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5章 吃醋1

第205章 吃醋1

        詹少刚理直气壮:“对啊,就是我家阿暮。有问题??”

        他搂着翟暮的肩膀没松,嘻嘻笑着对翟暮道:“阿暮,你告诉方将军,你平日私下里叫我什么?”

        翟暮很听话地答了:“叫哥。”

        詹少刚得意洋洋看向方谦:“听到没,方将军?我是阿暮哥,当然要让着弟弟。”

        方谦很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我看阿暮未必是心甘情愿。”

        詹少刚嘿嘿一笑:“你就是嫉妒,嫉妒我捡到了阿暮这样一个宝贝。当初是谁说一根手指头就能戳倒阿暮的?后来输给我家阿暮,还妄想挖墙脚,结果被狠狠打脸。哈哈哈哈哈。”

        他这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当初他从安城带回翟暮时,方谦觉得不可理解,“不是,你他妈千里迢迢,从安城带回一个大秦国俘虏?还把他带到骁骑营来?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詹少刚很不客气地反驳:“你知道什么?这人,可是个宝贝。在老子手下,可是走了一百多个回合呢。”

        方谦瞥了眼蓬头垢面,脸色苍白,因为千里疾行军身体虚弱得站都快站不住的翟暮,嗤笑一声:“就他?老子一根手指头就能戳倒他。”

        结果一个月后,方谦就被翟暮狠狠打了脸。

        他十个手指头都没能戳倒翟暮,反而还被翟暮的一把长剑削去了一缕头发。这才方知詹少刚所说,并非虚言。

        翟暮后来入了骁骑营做了詹少刚的亲卫,方谦还专门去找翟暮试图挖墙脚,要他加入自己麾下,许诺给他都尉之职。

        然而被翟暮拒绝了:“我这条命是詹将军所救,此生只愿侍奉詹将军鞍前马后。”

        方谦颇是气馁。

        后来这事不知怎么被詹少刚知道了,詹少刚跑到他面前来耀武扬威宣示主权:“想挖老子墙角?知道翟暮是谁吗就敢随便挖?翟暮是老子的人,谁也别想抢得走!”

        此刻詹少刚旧事重提,方谦也没生气,嘿嘿笑了笑:“詹少刚,不是我说,你现在整天霸占着阿暮,成日阶跟人家同寝同食,张嘴闭嘴阿暮是你的人,你可别忘了,阿暮有一天也是要娶媳妇的,人家娶了媳妇,还能是你的人?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詹少刚大大咧咧道:“娶了媳妇又如何?兄弟就是兄弟,还能因为娶了媳妇就不做兄弟了?是吧,阿暮?”

        翟暮温声道:“詹将军说得对,兄弟永远都是兄弟。”

        詹少刚说:“这里没什么外人,叫什么詹将军。叫声哥听听。”

        翟暮沉默了片刻,顺从地开口:“哥。”

        詹少刚拍了拍翟暮的肩膀,哈哈大笑,得意地冲方谦挤了挤眼。

        方谦:“......”

        他么的他想一脚将这个显摆的东西踹飞出去!

        有个弟弟了不起啊?

        额,好吧。有个会使得一手出神入化剑法的弟弟,好像的确是挺了不起的......

        目光落在旁边一脸漠然专心吃东西的卫无殊身上,方谦嘿嘿一笑:“你有弟弟算什么,本将军有妹妹。”

        方家和卫家是世交,小时候,卫无殊的确喊方谦做哥哥,只是后来长大了,卫无殊就不肯喊了。

        詹少刚鄙视:“你要不要脸,那是卫帅的妹妹。”

        卫无忌日前正式拜任陵国兵马大元帅兼领骁骑营统帅之职,是以詹少刚以卫帅相称。

        “那又怎样?无殊不也叫我哥哥?”

        方谦扯了个大鸡腿递给卫无殊,在卫无殊跟前晃了两晃:“无殊,叫声哥哥,哥哥给你鸡腿吃好不好?”

        卫无殊冷静地抬头:“你是不是有病?”

        詹少刚笑得打跌。

        方谦很是委屈地看向卫无忌:“卫帅,无殊她欺负我。”

        卫无忌含笑:“无殊,不得对方将军无礼。”

        卫无殊一脸漠然地继续吃东西。

        方谦摇头晃脑地叹气:“明明小时候叫我哥哥还叫得那么甜的,现在怎么就这么不乖了。越长大,越让哥哥失望啊。”

        卫无殊忍无可忍:“你小时候扯我头发,你现在还扯,你就不让人失望了?”

        詹少刚正喝水,闻言笑得一口水都喷了出来:“方谦,扯小姑娘头发这种事,到现在你还干呢?”

        方谦脸色都僵了僵:“滚!”

        秦落羽断断续续地听着那边传来的对话和笑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翟暮。

        在詹少刚和方谦面前的翟暮,似乎和那日在帐篷中单独面对她的翟暮,好像不是一个人似的。

        虽然翟暮长得文文弱弱,面庞清秀得有如女子,但那日在账中对秦落羽说话时,却甚有疆场之人的铿锵之气。

        而此刻的翟暮,莫名觉得很温顺柔弱,连她这个女孩子都忍不住生出保护之心。

        嗯,翟暮好会伪装呀。值得她学习。

        秦落羽正专心看着翟暮,突然感觉一道凉飕飕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微微侧头,就对上陵君行明显不悦的漆黑瞳眸。

        “皇上?”秦落羽有点懵,她惹到大魔头了?没有吧?

        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鸡翅膀,他想吃这个?

        心道想吃你自己去食盒拿啊,非要跟个小孩子似的,馋别人手上的么?

        不过还是殷勤笑着,将鸡翅膀递到了陵君行的手上,真诚地说:“皇上,给你。”

        陵君行:“......”

        见男人脸色更黑了,秦落羽讪讪地收回手来,不是要这个?

        那她也没惹大魔头啊?

        刚才她话也没说几句,哪儿就得罪他了?

        那头詹少刚给翟暮递了水过去,“别只吃东西,喝点水,哥看你嘴巴都裂了。”

        方谦嘴贱地又说了一句:“詹少刚你这是拿人阿暮当小媳妇宠呢?”

        詹少刚笑骂:“滚!我们阿暮可不是小媳妇!”

        顿了顿,又颇有些遗憾:“可惜我没有妹妹,不然真可以让阿暮入赘我们詹家,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天天和阿暮对剑了......”

        方谦实在听不下去了:“你怎么不问问阿暮意见?你愿意,他还不愿意呢!”

        詹少刚哈哈大笑:“阿暮肯定愿意,对吧?阿暮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以后阿暮娶了媳妇,我也会每天去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