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20章 解释

第220章 解释

        然后,卫无忌就听皇上很是平静地说:“萧少将军与卫将军一见如故,受卫将军邀请,正体验安城军营生活。”

        牢狱也是军营的一部分。他也没说错。

        卫无忌:“......”

        他邀请萧尚言?体验军营生活?

        嗯,好吧,他的确邀请了。

        奉皇上之命。现在人还在军营地牢体验呢。

        “哦,这样呀。”

        秦落羽想陵君行还挺大度啊,竟然能让萧尚言这个敌国将领去体验陵国的军营生活。

        她眨巴着眼,“皇上,臣妾哥哥送了这么多礼物来,等萧少将军和使臣们回去的时候,臣妾可以去送送他们吗?”

        这次逃跑对于她来说,至关重要。

        而萧尚言作为这次逃跑的总指挥兼最重要的接应者,有些秦落羽关心的问题,翟暮都不清楚,去问萧尚言是最合适不过的。

        譬如,她挺想知道,她要是逃了,萧尚言要怎么安置她,大秦和陵国的议和怎么办。

        当初和亲前夕,她从大秦国逃婚时,还真没想太多,脑子里也没那么多家国天下。

        虽然现在她仍然不认为自己心里有家国天下,因为她本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但是,亲眼见过战争的残酷,也多少知道陵君行为了这次议和,费了多少心思。

        潜意识里,她竟不希望自己的逃跑,影响到两国的议和结盟。

        那日她悄悄问过翟暮,她若是走了,议和怎么办。

        翟暮回答说,萧少将军会有办法,将议和推进成功。

        但什么办法,翟暮也不知。

        秦落羽是真的不放心。

        当初洛城和亲之夜的那场血火之战,给她的冲击太大了。

        万一,万一萧尚言又来一个猝不及防,借着议和,突然起兵攻打陵国,该怎么办。

        以前她只是将大魔头当个工具而已,能帮到她逃跑,就利用一下,撒娇发嗲讨好装可怜,反正怎么有用怎么来。

        可,在直到大魔头多少对她有那么一点真心后,她自己都变得纠结起来。

        毕竟大魔头从来也不曾亏待过她。

        所以她就算要走,也绝不希望当初洛城可怕的那一幕重演,更不希望两国再度开战。

        所以,她觉得很有必要,在计划落实前,跟萧尚言确认清楚。

        战与和,他到底选择哪一个。

        听到秦落羽说要去送萧尚言和使臣队伍,卫无忌忍不住又看了眼皇上。

        心道皇后娘娘故意的吧,净给皇上出难题。

        皇上羁押萧尚言可是瞒着皇后娘娘的,这要是去送行,那势必就得放萧尚言回洛城了。

        而且万一萧尚言对皇后娘娘说漏了嘴,那不就穿帮了吗?

        不知道皇上要想个什么法子,拒绝皇后娘娘送行的建议?

        然后就见皇上沉默地看了眼女孩:“你确定,要去送萧尚言?”

        不知为何,秦落羽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想到当日自己不过是多看了几眼翟暮,这男人就吃醋了。

        眼下,不会又是吃起那莫名其妙的飞醋了吧?

        秦落羽连忙自辩清白:“皇上,臣妾不只是去送萧少将军啦。臣妾是去送大秦国的使者团啊。他们毕竟给臣妾和皇上送了这么多礼物,臣妾多少还是要去感谢一下,尽一份地主之谊啊。”

        男人抿着唇,没说话。

        秦落羽轻轻扯了扯男人的袖子,小声道:“皇上,求你让臣妾去,好不好呀?”

        还是没反应。

        秦落羽在心里叹了口气,垂眸道:“要是实在不方便,那臣妾就不去了。”

        女孩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没能逃过陵君行的眼。

        他淡淡道:“没有不方便。你若是想去,去便是。”

        秦落羽:“......”

        怎么这么好说话?

        下一秒,就听到男人说:“朕陪你一起。”

        秦落羽:“......”

        那还不如不去。

        他要是跟着去了,她和萧尚言啥话都说不了。

        不过还是露出个甜甜的笑容:“谢谢皇上。”

        卫无忌心情颇有点复杂。

        等到秦落羽走了,这才看向皇上:“皇上先前不是说,要用萧尚言为质,换取那个谋害皇后娘娘的下毒之人吗?”

        这皇后娘娘一句话,就直接将人质放跑了?

        下毒的幕后真凶,不要了?

        陵君行扫了他一眼:“卫无忌。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卫无忌:“......”

        啥,啥意思?

        “不然,怎么连朕骗骗萧尚言的话,你也信了?”

        卫无忌:“......”

        这好像是为数不多的一次,被皇上批评跟不上他的节奏。

        他虚心请教,不耻下问:“臣愚钝,还请皇上赐教。”

        陵君行:“绝影去了洛城。”

        议和在即,他自然不可能真的羁押萧尚言。

        不过是为了拖延萧尚言回洛城的日子,给绝影时间而已。

        绝影离开已然两日。若萧尚言所说的那名下毒之人果然存在,两天时间,够绝影找到人了。

        卫无忌再一次对皇上的深谋远虑佩服得五体投地,佩服之余,是深深的敬畏。

        记得半年多前,皇上对她说,留着大秦三公主,自有用处。

        彼时,他一直没能明白皇上的用意,只以为皇上或是对三公主有意,所以才找了个借口而已。

        岂知,皇上是真的另有想法。

        当初皇上将三公主留在昭王府,所有人都以为皇上被美色所惑,皇上却无声无息推动了两国议和。

        而今当十年前洛城之变的真相似乎近在眼前,皇后娘娘中毒昏迷的主使者很可能就在洛城。

        当连对皇上性格了解颇深的他,都以为皇上心中装的必定是汹涌的仇恨时,皇上却依旧能保持冷静,清醒地意识到家仇国恨,与陵国天下,何为轻,何为重。

        皇上似乎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足够的冷静与理智,只除了......皇后娘娘撒娇时。

        扯扯袖子,娇声软语几句,什么不该答应的也都答应了。

        卫无忌从怀中摸出几张纸,递给陵君行:“皇上,这是温媪的供词,给皇后娘娘下毒之事,她招了。她也承认,当初大秦国皇长子秦世安中毒,也是她所为。目的,就是为了破坏结盟议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