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21章 送行夜1

第221章 送行夜1

        卫无忌从怀中摸出几张纸递给陵君行,神色稍肃:“皇上,这是温媪的供词,给皇后娘娘下毒之事,她招了。”

        “她也承认,当初大秦国皇长子秦世安中毒,也是她所为。目的,就是为了破坏结盟议和。”

        温媪做了十余年的暗桩,可谓经验老到,本该是坚不可摧的。

        重刑和死亡,都绝不可能会让她这种人开口。

        只可惜,人活一世,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

        那个孩子,就是温媪唯一的死穴。

        卫无忌只不过将那个孩子送到地牢里陪了温媪几日,孩子可能是不适应地牢里的阴暗潮湿,生了病。

        他狠着心没理,本打算晾对方两日。

        谁知道,才刚过了一夜,温媪的心理防线,就已然崩溃。

        她几乎问什么答什么,无比麻利地就在招供书上画了押,只为了让卫无忌将孩子接出地牢去看大夫。

        除了依旧死活不肯说出主使者是谁,温媪该说的,几乎全都说了。

        陵君行翻看着这些口供,脸色一点点变得沉冷。

        他冷冷道:“不肯说主使者,那就让她交待,当年在洛城,谁是她的内应。”

        十年前在洛城,大秦国皇长子秦世安与大哥陵承稷把酒夜谈,是在洛城的一座府邸中。

        那座府邸有大秦国的官兵看守,他与大哥是受邀而往,自然可以进入。

        可温媪当时不过是陵国使团随行的一名杂役而已,又是如何进得了那座府邸,顺利给秦世安下毒的?

        大秦国之中,必定有温媪的内应。

        北地蛮族之人也好,大秦本国人员也罢。

        没有内应,温媪不可能进入那座府邸,更不可能找到下毒的机会

        卫无忌脸色微微变了变。

        若果真如此......

        十年前,秦世安中毒死亡的真相,怕是更加扑朔迷离了。

        *

        秦落羽本以为,陵君行答应她为大秦国使臣和萧尚言送行,只是稍稍做个辞行的样子也就行了。

        岂料大秦国使臣离开安城的前夜,陵君行下令为使者团举办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送行宴。

        使臣来访,不过是两国间很正常的邦交往来,若是在京都,举办一场送行宴也罢了。

        但此刻是在边境小城,特意为大秦国使臣团举办送行宴,帝后还亲自来参加,就不能不说是非常重视了。

        大秦国使臣们个个眉开眼笑,一则为两国议和在即由衷开心,二来也是因了陵国皇帝对他们的如此重视。

        使臣团是大秦的代表,重视使臣团,就是重视大秦国。

        陵国皇上肯给大秦如此殊荣,大秦使臣们自然容光焕发。

        秦落羽坐在陵君行的身边,微笑着接受大秦使臣团的敬酒。

        这次她自然不会再像当初在岱山行宫一样,傻傻将酒全喝了,只是轻轻抿了几口就作罢。

        隔着远远的距离,萧尚言朝着秦落羽望过来,两人目光交错间,他微微对秦落羽点了点头。

        在这样人多嘴杂的场合,秦落羽发现自己很难和萧尚言说上话,应该说,是根本说不上话。

        因为陵君行在宴席上并没有待多久,不过喝了两杯酒,尽到君王相送的礼节,也就退了。

        他一退,秦落羽自然也要跟着退。

        陵君行去处理政务,秦落羽自回去休息。

        她心道,该寻个什么法子,跟萧尚言见一面才好。

        大秦议和到底是幌子,还是真心,这一点,不能不先问个清楚。

        否则,她就是逃了,也会不得安心。

        半年多来,和陵君行相处的种种,虽然更多的是掺杂了利用的虚情假意。

        可要说没有一点点动容,那是不可能的。

        细细想来,这半年多,他对她,算得上是很好的。

        初时她只以为他对自己的好,不过是因为她对他,对陵国,多少有用处而已。

        可是岱山悬崖那夜之后,她知道不是。

        江州城中,他曾亲手给她戴上那枚凤羽玉坠。

        他含笑看着她,说:“夫君以后会好好疼小娘子的。”

        那一夜,在客栈中,他们同床而卧。

        他说:“你是朕的小娘子,朕不喜欢你,喜欢谁。”

        他明明已然睡着,可是睡梦中也无意识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还有前夜,他猝不及防抱着她吻下来的时候,那近乎痴恋般霸道又温柔的攫取。

        如此种种,无一不令她心生不安。

        如果秦落羽不了解陵君行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可能只会将陵君行这种言行,视作一个帝王的风流浪荡。

        可是,她几乎在那本书中看过、了解过陵君行的大半生。

        她知道他是城府多么深沉,性子多么沉冷的人,轻易不会让任何人窥见他的心。

        更何谈对他人如此温柔示好,如此不加掩饰地释放自己的情意。

        这样的陵君行,令她感到惶恐,感到不安,更感到歉疚。

        她注定要离开。

        他对她的好,她无以为报。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够成功在萧尚言的帮助下离开,但又不要影响两国的议和结盟。

        萧尚言,真的如翟暮所说,哪怕她离开,也能一力促成议和吗?

        秦落羽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月色,心想,陵君行此刻,应该还在房间里处理政事吧。

        他巡察完西南驻防回来,除了她昏迷不醒的那几日,来过她的房间外。

        这两天,他几乎都是单独睡的,一直没来找过她。

        秦落羽偶尔去看他时,案头总是堆满了厚厚的奏折、急信。

        朝中虽然设立左右丞相,但,许多事,却还是要请示他这个帝王方能最终落实。

        陵君行是真的忙。

        忙到秦落羽这个局外人,都替他感到累。

        若是议和真的不能成功,他可能会更累。

        除了忙不完的政事外,还要面对两国边境无尽的战争。

        秦落羽想,或许她还是能为他做一点什么的。

        她必须要去见萧尚言。

        萧尚言和大秦国的真实想法,她太有必要知道。

        她不愿意看到两国再起争端,更不想看到这次议和,如半年前在洛城一样的和亲大婚之夜,原本一派祥和热闹的场面,眨眼间就变成一场你死我活的杀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