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3章 侍寝3

第203章 侍寝3

        秦落羽紧张等了好半晌,没等到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她虽然没有睁眼,却能感到大魔头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秦落羽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绷成了一张弓,随时都有可能断掉。

        她正在心里气愤吐槽,要睡赶紧睡啊,磨磨蹭蹭,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不意,大魔头却翻身躺下了,声音淡淡:“睡吧。”

        秦落羽有些懵地睁眼看向男人,讷讷道:“皇上,你,你不那个什么了吗?”

        “哪个什么?”

        “就,就那个啊……咳咳,就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要做的那个……”

        陵君行:“朕累了。”

        连行房事三个字都不好意思说,还说自己准备好了。

        她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好像从洛城大婚之夜到现在,从来没有变过。

        秦落羽长长呼出一口气,累了好,累了好。

        特么的她刚才差点就想反悔了。还好陵君行今晚不想做。

        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转瞬心里又惆怅起来。

        陵君行不跟她那啥,那她要怎么开口求他带她去安城?

        身边的男人可能是真累了,没多会儿就呼吸平稳,貌似是真睡着了。

        秦落羽思来想去,辗转反侧,一会儿想着要不要现在把陵君行叫醒,还是给他睡了算了,一会儿又想着等明天醒了,再好好求求陵君行,求他带自己去安城。

        以前她被关在昭王府,不是红了眼睛,他就同意她出去了吗?

        若是明日抱着他大哭一场,他说不定也会心软,答应带她去的吧?

        秦落羽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迷迷糊糊滚到了男人怀里,迷迷糊糊,竟把自己思虑的话当做梦话般说了出来。

        “皇上,你别丢下我啊……”

        男人低眸凝视着蜷在怀中的女孩,两只手无意识地扯着他衣服,闭着眼呢喃。

        陵君行眸色幽深,她这是,又做噩梦了吗?

        抬手轻轻抚着女孩的发,他低声道:“朕不会丢下你。”

        女孩似是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仍是闭着眼喃喃:“皇上,求你带我一起去安城,别丢下我……”

        陵君行:“……”

        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所以,这些日子她的主动,今晚的留宿,还有那所谓的兔子当做礼物,都是因为,她想求他带她去安城?

        翌日一早,对昨夜自己做了什么一无所知的秦落羽,亲自送陵君行出门时,再次主动抱住了男人,在对方怀里腻歪了半天装深情。

        心里一大堆话涌到嘴边,可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昨夜本来想的是今天拉着他哭一场的,可人家这会让是去上早朝,这一大清早的,她嚎一通,没得让人心生反感。

        还是晚上再邀陵君行来,她真的豁出去了。

        美色与眼泪齐上,色诱加装可怜共行。

        她心事重重地送陵君行出门,不提防男人突然顿住脚步,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她:“你没有话要对朕说?”

        秦落羽迟疑,终究还是道:“没有。”

        陵君行不动声色道,“确定没有吗?明日朕启程去安城,两个月之后,才能回来。”

        “明天?”

        秦落羽骤然瞪大眼睛,“这么快?”

        陵君行:“计划有变。”

        秦落羽傻了,所以她苦心经营了这么些天,结果人家明天就走了?

        陵君行再看她一眼:“真没什么话,要对朕说?”

        想到自己今日再不开口,就真的没有机会了,秦落羽咬牙:“皇上,臣妾想随皇上,一起去安城。”

        话说出口的时候,秦落羽有些不敢去看陵君行的表情。

        感觉大魔头可能会震惊,甚至是震怒。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陵君行反应很是平淡,甚至给秦落羽一种错觉,他似乎早就在等她这句话了。

        他淡淡看了她一会儿,“给朕一个理由。”

        秦落羽怔了怔,随即,将自己暗中琢磨了好久的理由,全都说了出来。

        “臣妾是大秦公主,两国议和,如果臣妾在场,日后可以更好的推动两国关系友好共处。”

        “臣妾现在的身份是陵国皇后,臣妾如果见到皇帝哥哥,一定好好劝他珍重这次结盟,他日定不要像当初在洛城一样毁约。”

        这两个理由够冠冕堂皇了,而且,都是从有利推动结盟的层面来说的,秦落羽自觉这个理由找得还可以。

        陵君行表情却甚是平静,完全不为所动,“还有呢?”

        “还有,”秦落羽抿了抿唇,努力挤出点眼泪,开始装可怜,“臣妾很想家。臣妾想借着这次结盟机会,见见哥哥,告诉他,臣妾一切安好。”

        “还有呢?”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声音,听不出皇帝是什么情绪。

        秦落羽垂着脑袋,抹着眼泪,带着哭音,可怜巴巴的继续道,“还有臣妾在宫里呆了这么久,真的很想跟着皇上出去看看。皇上这次去安城要走两个月,臣妾会很想念皇上的……”

        “而且皇上不在,臣妾一个人在宫里会很怕,万一再有人欺负臣妾,那臣妾该怎么办?皇上,你就带着臣妾一起,好不好?”

        男人沉默着,没有说话。

        秦落羽以为他对自己这些理由还是不满意,绞尽脑汁地继续想着理由。

        “对了,臣妾还有一个理由,就是臣妾家人可能一直以为臣妾在陵国过得不幸福。”

        “口说无凭,臣妾想让哥哥亲眼看看,臣妾的确是嫁了个好夫君。对了,还有萧尚言,他看到臣妾与皇上恩爱和美,肯定也会彻底放下过去的事了。”

        也不知道这一堆话里的哪句话取悦了男人,陵君行勾了勾唇,“嗯。”

        嗯,是什么意思?

        眼见得男人转身要走,秦落羽连忙道:“皇上,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去安城啊?”

        陵君行:“不要带太多东西,明早随朕一起启程。”

        “啊,啊啊啊啊啊!!”

        秦落羽土拨鼠尖叫,简直要乐疯了,开心得一把就抱住了陵君行,“谢谢皇上!”

        陵君行:“……”

        狂喜过后,秦落羽不由疑惑,“皇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臣妾想跟着皇上一起去安城啊?”

        不然刚才听到她这样堪称不合礼仪纲常的要求,怎么会那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