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7章 喜欢

第207章 喜欢

        秦落羽说完这句话,立刻感到后背传来一股凉意。

        卫无殊咳了几声,朝她使了个眼色。

        秦落羽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回头时,就见大魔头冷着脸站在门口,眼神沉沉地盯着她。

        “不过我有夫君。”

        秦落羽机灵地补了一句,颠颠儿地拿着钱袋跑到陵君行跟前,情意绵绵地娇声道:“夫君,这个好不好看?”

        陵君行眉间的冷意,被她这声夫君叫得消融了半分。

        只是目光落在钱袋的兔子上,眼神略复杂。

        又是兔子??

        自从他说过一句喜欢兔子,她这就跟兔子没完了吗?

        “夫君,好不好看嘛?”秦落羽挽着他的胳膊撒娇,“我买来送给你好不好?”

        虽然现在顺利达成了安城之行,但在逃跑成功前,还是要和大魔头搞好关系的。

        所以秦落羽干脆也就卖个人情。

        听到女孩这句买来送他的话,男人眼中的另外半分冷意也没了。

        陵君行:“好看。”

        绝影和卫无忌对视一眼,脸上表情都有点一言难尽。

        这钱袋,分明是给七八岁十几岁的孩子用的,哪个成年人会用绣着小兔子和胡萝卜的钱袋?

        皇上......会不会也太口是心非了一点。

        绣坊老板娘做成了两单生意,嘴巴更是甜得跟蜜一样:“公子,你家小娘子可真是有心呢!以后可得好好疼爱你家小娘子哦!小娘子,以后时常来呀,我这里有什么新货好货,都给你留着。”

        秦落羽也不好打击她的热情,只好含糊应了两声,拉着陵君行就跑了。

        出门来,却见男人盯着她,眼眸深深,似带了几分笑意。

        秦落羽:“你笑啥?”

        陵君行眼中的笑意更深,“小娘子。”

        他似乎是被这三个字给取悦到了,一字字重复方才绣坊老板娘的话:“嗯,夫君以后会好好疼小娘子的。”

        秦落羽大窘,“皇——不是,夫君,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

        “不是玩笑。”陵君行漆黑的眸凝视着她,慢慢道:“是认真的。”

        秦落羽:“.....”

        大魔头此刻凝视着她的眼神,莫名让她想起了当初萧尚言看她的眼神。

        深沉,克制,蕴藏着看不清的情绪。

        想到那日在岱山猎场的悬崖上,他揽住她不肯松手的一幕。

        秦落羽突然意识到,大魔头当时宁可陪她死也不肯松开她,或许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两国议和不想让她死的缘故。

        大魔头,难不成真有点喜欢她了吗?

        秦落羽莫名有些恐慌和不安,同时还有点抱歉。

        她一个注定要离开这个世界,注定要逃走的人,若是惹得大魔头这样的人动了真心,那可真是造了大孽。

        而且一旦逃跑失败,那等待她的,很可能是极为悲惨的后果......

        秦落羽莫名打了个寒噤,同时暗暗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说什么丧气话呢?

        这次逃跑翟暮和萧尚言筹谋已久,怎可能会失败?

        她一定能逃出去的,绝不可能会再次落到大魔头手中!!

        秦落羽不敢抬头去看陵君行的眼神,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干咳两声道:“夫君,无殊他们还在等我们......”

        男人两只手圈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带近了些,微微俯身,凑近她的耳边。

        秦落羽吓得浑身神经都紧绷起来:“夫君......”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别动。”

        秦落羽身体僵硬站在那里,心道大魔头这是干嘛?当街耍流氓呢?

        事实证明她多虑了,陵君行并没有什么过分动作,而是轻轻地给她脖颈上系了一个什么东西。

        秦落羽低头看清那枚玉坠,眨了眨眼,“这是?”

        陵君行唇角含笑:“回礼。”

        秦落羽:“......”

        她可以不要吗?

        回到客栈时,夜色已深。

        帝后同行,卫无忌自然不敢让他们分开住,是以给秦落羽和陵君行安排了一间房。

        秦落羽和陵君行已然同榻而眠过几次,知道他不会强人所难,倒也没有太担心。

        可她想到陵君行那句“夫君以后会好好疼小娘子的”,就觉得坐立不安,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秦落羽再一次辗转翻身时,男人长臂伸过来,将她揽入怀中,声音低沉:“乖乖睡,别乱动。”

        秦落羽:“......”

        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皇上,你喜欢臣妾吗?”

        男人低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嗯。”

        嗯,那就是喜欢了???

        秦落羽愈发不安起来,她记得书里大魔头的确喜欢过一个女子,深爱到骨子里那种,要星星绝对不给月亮那种。

        但,那个女子此刻还未出现,他不应该这么早就动情啊?

        而且动情的对象,还是他这个敌国公主......

        她这马上要逃跑的人了,以后走了,可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大魔头这一腔情意,岂非注定被辜负?

        胸前的玉坠冰凉凉,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不是,这剧情是不是有点走歪了,大魔头怎么会喜欢她呢?

        书里陵君行前期算是个英明的君王,秦落羽是由衷觉得,他留着她,是真的另有用处。

        议和可以派用场不说,日后两国真打起来,她也是个人质。

        虽说大秦未必会投鼠忌器,但她在陵国手中,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处的。

        但她万万没想到,陵君行会对她动了那么点真心。

        所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竟然都一无所知。

        秦落羽忐忑道:“臣妾能不能问问,皇上为何喜欢臣妾?”

        你说出来,我改。

        虽然时间不多了,但一路同行去安城,至少也要个十天半月的,还是有时间给掰过来的。

        陵君行:“你不是朕的小娘子?朕不喜欢你,喜欢谁。”

        声音里竟然还带了一丝笑意。

        偶买噶,大魔头竟也懂得开玩笑了。

        只是,这个答案说了等于没说。

        秦落羽有些郁闷地静静躺着,半晌听得男人的呼吸微微沉重起来,似是睡着了。

        她轻轻抬起男人搂着她腰肢的手,屏息凝神想要悄悄地从男人的怀抱里出来。

        然,刚刚轻轻翻了个身,腰上又是一紧,男人不由分说又将她捞回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