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15章 交锋1

第215章 交锋1

        扎合铁挣扎着狼狈坐起,眼中神色不定。

        早前民间曾有传言,说少主与这位大秦三公主有过婚约。

        如今来看,婚约之事虽不确定,但少主对这位三公主,显然是情根深种。

        此刻他若不交出解药,少主定不会饶他。

        动用安城的棋子,给三公主下毒,其实有两个目的。

        一个是破坏议和,另一个……自有别的大用处。

        救了三公主,或许议和的目的难以达到。

        可若是少主对这位早已成为陵国皇后的三公主有意,两国结好,也势必不能长久。

        他或许能利用此点,说服少主承受自己的身份,接受他的计划。

        扎合铁心思已定,当即道:“解药在我怀里,连服三颗,即可无恙。”

        萧尚言揪着他的衣服将他扯起,从他怀中摸出解药,里面果然有三颗药丸。

        “我怎么知道,你这些药,就是解药?”

        扎合铁道:“属下不敢欺骗少主。中毒者服下此药,体温会慢慢升高,一个时辰内,便会醒来。”

        萧尚言盯着他:“既如此,那就辛苦你在牢中先呆着。若是救得了公主,本将军回来放你走,若是救不了,你这条命,就给公主陪葬。”

        虞绍听得有点懵:“少将军,你要去哪儿?”

        萧尚言收好解药,淡淡道:“安城。”

        虞绍傻了:“少将军!安城是陵国驻地!!”

        陵国皇帝就在安城,少将军当日害得陵国洛城大败,先皇惨死,他们想必视少将军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少将军怎能去安城,以身投敌,只身犯险???

        萧尚言没理他,回到桌案边快速写了一封短信:“信,交给皇上。把此人关进牢房,好生看押。”

        “少将军,若是要送解药,不如末将去......”

        萧尚言将信塞进虞绍手中,丢下一句“我亲自去”,就大步出了房间。

        夜色中,一人一骑悄无声息出了洛城东门,如疾驰的箭般,往安城疾奔而去。

        *

        卫无忌听到安城守将黎朝的禀报时,向来沉稳持重的人,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惊讶。

        “你说什么?萧尚言来访?”

        黎朝脸上也是一派不可置信:“他就一个人在城门楼下,连随从都没带。”

        卫无忌踱了几步:“他来做什么?”

        “他说,他来求见皇上。他还说,事关三公主性命,让我勿要耽搁。”

        “口气倒不小。”卫无忌挥手,“开门,让他进来。”

        不管萧尚言此来何意,他只身入安城,凭他是谁,也断难在陵国的地界,翻出花来。

        卫无忌见萧尚言前,设想过萧尚言此行的很多种目的。

        但萧尚言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令他心神大震。

        萧尚言说:“三公主的毒,我或许能解。”

        卫无忌当即带着萧尚言去见了皇上。

        萧尚言踏入房间时,一眼就看到了阖眸卧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女。

        阔别半年多,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目光顿时如同被勾缠住了般,再也不能从秦落羽的脸上挪开片刻。

        一身玄衣立于床侧的帝王不悦皱眉,微微侧了侧身,挡住了萧尚言的视线。

        陵君行面无表情地开口:“朕让你进来,是因为你说,能救她。”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寂静的房间中,霎时间风雨欲来。

        萧尚言收回视线,也不行礼,探手入怀摸出解药:“连服三颗。”

        陵君行示意绝影接了过来,淡淡道:“带萧少将军出去等候,好生招待。”

        萧尚言不动:“我在这里看着她醒来再走。”

        顿了顿,他又道:“给我解药的人说,服下药后,她的体温,会慢慢回升。三颗服完一个时辰内,就会醒来。我想知道,这药是否有效。”

        听到这句“给我解药的人”,陵君行黑眸微眯,闪过一抹微不可见的凌厉寒光。

        绝影欲要说话,被陵君行以目光制止了。

        陵君行不再理会萧尚言,转过身去坐在床边,轻轻将女孩扶起来,揽在怀中。

        女孩唇瓣紧闭,牙关紧咬。

        陵君行捏住秦落羽的下巴,迫使她张嘴,将药喂进去。

        她却毫无吞咽的意识,喂到嘴边的水,又如数流了出来。

        萧尚言忍不住担忧地上前一步,正要说什么。

        却见陵君行喝了一口水,一手扣住女孩的后脑勺,一手掐住女孩的下巴,低头俯身,覆上了女孩的唇。

        萧尚言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顿时僵在原地。

        眼前的一幕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灼烧得他眼睛疼,心口也疼。

        他微微闭了闭眼,大步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萧尚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百般情绪,强自压下。

        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或许是房里房外的两个男人,此生等待最长的时间。

        陵君行侧身坐在床榻边,手里始终紧紧握着女孩的手。

        感受到她手心里的温度一点点在慢慢回升,陵君行眉眼间连日密布的阴霾,总算稍稍散开了些许。

        萧尚言始终背朝房门站在门口,拒绝去偏厅歇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孩轻轻的一声嘤咛,仿若冬雪飘落的声音,那样轻,那样微不可闻。

        然而,两个人却几乎在同时听见了。

        萧尚言几步跨进房来,眼中难掩激动,大步奔向床边。

        陵君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怀中的女孩,心脏似骤然停跳了两拍。

        秦落羽感觉自己像睡了一个极为漫长的觉,浑身都酸软无力,越睡越昏沉那种。

        只是,当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对上陵君行深黑的眸子时,整个人立马就清醒了。

        “皇上?”秦落羽连忙坐直了身子,从男人怀中退出来:“你回来啦?”

        她这个动作,令男人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他还未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女孩突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瞧着床边不远处站着的另外一个人,“萧,萧尚言?”

        萧尚言,这真的是萧尚言?

        大秦国兵权在握的少将军,怎的跑到敌国边城来了?

        还,还和陵君行面对面共处一个房间??

        竟然,也能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