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4章 离京都

第204章 离京都

        果然,她话一出口,就听到男人又“嗯”了一声。

        秦落羽彻底傻了,“皇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觉得自己把真实意图隐藏得挺好的啊?怎么就被他看出来了?

        陵君行看她一眼:“你昨晚说梦话了。”

        秦落羽:“……”

        所以陵君行早就知道她的心思,早就知道她有所求,刚才只是不动声色看着她演戏来着???

        滏!!

        好想揍这个狗皇帝一顿出气!!!

        *

        秦落羽本以为,皇帝此次南行,是为了两国议和结盟,阵仗肯定不小。

        岂料,出宫当日,宫门外只是停着一辆外形甚是普通的马车而已。

        车夫明显是个侍卫扮的,见到秦落羽出来,躬身喊了声“娘娘”。

        绝影骑着马,面无表情等在车旁。

        秦落羽上车时,果然就看到了脱下黑色龙袍,换了一身玄衣的陵君行。

        恍惚间秦落羽还以为回到了当初破庙初见时,忍不住盯着陵君行打量许久。

        “皇上,你好帅呀。臣妾第一次见你,你就是穿这身衣服呢。”

        安城之行心想事成,秦落羽毫不吝啬地大拍马屁:

        陵君行:“......”

        想起当日,破庙中她一眨不眨偷偷看自己的眼神,一如今日,不觉勾了勾唇。

        彼时他怕是做梦都不曾想到,那样一个邋遢“书生”,他日会成为自己的皇后。

        眸光不自觉柔了几分,男人轻拍身边的坐塌:“过来。”

        秦落羽依言坐了过去,“皇上,你去安城,不多带些侍卫吗?”

        堂堂皇帝出行,竟然就坐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只带了绝影一个人外加一“车夫”。

        半年多前在破庙里遇到他时,他身边也只带了绝影。

        可现在他是皇帝之尊,这么轻装简从,是不是有点太任性了一点。

        这万一出点什么事,陵国不就无主了?

        陵君行:“他们在城外等候。”

        秦落羽恍然,原来大部队在城外啊。

        然而,马车到了城外,秦落羽远远看见路边骑马等着的寥寥三五个人,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皇上,就,就他们几个?”

        陵君行挑眉:“他们抵得上百余侍卫。”

        秦落羽:“......”

        她撇嘴,大魔头可真自信。

        结果等看清他们几个人的脸,秦落羽心道,好吧,这几人,貌似还真可以抵得上百余侍卫。

        个个都是牛人。

        卫无忌、卫无殊、詹少刚、翟暮,以及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笑意的骁骑营护军将军方谦。

        哪一个都是可以以一敌数十的人物了。

        随行人员中,唯一有些另类的,就是翟暮了。

        他只是詹少刚身边的亲随,在骁骑营中并无一官半职。

        但他能让詹少刚在皇上南巡中带上自己,秦落羽觉得,翟暮也挺厉害的。

        翟暮对上她的视线,顿了两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随即淡然地移开视线。

        只这一眼,已足以让秦落羽心安。

        “娘娘。”

        卫无殊见到秦落羽,很是开心地拍马迎过来,“这次去安城,末将照例随行照顾娘娘。”

        岱山猎场她教娘娘学会了骑马,皇上允诺她可以继续留在骁骑营。

        此次南巡,她再次沾了娘娘的光,得以去不夜都以外的世界看看,见证两国议和结盟的重要时刻。

        入骁骑营这么多年,哥哥卫无忌从来不肯放卫无殊出京都。

        然这次,因了皇后娘娘要与皇上同行,虽有哥哥、绝影、方谦等人沿途保护,但都是男子,到底多有不便,是以皇上再次挑了她随行。

        卫无殊可真的是太喜欢这位娘娘了,简直是她的福星。

        秦落羽含笑跟卫无殊打了招呼,心里也很开心。

        众人见过礼,便正式上路,陵君行下车,换了马骑行。

        方谦见卫无殊骑着马寸步不离马车边,笑嘻嘻道:“哎,无殊,这就丢下哥哥不要啦?”

        卫无殊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过脸去懒得理他。

        方谦其人,秦落羽之前在岱山猎场见过。

        彼时卫无殊正在练马场内给她讲解骑马的技术要领,方谦手里拎了根马鞭,嘴里嚼着根草叶,迎面走过来。

        卫无殊瞥了对方一眼,没理会。

        方谦人模狗样路过卫无殊身边时,抬手就薅了一把卫无殊的头发,笑得肆意:“怎么不跟哥哥打招呼?”

        气得卫无殊脸都绿了。

        秦落羽本以为方谦是和卫无殊同样官职的骁骑营将士,否则怎么会这么随意。

        岂知后来听卫无殊介绍才知道,方谦竟然是骁骑营的右护军将军,官职与左护军将军詹少刚平齐。

        也是颇出乎她意料之外了。

        她还以为骁骑营的将军,该是和卫无忌一样沉稳持重的,再不济也该和詹少刚一样,霸气侧漏的,岂料竟如此没个正行。

        但,年纪轻轻能做到骁骑营护军将军,那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有了方谦,这一路,嗯,想必会很热闹。

        事实证明,确实还挺热闹的。

        马车中途停下休息,大家席地而坐,简单用了些干粮。

        说是干粮,其实也还算丰盛,毕竟有皇帝同行,是以卫无忌出发前,就命人准备了偌大一个食盒,装了许多馒头和卤味。

        翟暮因着自己的身份,一个人坐得远远的,低头啃着馒头。

        詹少刚回头看了眼翟暮,起身毫不客气地将翟暮拉了过来,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坐那么远做什么?”

        翟暮温顺垂眸,不做回答。

        詹少刚很是嫌弃地探手抢走了翟暮手中的馒头,从食盒中取了一块卤牛肉递给翟暮:“吃这个。像你这弱弱的身板,不多吃点肉,只吃馒头,小心哪天跟哥对剑时,被哥一剑给挑飞了。”

        翟暮微微一笑,也不生气:“谢谢。”

        方谦看不下去了:“詹少刚,你挑飞翟暮?这半年你和翟暮打了多少场,胜过别人一招半式没有?”

        詹少刚大言不惭道,“那是哥让着我家阿暮。”

        他说着,一把搂过翟暮的肩膀:“对不对,阿暮?”

        翟暮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嗯。”

        方谦要吐了:“你家阿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