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8章 分道

第208章 分道

        秦落羽心脏都砰砰跳,以为他醒了,小声道:“皇上——?”

        男人含糊在她发上吻了吻:“嗯,快睡。”

        所以这是醒了还是没醒?

        秦落羽被男人揽在怀中,动弹不得,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陵君行醒来时,就见女孩以一种很是乖巧的姿势,蜷缩在他怀中,两只手还轻轻抵在他胸前,莫名很有些可爱。

        目光落在女孩微张的樱唇上,男人眸色微深,到底还是不想弄醒了她,只是轻轻在她的颊边落下一吻。

        客栈外,卫无忌和绝影已牵着马等候,方谦和詹少刚恭敬立于一旁。

        陵君行目光扫过方谦和詹少刚:“路上她若有事,朕唯你们是问。”

        此次出行,方谦本不必来,只是因为要护送她去安城,所以才同行。

        两人躬身行礼,肃然回应:“末将定平安护送娘娘到安城。”

        眼见得皇上翻身上马,詹少刚迟疑着问了一句:“皇上,不用等皇后娘娘出来送行吗?”

        皇上马上就要走,皇后娘娘怎么也该送个别吧?

        陵君行端坐马上,抬眸看了眼客栈二楼的某间窗户,眸中带了微不可见的温柔之意。

        “不必了。让她好好睡吧。”

        帝王扬鞭催马,夜风拂起他的玄色衣袍。

        卫无忌和绝影打马跟上,三人三骑很快消失在即将破晓的夜色中。

        *

        秦落羽醒来时,身边已然没了陵君行的人影。

        本以为他会和卫无忌他们在一起,谁知等秦落羽出了客栈,陵君行连带着卫无忌和绝影都不见了。

        “他们去哪儿了?不是要出发了么,没去叫他们?”秦落羽问卫无殊。

        卫无殊还没回答,马车旁的方谦道:“娘娘,皇上带着卫帅和绝影去巡防西南边境,命末将等人护送娘娘到安城。”

        秦落羽微微怔了怔,他这就走了么?

        到了安城,她和翟暮估计就该走了。她和陵君行就这么拜拜了?

        想到昨夜竟很可能是和大魔头相见的最后一面,秦落羽心里竟莫名生出了一点点淡淡的遗憾。

        一路上,没了陵君行在身边,秦落羽并没有感到多么轻松,反而有时,会莫名觉得有点惆怅的茫然。

        譬如此刻,她斜倚在马车里睡着了,迷迷糊糊感到有人给她盖毯子时,她竟然含糊地唤了一声皇上。

        “公主,是我,不是皇上。”

        婵娟掩嘴而笑,自从出宫前夜,皇上夜宿秋水宫后,公主和皇上的关系就好了许多。

        皇帝看公主的眼神,跟看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她都很明显地发现。

        最让婵娟安心的是,公主对皇上也并没有排斥之意,反而,皇上这才刚走,公主就想皇上了。

        秦落羽看到婵娟那笑容就知道她在想啥,只是她也没心思去纠正。

        整个人彻底没了睡意,怔怔然失了会儿神。

        片刻后,秦落羽摇了摇脑袋,像是要甩去什么那些本不该滋生的乱七八糟的情绪,强迫自己将心思放在了逃跑计划上。

        婵娟这丫头一心想让她安心做皇后娘娘,努力赢得皇帝的宠爱。

        秦落羽不想太早打击她,打算等到了安城再告诉她要逃走的事。

        至于翟暮那边,秦落羽透过车帘一角,看了眼车后不远处,神色淡然端坐马上的翟暮。

        翟暮虽一路与秦落羽同行,但并没有给她传递任何消息。

        且有詹少刚和方谦在,他也不便靠近她。

        偶尔与秦落羽有视线上的结束,他也是一派从容,但目光隐隐给人以安心的力量。

        秦落羽不知道翟暮安排的逃跑计划,是在大魔头巡防西南边境回来前,还是之后。

        若是之后的话,她和陵君行还可以再见一面。

        但若是之前,昨日,怕真是她和大魔头的最后一面了,以后,很可能会再也不见。

        下意识摸了摸颈项间那枚玉坠,原本冰凉的冷玉,已然被她的体温捂得温热起来。

        心头那股莫名的惆怅似乎更重了几分。

        她本来还有些话想对陵君行说的,若是真的再也不见,倒也......怪遗憾的。

        不过,什么都比不上逃跑重要。

        也罢,陵君行,若真的再也不见,那就在彼此的世界里,各自珍重吧。

        马车终于抵达安城时,秦落羽再次住进了当初在安城时住的那间房,也见到了那个照顾她的老妇人。

        妇人迎上前来:“公主——”

        话一出口,立马顿住,笑着道:“现下该叫皇后娘娘了。多亏了娘娘嫁给皇上,这两国的议和,才能成功呢。”

        秦落羽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和她倒是没多大关系。议和之事,是陵君行一手推起来的。

        陵君行要是不想议和,就是十个和亲公主嫁过来,也照样无济于事。

        此次再来安城,秦落羽的待遇明显比上次提升不少。

        就连安城守将黎朝跟着方谦和詹少刚亲自来拜见了她。

        她的行动也不必像上次那么受限,四处晃悠也没人会说什么。

        秦落羽终于将逃跑计划告诉婵娟时,婵娟眼神很是复杂,半晌没有说话。

        婵娟曾经对陵国皇帝有过数次认知颠覆的时候。

        但她也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

        当日去岱山猎场,按惯例陵国皇帝是要带皇后和妃子的,可最终皇帝却只带了公主一人,留下另外两个妃子独居深宫;

        公主本是皇后娘娘,按理说是不能轻易出宫的。

        可是皇帝却千里迢迢带着公主来安城,还特意吩咐詹少刚、方谦和卫无殊这样的骁骑营干将沿路护送。

        放眼天下其他三国,只怕任何一个皇帝,也不会带着皇后远行的。

        就凭这一点,婵娟是真的觉得,公主根本没有必要逃跑。

        就是真的回了大秦国,又能如何呢?

        大秦朝臣怕是不会对公主有好脸色,就算还有萧少将军,可是萧少将军对公主的好,怕是也再不能超过陵国皇帝了......

        婵娟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公主,为什么一定要逃跑啊?奴婢真的觉得,皇上对娘娘还挺好的......”

        她有些不太能理解,公主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回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