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17章 噩梦

第217章 噩梦

        萧尚言拒绝:“不可能。他是大秦国的犯人。要处置,也是由我大秦国来处置。”

        陵君行注视着萧尚言一会儿,缓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打在他身上,那一身玄衣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他没有回头:“既如此,那就只好委屈萧少将军,在安城呆几天了。”

        萧尚言倒似乎并没有太过意外:“两国议和在即,皇上该知道,扣押大秦外臣,尤其是我这个大秦少将军,会是什么后果。”

        陵君行唇边勾起一抹讥嘲的弧度:“朕当然知道。”

        他看着萧尚言,淡淡道:“只是,试图谋害朕的皇后,破坏两国议和,其罪不小。用此人来换取萧少将军的安全,朕想,大秦国皇帝,必不会拒绝。”

        萧尚言也笑了:“枉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物,以为我救了三公主,你就会放我走。”

        他眼中的讥讽意味也很浓:“我果然不该高估你的。不过也是,当初在洛城危急之时,你都能把剑架在三公主脖子上,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陵君行唇角那抹弧度未敛:“萧将军过奖了。不过,容朕提醒你一句,她已经是朕的皇后,不再是什么三公主。”

        萧尚言默了片刻,似乎是被皇后娘娘几个字刺痛了般,垂下眼眸。

        卫无忌做了个请的动作:“萧少将军,请吧。”

        萧尚言没有说什么,转身跟着卫无忌下去了。

        他来安城时,不是没想过,会被陵国扣押。

        这个结果,其实他也不算太过意外。

        结盟议和即将举办,陵君行不可能杀他,少不得会扣留几天。

        毕竟,议和是陵国提出来的,陵国同大秦一样,不希望这次议和泡汤。

        但他既然来了,自有办法,可以脱身。

        萧尚言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视线中,陵君行脸上的笑意已然顷刻收敛,眼神瞬间变得森冷异常。

        “绝影,去洛城。”

        绝影明白皇上的意思,“是。”

        绝影很快离开了。

        陵君行重新望向窗外,神色冷肃至极。

        下毒之人,事关十年前那场旧事。

        无论萧尚言的话是真是假,他都必须要让绝影去一趟。

        他倒是要看看,是谁处心积虑,十余年如一日地挑起两国争端。

        十年前下毒杀害大秦国的皇长子,十年后,又试图杀害陵国皇后,无所不用其极地破坏两国议和。

        这些多年来窝藏在阴沟中的老鼠,也是时候,拉出来重见天日了。

        他抬手,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数日来,终于感受到了深重的倦意。

        然而,还有太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

        秦落羽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桌案上堆了许多急信奏报,陵君行斜靠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眸,竟是累得睡着了。

        男人眉心微蹙,眼下青色暗影很是明显,神色极为憔悴疲惫。

        短短时间巡察六座边城,又快马加鞭赶回安城参加议和结盟,想来路上定是长途跋涉,日夜兼程。

        怪不得人家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帝王也不是好当的啊。

        秦落羽轻轻取过一条薄毯,轻手轻脚走到陵君行身边,正要给他盖上。

        手中的毯子还未触碰到他,榻上的男人就猛地睁眼,出手如电攥住了她的脉门,一个翻身,狠狠将她压在了榻下。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几乎在眨眼之间。

        秦落羽吓得连尖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陵君行另一只手铁钳般锁住了她的脖颈,发声不得。

        男人眸光冷酷阴戾,眼中杀机乍现,就好像从阴森修罗场中沥血而出的煞神。

        对上她惊恐睁大的眼眸,陵君行微微一怔,似乎才从尚未清醒的梦境中彻底醒来,手上力道松开,哑声道:“是你。”

        秦落羽惊魂未定地趴在榻上咳嗽了好几声,这才稍稍缓过气来:“臣妾怕皇上着凉,所以,所以给皇上盖个毯子……皇上,你怎么了?”

        方才的陵君行,真的好恐怖。

        眼中煞气横生,令人见之胆寒。

        陵君行捏了捏眉心,低声道:“朕梦见一些旧事……”

        梦里是永无休止的杀戮,父皇和大哥还有钟姑娘的惨死。

        而他拼力杀红了眼,却始终救不了他们任何一个人。

        这么多年来,他时常会做同一个梦。

        以前梦里只有大哥和钟姑娘,可这半年来,多了父皇。

        陵君行闭了闭眼,片刻后,再抬起头时,眸中已然恢复平日的平静。

        目光落在秦落羽白皙的脖颈上,那里已然有了几个红色指印。

        男人抬手,粗粝微凉的指腹落在秦落羽的脖颈,轻柔抚过发红的地方,歉然道:“是朕不好,伤到你了。”

        秦落羽轻轻摇了摇头,心中下意识想到当初在安城,陵君行受伤昏迷时,也是似乎做了噩梦,梦里抓着她的手不放,神色甚是痛苦地喊着大哥父皇。

        记得书里说,十年前的洛城之变,钟盈的死,陵承稷的疯癫,是陵君行历久弥新的痛,经年难愈。

        后来再加上先帝陵武。哪怕后来身为帝王,但陵君行却时时为当初无力护得他们周全,而自责颇深。

        他是经常做这样的噩梦吗?

        以前看书时,秦落羽认为他不过是个角色而已,所经历的万般苦难也只是情节需要而已。

        然真正穿到这个世界中,才知道每一个人的悲欢苦楚都是真实的。

        陵君行诚然后来是个被千人唾万人骂的暴君,但他无疑是个令人唏嘘的角色。

        前半生的少年时光是何其耀眼,他日成为暴君后就有多么令人扼腕叹息。

        秦落羽心绪略有些复杂,再想到陵君行对自己莫名其妙所动的真心。

        是因为他从未获得过多少温暖,所以,哪怕是她假装的亲近与关心,都可以打动他,令他动心吗?

        她若是真的逃走,他会生气吧。或许,多少还会难过。

        觉得自己被人背叛了的愤怒和难过。

        秦落羽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人。

        本来一心想要逃走这才成日对陵君行巧笑倩然,夫君夫君的喊个不停。

        谁知道歪打正着,打动了这个未来暴君敏感缺爱的心。

        过几天她走了,他以后会不会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