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14章 赴险

第214章 赴险

        陵君行只觉一颗心骤然疾速下沉,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已经够了四天了。还有六天。

        她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还只有六天。

        从暗牢出来的时候,陵君行脚步踉跄了一下。

        卫无忌迅速扶住,有些担忧地看着皇上没有半点血色的脸:“皇上?”

        陵君行却对他的话浑然不觉,径自去了皇后娘娘的房间,怔怔然在床边坐下。

        凝望着昏迷不醒的女孩良久,男人紧紧地握住了女孩的手,仿佛失了魂魄般,一动不动。

        *

        洛城驿站中,萧尚言的房间内。

        他低头对着掌中的四凤戏珠手钏出神,只听窗棂轻响,一个灰袍中年人无声无息跃入房中。

        中年人五官似刀削,眼神如鹰隼锐利,腰间别着一把半月弯刀。

        对方拱手行礼:“扎合铁拜见少主。”

        萧尚言不动声色收好手钏,皱紧了眉头:“又是你。”

        此人十余天前突然来找他,非说他是他们的少主,说有机密要事与他商议。

        对方还拿出了信物,那信物是半枚金丝刃,与他身上的半枚金丝刃可合而为一。

        说是金丝刃,其实只是金丝缠绕成了刃口的形状,并不锋利,更不会伤人。

        萧尚言的半枚金丝刃自出生之日起就有,父亲萧广智将半边金丝刃用一根丝绳穿了挂在他脖子上。

        萧广智说,此金丝刃乃是故人所赠,“故人一片心意,你须好好珍惜。”

        萧尚言自动将这位故人,理解成父亲的好友。是以这枚金丝刃,萧尚言长大后也一直随身携带。

        十几日前,乍然见到对方手中同样的半边金丝刃,萧尚言认定此人或为父亲的故人,并未伤害对方,只是命人将他驱逐离开。

        对他所谓少主之类的话也只是一笑哂之,全然不曾在意。

        此人阴魂不散地跟着他十余天,对方不靠近,萧尚言也就没理会,却未曾想到此人今夜竟大胆闯进他的房间。

        萧尚言没什么耐心地看向对方:“我说过,我不是你们什么少主,你认错人了。”

        “属下绝不会认错。”

        扎合铁恭敬道:“一则,少主的容貌,与当年我王年轻时如出一辙,二则,少主身上的金丝刃,乃是当年少主的亲姑姑、秀月公主亲自放进小少主襁褓之中,断不会弄错。”

        我王???秀月公主???

        萧尚言瞳孔紧缩,锋利的目光盯着扎合铁:“你到底是何人?”

        扎合铁拱手:“属下乃是当年大炎国之旧臣扎合铁,少主正是我大炎国之遗孤。”

        大炎国乃是北地蛮族之人所建的帝国,数十年前,就已然被陵国所灭了。

        现在整个北地,都是陵国的辖属范围。

        萧尚言沉了脸色:“一派胡言!本将军乃是堂堂大秦人,怎会与你蛮族扯上关系!”

        扎合铁笑了笑:“此中秘由,萧广智从来没有对殿下说过吗?”

        萧广智是萧尚言的父亲,此人竟敢直呼其名讳,实在无礼至极。

        萧尚言沉着脸,指了指房门:“看在你手里那半枚金丝刃的份上,本将军不杀你,滚!”

        “少主!属下所言,字字数实,断不敢欺瞒少主。”

        扎合铁扑通一声跪下,“属下愿率大炎残存忠诚之士,助少主夺得大秦皇位,重建我大炎国之天下!”

        萧尚言似乎被他的话烫到般,猛地倒退两步,深吸一口气。

        这人看着分明正常无比,说出的话,却简直可谓疯癫至极!

        阴沉的目光盯着此人良久,萧尚言冷笑出声:“你知不知道本将军是谁???竟敢在本将军面前放如此厥词?”

        “少主,属下此语,并非妄言。属下在陵国蛰伏数十年,为的就是今日不至于空手面见少主。”

        扎合铁拱手:“中原人不是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还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要他们两国打起来,我们就有可乘之机。属下早已做了安排,此次陵国和大秦议和,必定不能成,两国也将从此陷入死战,正是少主成就一番大事业的好时机。”

        萧尚言目光凌厉地审视着他:“你怎么知道,陵国和大秦议和,必定不成?”

        扎合铁露出个笑容:“两国议和,那位和亲的大秦三公主从中出了不少力。若是她在议和前夕死了,议和怎还能成?”

        萧尚言瞳眸顿缩,眼中已动了杀机:“你们对三公主做了什么?”

        “属下在安城安置多年的棋子,已经启用,那位大秦公主在议和前一天,必定死于非命。如此两国议和必定......”

        扎合铁说到“死于非命”的时候,萧尚言已经沉着脸抓起案上的长剑。

        他话还没说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在了扎合铁的脖颈上。

        扎合铁吃了一惊:“少主......”

        萧尚言目光冷厉,“让你的人停手。若是你们敢动大秦三公主一根寒毛,本将军绝不饶你。”

        饶是扎合铁这些年刀尖上摸爬滚打过来的,也被萧尚言眼中的冷厉杀意所慑。

        他迟疑着道:“可是行动已然开始了......”

        “那就去阻止!”萧尚言冷冷说:“不是叫我少主?三公主必须要好好活着,否则,一切免谈!!”

        房门陡然被敲响,副将虞绍焦急道:“少将军!翟暮有急信来!”

        萧尚言手上长剑未动,“进来。”

        虞绍推门,一眼看到屋中场景,顿时愣住。

        “绑了。”

        萧尚言将扎合铁与手中剑交给虞绍,飞快打开翟暮送来的急信。

        信极短,只有寥寥数字:“三公主中毒昏迷。”

        翟暮人就在安城,身边耳目众多。

        他为人最是小心谨慎,轻易绝不肯冒着这样大的风险给他送来急信。

        三公主中的毒,定是凶险非常,只怕就连陵国皇帝,也束手无策。

        萧尚言死死盯着扎合铁:“三公主的解药,给我。”

        扎合铁已然被虞绍滚了个结结实实,但还算镇定:“少主,此次机会难得,只要大秦三公主死了……”

        “解药!!!”萧尚言一脚踹翻了扎合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