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18章 想要

第218章 想要

        秦落羽歉疚之余,轻轻握住陵君行的手,认真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皇上。你信不信,除了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世界,也同时存在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陵君行微微失笑,如此认真地盯着他看了这么久,本以为她要说出什么很郑重的话来,不意,却会问这个。

        并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但,对上秦落羽清澈期待的眼神,陵君行还是答了。

        “朕不信。”

        “可是臣妾信。臣妾相信,每个人,活着的,或是死了的,都自有归处。”

        秦落羽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她这句话里暗含的意思,但她还是很想在临走前,告诉他这些话。

        “人活着,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左右的。有些事冥冥中自有天意,好的也罢,坏的也罢,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皇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要太过自责,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不管是先帝,还是先太子,还是其他每一个真正关心皇上的人,他们肯定都希望皇上能开开心心的。”

        秦落羽顿了顿,对上陵君行的目光,轻声说:“臣妾,也希望皇上以后,能开开心心的。”

        这是她第二次,要他开心一点。

        陵君行想起当日在岱山猎场,她捧着装满秋萤的薄纱灯笼,小心翼翼递给他,要他放飞那些萤火虫。

        漫天飞舞的萤火中,她侧头含笑对他说:“不开心的事都被萤火虫带走了,皇上以后,要记得开开心心的”。

        那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再次在心头蔓延开来。

        陵君行低眸凝视身边的女孩,她正定定地望着他,一双鹿眸映着房中的点点烛火,真诚明澈至极。

        他想,如果她一直在他身边的话。

        或许每天,他真的可以开心一点。

        他明明是帝王,她是他的皇后。

        他们明明是不该也不会有分离的。

        可为何这样近距离的面对面,他的心里,依然会生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忧,时不时扰乱他的心。

        陵君行想起这几日,自己守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流失时,心中的那种绝望。

        那是一种掺杂了恨意和疯狂的冷静的绝望,在那绝望之中,几欲毁天灭地的杀意,在胸臆之间,一点点滋生肆虐,终至于汇聚成滔天的风浪。

        而一旦她醒来,哪怕只是睁着一双眼眸,懵懂茫然地瞧他一眼。

        那充斥着绝望与杀意的骇人风浪,顷刻间竟平息下来,只化作满腔温柔的情思,暗涌不断。

        想要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想要温柔地怜惜她,又忍不住想要......狠狠地吻她。

        甚至是,想......要她。

        恨不能将她的滋味辗转尝遍,恨不能将她的人,揉入他心中的方寸之间。

        如此这一生都能将她牢牢呵护其中,好叫任何人,都再不能伤害她分毫,好叫她,永远能都留在他的身边心间。

        男人的眸光太过幽深炽烈,又似有看不见的火,在眼中灼烧。

        秦落羽可以真切感受到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正一点点变得滚烫起来。

        她莫名觉得有些不太妙,下意识起身,想要离开。

        “皇上,时间不早了,臣妾就不打扰皇上休息了。臣妾......”

        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男人扯着手腕,跌入他怀中。

        “皇......”

        她的呼声还未发出,男人已然扣住她的腰肢和后脑勺,堵住了她的唇。

        灼热滚烫的触感,一点点碾压过秦落羽的唇齿之间,温柔,又不失霸道。

        秦落羽脑海中仿佛有烟花炸裂,一阵噼里啪啦的白光闪过,整个人都被炸懵了一瞬。

        片刻后,秦落羽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推拒开男人。

        可是,却只是徒劳。

        他将她锢得那么紧,似乎是克制了太久,近乎痴恋般不肯放开。

        辗转缠绵吻她的一下下,都释放着滔天的汹涌情绪。

        这情绪是什么,秦落羽不得而知。

        只能脑补为这男人怕是禁欲太久,一时食髓知味,便将那满腔的情慾此刻都倾尽在了她的身上。

        她初时只觉惶恐,后来有些气愤。

        再后来,脑子里只剩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的昏沉沉。

        甚至于,两手不自觉地揪紧了男人的衣袍,唇齿间无意识漾出几声破碎的呜咽与嘤咛。

        或许是这声音愈发刺激到他,男人的吻来得愈烈,秦落羽被他吻得近乎窒息,双颊如桃花般嫣红生色,眸眼如水迷离。

        “皇上......”

        卫无忌才踏入房中,就看到了软榻上令人耳热心跳的一幕,慌忙转身。

        这声音仿佛一道惊雷,骤然劈醒了秦落羽。

        她猛地用力推开了身上的男人,如同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般,捂着发烫的脸,跑走了。

        男人正沉浸在女孩香甜的味道里难以自拔,猝不及防怀中一空,兀自怔了一瞬。

        这才眼神阴郁地抬头,满脸不悦地看向房中的卫无忌。

        卫无忌:“......”

        我要说我真不是故意的,皇上你信吗?

        面对帝王渗人的眼神,卫无忌强自镇定:“臣......咳咳,臣有要事禀报。”

        卫无忌带来的,是关于温媪的信息。

        温媪长居安城军营之中,平日里虽然只是厨房里的粗使婆子,没人想得到她真正的身份。

        但,一旦刻意去调查,多少还是能发现些许蛛丝马迹的。

        譬如,军营中的看见她没事会往营地后山去挖野菜,偶尔还会看见带了一些剩菜剩饭,去喂后山的鸟儿。

        没人在意温媪这个无伤大雅的小举动。

        直到这次,秦落羽出事后,卫无忌和安城守将黎朝,不敢放过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

        他们去了后山地毯式搜查,然后发现,在温媪喂鸟的附近,有许多只新近才死去的鸟儿。

        其中,有一只黑羽鹰隼。

        黑羽鹰隼乃是北地荒漠的一种猛禽,经驯化后,可用于千里外传递消息。

        安城后山这种密林深处,本来不该有这种猛禽的。

        温媪应是早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不但将房间内可能留下线索的物事都毁去,也提前毒死了这只传信的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