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6章 吃醋2

第206章 吃醋2

        吃醋

        秦落羽忍不住又抬头去看翟暮。

        翟暮脸上带了淡淡的笑意,没生气,但也没怎么动容,就是很平静的神色。

        詹少刚对翟暮的感情,这么好了么?

        若是他知道翟暮的真正身份......

        眼前罩下一片阴影,秦落羽抬头,大魔头正目光不善地盯着她:“看够了没?”

        秦落羽:“......”

        大魔头不冷不热丢下一句,“别忘了你是皇后娘娘。”

        秦落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所以?”

        “所以那么不矜持的盯着别的男人看,意欲何为?”

        秦落羽:“......”

        想了想,不由乐了,大魔头这是因为她盯着翟暮看,吃醋了?

        秦落羽望着陵君行,认真地点头:“皇上说得对,臣妾以后不看了,就是要看——”

        陵君行眉头微皱,还想要看?

        然后下一秒就听到女孩笑着道:“就是要看,臣妾也只盯着皇上看。皇上是天下最好看的男人。”

        陵君行:“......”

        她父皇母后,还有那个皇帝哥哥,从小都不管管她的吗?

        她这瞎话张嘴就来的功夫,到底是跟谁学的?

        *

        一行人短暂休息完出发没多久后,七八个骑马疾驰而来的人,也停在此处歇息。

        为首的男人约莫四十多岁,面容如刀削斧刻般凌厉,眼神甚是阴鸷。

        此人虽做中原人打扮,然,随身携带的一把武器,却是典型北地蛮族之人所用的半月弯刀。

        一名随从恭敬将水袋递给此人时,低声问道,“主人,属下有一事不明,此去安城,既是要破坏议和,何不多带些人手?”

        中年男人接过水袋,如鹰隼般的眼神掠过随从。随从瑟缩了一下,知道此话不该问,立刻退下了。

        中年男人仰脖喝了口水,目光望向南边的方向,嘴角却浮起一丝冷笑。

        人手在精不在多。

        要破坏两国议和,他手中的棋子,已然足够。

        他此行,是另有任务而已。

        *

        车行一日,晚间抵达江州城。

        此城或许是离着不夜都不算太远,也学了不夜都的风气,夜里并不执行宵禁,而是鼓励百姓经营夜市。

        是以虽然是傍晚,街上丝毫不见萧条,反而灯影摇曳,人影幢幢,好生热闹。

        陵君行此次是微服出行,并未惊动地方官员,一行人在江州城找了间还算大的客栈住下。

        简单用过饭后,时间尚早,方谦提议去转转,被詹少刚否了:“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在呢,转什么。”

        卫无忌委婉道:“皇后娘娘一天跋涉,怕是很累了。”

        “我不累不累,一点都不累。”

        能出去逛街,秦落羽自然是求之不得,“而且这江州城夜景好美,过而不逛,实在是太可惜了。”

        卫无忌看向皇上:“皇上......”

        秦落羽知道最终能否出去,要陵君行点头,立刻也眼巴巴望着陵君行。

        她什么都没说,可那双黑白分明的灵动眼眸,已经将所有的话都说了。

        陵君行:“好。”

        卫无忌:“......”

        詹少刚:“......”

        江州城历史悠久,古色古香,夜市上吃的玩的琳琅满目,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卫无殊抱剑跟在秦落羽身边,全程目不斜视。

        不提防肩膀突然被人一拍,卫无殊回头,猛不丁对上一只脸色靛青巨口獠牙的鬼脸面具,吃了一惊。

        下一刻,卫无殊抽剑出鞘,板着脸就对着那鬼脸面具砍了下去。

        那人身形一闪,避过了卫无殊的一击,从面具后露出一张笑嘻嘻的俊脸来:“无殊妹妹,怎么样,这面具好不好玩?哥哥送给你怎么样?”

        卫无殊没好气道:“不要。”

        方谦:“很好玩啊,干嘛不要?”

        詹少刚鄙视道:“人家是姑娘,你要送也得送她步摇玉镯胭脂水粉,你送人家这鬼脸面具,吓得人家魂儿都没了,谁会要你的?”

        方谦:“无殊妹妹不是普通姑娘。人家力能扛鼎,要胭脂水粉做什么。”

        卫无殊:“.......”

        他么的,你不开口没人拿你当哑巴!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众人沿着长街闲逛时。

        皇帝的脚步,突然在一家古色古香的玉器店门口停下。

        老板是个胖胖的中年人,一眼看出此人气度不凡,一团和气地笑着迎过来:“公子,可要买玉?”

        见皇上点头,一旁的绝影和卫无忌直纳闷,皇上在宫里想要什么玉没有,何必在外面店里买?

        然皇上进来了,他们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耐心陪同挑选。

        皇上细细扫过柜台里一溜的玉制发钗、耳环、玉镯等等,最后落在了一枚白色凤羽形玉坠上。

        玉坠用细细的红色丝线穿缀,白玉剔透,配上鲜艳的一缕红,无端美得瑰丽。

        陵君行抬手指了指,“就这个。”

        另一头,一家绣工甚是精美的绣坊内,秦落羽总算挑到了一个大小合适且做工非常漂亮的药囊。

        她之前那个药囊还是从大秦国带出来的,期间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外表颇有些脏旧了。

        最主要的是,秦落羽现在对这个世界的安全感严重不够,所以这次出门,随身带的药物也多了很多,原来的药囊不够装了,这个新药囊正合适。

        付了钱准备走时,秦落羽目光无意间掠过一只小小的钱袋。

        钱袋是黑色的,看上去很是冷肃,可右下角却偏偏绣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正捧着一根红红的胡萝卜在吃。

        额,莫名觉得这钱袋和大魔头超级相配。

        明明那么冷漠沉肃的一个人,可喜欢的却偏偏是兔子这样可爱的小动物,颇有点反差萌。

        “姑娘喜欢这个钱袋么?”

        绣坊老板娘眼色极好,瞥见秦落羽的目光在钱袋上流连了数秒,立刻将钱袋拿起来递给秦落羽,口舌如簧地开始推销。

        “姑娘看看这绣工,这可是我们江州城最好的绣娘绣出来的呢。兔子吉祥,还招财,送给心上人最合适不过啦。”

        陵君行刚跨入绣坊大门,就听见了绣坊老板这句话,脚步微顿。

        然而下一刻,就听到秦落羽笑着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