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9章 计划

第209章 计划

        在婵娟的认知里看来,公主回了大秦也是要嫁人的。

        不管是大秦还是陵国,总要嫁一个疼自己的男人,才能幸福。

        公主现在嫁的这个人,真的还算不错的。

        非要跑回大秦国,没必要啊。

        婵娟试图劝公主改变主意,“公主留在陵国,不好么?”

        “婵娟,你不懂。”秦落羽语重心长地看着婵娟,“你不懂在一个什么都跟你以前的生活格格不入的世界,有多么孤单。”

        “奴婢懂,奴婢知道陵国和大秦不一样,就连饮食习俗也完全不同。”

        婵娟误会了她的意思,急道,“可是公主还有婵娟啊,公主现在,还有皇上,皇上他真的挺疼公主的......”

        秦落羽叹了口气,这一点不用婵娟说,她现在也能感受到。

        她若真是大秦国三公主,铁定就踏踏实实留在陵国做皇后娘娘了。

        可问题在于,她不是大秦国三公主啊。

        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所以必须要离开。

        *

        抵达安城的翌日下午,秦落羽带了婵娟溜达到前院时,恰巧遇见詹少刚和翟暮正在比剑。

        院中围了不少安城驻守的将领,正一个个看得聚精会神。

        上一次翟暮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还是被绑在院中大树上,被人肆意羞辱的大秦国俘虏。

        然而这次,他已然是詹少刚的亲随,任谁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安城守将们还记得上次詹少刚夸翟暮剑术高的话,撺掇着两个人比一场。

        这一路秦落羽没少听詹少刚说,翟暮剑术如何如何厉害。

        但她对这种东西没个概念,是以也并不大往心里去。

        然此刻亲眼见到詹少刚与翟暮的比试,也不由得惊叹,翟暮的剑术,好像真的超级厉害。

        詹少刚的剑如奔雷,招招沉稳厚重,来势凶猛。

        然翟暮的人和他的剑却飘忽如风。

        在詹少刚的剑挟奔雷之势斩过来时,翟暮身形如风般轻巧避过,转手却还给詹少刚势如飓风般的凌厉一剑,生生迫得詹少刚倒退一步。

        众人看得纷纷喝彩,叫好声不断。

        詹少刚全力格挡住翟暮的剑招,站稳身形,嘿嘿一笑,凌空一个翻身,长剑再次裹着风雷之势,向着翟暮直刺过去。

        翟暮人在空中尚未落地,似乎没料到詹少刚反应如此迅捷,闪身躲避之际,却还是慢了一步,被迅捷的长剑擦伤了胳膊,鲜血立刻涌二来出来。

        詹少刚脸色微变,抢步上前扶住了翟暮,“阿暮!你怎样?”

        翟暮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没事——詹将军终究还是技胜一筹,翟暮输得心服口服。”

        “都受伤了还说这些做什么。”

        詹少刚回头吩咐那些将领,“去叫军医来!”

        秦落羽连忙上前道:“不必麻烦军医,我来帮他处理吧。”

        一见皇后娘娘出现,将领们不便久呆,立刻行礼告退。

        秦落羽吩咐婵娟回房去取药囊,詹少刚轻车熟路地去取酒。

        四下无人,秦落羽低头查看翟暮的伤口,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问:“我们什么时候走?”

        翟暮低声道:“盟约签订那日,就是娘娘离开之日。”

        签订盟约?也就是说还得等到陵君行回来,她才能走了?

        说起来,此次结盟签约的地方,位于安城与洛城之间,算是两国的中间地带,哪边都不靠。

        两国国君正式签下结盟条约,一夜宴饮之后,即各回各城。

        彼时,众人注意力都会放在签约上时,他们离开,正是最好的时机。

        *

        洛城。

        萧尚言送大秦皇帝抵达洛城行宫后,径自出了宫门,拍马直奔洛城驿站。

        副将虞绍已然在驿站等候,萧尚言看了他一眼:“都安排好了?”

        “都安排好了。”

        虞绍拱手,压低了声音,“少将军放心,只等议和签订之时,末将就接应翟暮,带着公主离开。”

        萧尚言点了点头。

        虞绍打量了一眼驿站,虽然这是这里最好的一间上房,但条件依然简陋。

        他其实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少将军放着好好的府邸不住,要住进这破旧的驿站。

        到底还是没忍住,道:“少将军,皇上在洛城为少将军安排了府邸,少将军何不回府歇息?”

        这驿站住的地方一般,吃的也同样一般。府里起码有人好吃好喝侍候着。

        “这里清净。”萧尚言简洁地吐出两个字,显然无意多说,“下去吧。”

        虞绍不敢再说什么,连忙带上门退下了。

        萧尚言在房中伫立片刻,缓步走到床边,坐下了。

        他一点点环顾房中布置,思绪有些恍惚。

        半年多前,他亲自送公主来洛城和亲时,公主就是住在了这间房中。

        彼时他信誓旦旦地对公主说:“臣定会护你周全。”

        可最终,他却没能护得住公主。

        只因为他的一时大意,公主成了陵国的皇后。

        半年前大秦倾举国之力,大败陵国,有了洛城之胜。

        可战争虽胜了,国运却似乎并没有站在大秦这一头、

        夏秋之间,大秦国多地发生旱灾,饿殍遍野,甚至发生易子而食的惨剧。

        各地流民四起。伴随着流民四散的,还有不断的民变。

        镇压了这里,那里又起,仿若按住葫芦起了瓢,愣是闹了数月,才被彻底平息下来。

        内忧未定,皇上不想再有外患,是以并不想与陵国再发生战争。

        陵国要议和,可谓正中皇上心意。

        公主虽是皇上的亲妹妹,皇上却不想为了三公主横生枝节,更不愿为此破坏议和。

        可是萧尚言不行。

        他做不到对公主置之不理,他一定要救公主回大秦。

        营救公主,是瞒着皇上推进的计划。

        从始至终,萧尚言也不打算让皇上知道。

        但是,他作为大秦国的臣子,自然也不想违背皇上的意愿。

        是以,萧尚言也已做好了另一头准备:割城求和。

        陵国也是不想打仗的,没了三公主,陵国皇帝固然会动怒,可,若是大秦割城求和,想必陵国皇帝不会拒绝。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做任何有损于大秦国利益的事情。

        可是眼下,他别无选择。

        上一次,洛城和亲之夜,他用公主去换了大秦国的胜利。

        这一次,就容许他自私一回,拿大秦国的一点利益,去换回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