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13章 冷心2

第213章 冷心2

        那妇人趴在泥水里喘息着,末了,抬头看着周辛,却只是凄然笑了笑。

        今日这结局,是周辛的宿命。

        也是她……注定的宿命。

        十余年蛰伏,不过就是为了今日而已。

        说到底,她也只是个棋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那妇人缓缓直起有些佝偻的腰,竟朝着周辛磕了一个头。

        就在众人不解她此举何意时,陵君行脸色微变:“拦住她!!!”

        绝影身形闪动,出手如电,掐住了妇人的下颌,一掌劈在了对方后颈上。

        一颗药丸从老妇人的嘴里,咕噜噜滚了出来。

        这药丸藏在她的鞋中,那妇人在磕头俯身的一瞬间,从鞋中摸出了这颗药丸。

        她竟是想寻死!

        这本就森冷的暗牢,仿佛因帝王沉冷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几分。

        陵君行缓缓道:“杀了他,去带那孩子来。”

        愣怔的周辛回过神来,膝行几步,哭着磕头,磕得砰砰直响,鲜血顺着脸流下来:“皇上,是我有眼无珠,受了毒妇蒙蔽,这才犯下滔天大罪。那孩子今年才九岁,他什么都不知道,求皇上怜悯,饶了他吧,周辛来世做牛做马,定报答皇上的大恩大德!”

        帝王冰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缓缓道:“朕怜悯你,可谁来,怜悯朕呢?”

        十年前,他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年。

        眼睁睁目睹大哥和钟姑娘的惨剧在眼前发生,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与无助,锥心痛骨。

        十年后,他已是帝王之尊,却不得不再次面对惨剧的重演。

        而他,依旧无能为力。

        她昏迷不醒,命在旦夕,却没有解药。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点点从他的怀里,从他的身边消失。

        留不得,抓不住。

        谁又来,怜悯他?

        周辛满心绝望地望着眼前的帝王,帝王的脸色冷,可是心,更冷。

        他被拖出暗牢时,不由得发出惨烈至极的悲声大哭。

        很快,绝影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踏入地牢中。

        那小男孩穿一身干净的宝蓝色小袍子,长得眉清目秀,脸上还带着泪痕。

        他踏进牢房时,是垂着脑袋的,小小的身子微微瑟缩着,一动也不敢动,分明是被这阴森的牢房吓到了。

        他试探着抬起头看了一圈,一眼看到牢房中趴在地上的老妇人时,眼睛立刻就亮了:“婆婆!”

        小男孩飞奔着扑到老妇人面前扶起她,“婆婆,你怎么啦?你醒醒,醒醒。”

        老妇人慢悠悠醒来,目光落在小男孩身上,手哆嗦着,想要去抱抱孩子,可是,却到底硬着心肠将孩子一把推开了。

        小男孩愣了愣,伸手去拉老妇人的手:“婆婆,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彦儿,是彦儿呀。”

        老妇人别过身去不看他,粗声道:“你离我远点。别在我这里呆着。”

        小男孩眼睛里涌上泪来,分明很想哭的样子,却努力强忍住了。

        “婆婆,我知道,都是因为这些坏人,婆婆才不敢跟彦儿说话对不对?”

        他回头怒目瞪着陵君行、卫无忌和绝影,狠狠地擦了一把泪,大声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抓我婆婆?你们这些坏人,你们抓了我爹娘还不算,你们还要抓我婆婆,坏人,坏人!”

        小男孩初生牛犊不怕虎地朝着身前最近的卫无忌冲过去,揪住了卫无忌的衣袍又是踢又是打:“快放了我婆婆,放了我婆婆!”

        卫无忌也不恼,温声道:“小朋友,你婆婆下毒害了人,只要你婆婆交出解药,我们就放了他。”

        小男孩瞪着眼,大声反驳:“我婆婆才不是那种人!我婆婆是天底下最好的婆婆,她才不会害人!”

        他愈发小兽般凶凶地踢打着卫无忌:“你们才是坏人,你们才是坏人!”

        绝影眉头皱了皱,拎着他的后衣领,将他甩开。

        小男孩站立不稳,重重跌了个屁墩儿,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绝影上前几步,冷声道:“温媪,皇上的耐心有限,你最好尽快将解药交出来,否则——。”

        那小男孩本来哭得很是伤心,看到绝影威胁温媪,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抽噎着拦在了温媪面前:“不准,不准你伤害我婆婆......呜呜......”

        陵君行冷然注视着这一切,耐心终于告了罄:“绝影。”

        绝影会意,拎着小男孩的后衣领,将他提了出去。

        小男孩在空中胡乱踢腾,一边哭一边喊:“你们欺负婆婆,都是坏人,坏人!”

        孩子的哭声在幽暗的狱道里回响,嘶声裂肺。

        那老妇人闭了闭眼,终于哆嗦着开口:“毒,是我下的。我愿意认罪,你们放了那孩子。”

        陵君行森寒阴戾的目光锁住那妇人,一字字道:“为什么。”

        短短时间,那妇人竟似苍老了许多。

        她低声说:“因为陵国和大秦国,绝不能议和。”

        妇人的声音有些干哑,她顿了顿,又道:“至于原因,我不会说。也不要问我主使者是谁——我只是个棋子,很多时候,只是听命行事。任你们再怎么逼迫,哪怕杀了那孩子,我也只能说到这里为止。”

        那妇人脸上一派漠然,显是已存了必死之心。

        若不是因为那孩子,她本来连这些话,也不会说,也万万不可能承认下毒之事。

        卫无忌看了眼陵君行,陵君行点了点头。

        “既如此,我们也不多问什么。交出解药,非但是那孩子,连你,也可以活着。”

        卫无忌的声音不疾不徐,“那孩子的爹娘,已经死了。你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你也不想那孩子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吧?”

        那妇人垂下头,一颗浑浊的老泪顺着眼角淌下。

        她擦去眼泪,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也想活着,可我,没有解药。”

        “我只知道,这颗药吃下去,服药者会昏迷不醒,体温会越来越冷,在第十天左右,便会彻底僵硬,药石无救。”

        她是算准了日子,才下毒的。

        按照药效,这位大秦三公主在议和的头一天,便会恰到好处的死去。

        如此,两国议和结盟,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