国又起争端。翟暮说萧少将军有办法不会影响议和,我想问问,是什么办法。”

        萧尚言眼中期待的情绪黯淡几分,“原来公主找臣来,是为了此事。”

        本以为她见自己,就算不是为了说一些别的,也至少,是为了问如何救她离开的事。

        却不意,她关心的,竟然是两国的议和。

        秦落羽看了萧尚言一眼,没说话。

        她发现萧尚言有时候也是挺执着的,上次她寄给萧尚言的信,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别说她现在是陵国的皇后,就是不是,过去那些事,也早已都是前尘旧事。

        萧尚言莫非还以为,她深夜来找他,是为了倾诉衷情?

        萧尚言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公主放心,臣已有了应对之策,公主逃离陵国,不会影响两国议和。”

        他将割地求和之计说了,“就算陵国皇帝因公主失踪一事动怒,倘若大秦国以洛城作为议和条件,陵国,必不会拒绝。”

        秦落羽心下震惊,“洛城?大秦要用洛城来换取议和?”

        这个代价,是不是有点大。

        萧尚言却似不以为意,“洛城当初本就是大秦割让给陵国的,如今用这一个城,换取两国议和,也谈不上损失什么。”

        “可我皇兄,怎会答应?”

        秦落羽可不会忘记,半年多前,正是她这位皇兄,同意了萧尚言的建议,下令调集全国兵马,在和亲大婚之夜,对陵国发起了一场屠杀般的战争。

        “臣当日在公主和亲大婚之夜,取得洛城大捷,全歼陵国八万将士。皇上对臣,尚算言听计从。大秦国现在内忧不断,经不起外患了,只要能够议和,皇上,会同意的。”

        他那些被朝中大臣称道的所谓“用兵如神”的谋略,在国内源源不断的天灾和民变面前,不值一提。

        就是陵国不提出议和,怕是皇上,也撑不了多久,就不得不再次将与陵国的议和提上日程。

        想到此,萧尚言的眼底很有些苦涩。

        所以他半年前的那场大捷,其实说到底又算什么呢?

        得到了一场所谓的胜利,夺回了一座城池。

        可是他却失去了公主,害得公主成了别人的妻。

        半年前,若他没有极力说服皇上,将那场和亲大婚变成一场奇兵突袭的战争。

        抑或,他没有亲自将公主护送到洛城,而是直接正面与陵国开战。

        哪怕战争再艰辛,哪怕并不能取得洛城大捷,可至少,公主不会被迫远赴异国他乡,成为陵国的皇后。

        他和公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明明近在咫尺,却似远隔天涯。

        连多看她一眼,都会被森严的礼教视作冒犯和亵渎。

        ......

        秦落羽没想到大秦国内已经到了这样民变不断的地步。

        不过,就算大秦肯割让洛城,陵君行又会答应吗?

        他会不会觉得大秦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耍他呢?

        “这一点,公主也不必担心。只要我们肯交出洛城,陵国,一定会接受。”

        萧尚言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秦落羽:“为什么?”

        “因为陵国先帝陵武的骸骨,就葬在洛城。”

        当日洛城行宫大火,陵武的尸身被埋在了临光殿中。

        大秦将士们在打扫战场时,清理出了陵武被烧得几成焦骨的残骸。

        将士们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这是陵武的残骸,是因为他身边放着一柄被烧得黑黢黢的剑。

        剑上的珠玉点缀虽已变色,但刻的那个“武”字却依稀可辨。

        萧尚言与他虽是针锋相对的仇人,但也没有落井下石。

        他没有将陵武的骸骨混在那些陵国战死将士的尸体中,埋葬在万人坑里。

        而是看在他到底是一国之君的份上,命人将他的骸骨单独葬在了洛城北邙山中。

        北邙山是洛城官员死后埋葬的地方。也算是勉强让这个一国之君,有了埋骨之地。

        是以,就算秦落羽逃走,萧尚言也有把握,陵国一定会接受大秦国的议和条件,继续议和。

        秦落羽没想到萧尚言竟然埋葬了陵武的尸骸,更没想到,本来只有衣冠冢的陵武,还有一个可以拜祭的墓地。

        如果陵君行知道,他心中的那些歉疚和自责,一定会有所减轻吧!

        或许以后,也不用再被那些噩梦所困扰了......

        她由衷道:“萧少将军,谢谢你。”

        萧尚言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有些意味不明。

        他默了片刻,低声道:“此次救公主离开陵国之事,公主不必担心,这一次,臣定会救公主出去。”

        半年多前那一句“定会护你周全”,他未能做到。

        这一次,他便是倾尽一切,也定要将公主夺回身边。

        “如此就有劳少将军了。”

        秦落羽心里最大的一颗石头落了地,继而想到另一个问题:“对了,这次我若是逃跑成功,萧少将军不会送我进宫吧?”

        萧尚言似是被这句话戳到了心底的隐秘,下意识避开了秦落羽的视线:“不会,臣会另外找个地方安置公主。公主毕竟是陵国皇后,若是回宫,被陵国知道了,怕是......不妥。”

        这次营救公主,是瞒着所有人的秘密行动。

        他不能让人知道公主回了大秦,更不愿意让公主重回宫中。

        他早已为公主安排好府邸,只等日后风波平静后,再徐徐告知皇上不迟。

        也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告诉皇上,公主真正的下落。

        皇上眼里装的是皇位,是如何殚精竭虑坐稳这个皇位。

        若是他知道公主回了大秦,或许,为了讨好陵国,会再一次将公主送回陵国。

        萧尚言绝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将三公主永远地藏起来,藏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