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02章 侍寝2

第202章 侍寝2

        乾元殿内,卫无忌正在汇报此次出行安城的相关行程。

        此次去安城,不止是为了两国议和结盟,还要提前走一遭西南边境,了解边城驻防情况。

        当然,为了避免沿路州县大动干戈,皇上此次会微服出行。

        卫无忌汇报完后,将详细行程图呈上,“臣算了算时间,五日后皇上从不夜都启行,巡查完西南六城后,再返回安城,正好赶上两国议和结盟的时间。”

        陵君行接过行程路线图,快速扫了一眼,“备辆马车。”

        卫无忌愣了愣,“皇上此次出行,要坐马车?”

        虽说坐马车比骑马舒服,但皇上以前从来都是骑马出行的啊?

        陵君行淡淡道:“不是朕坐,是皇后要坐。”

        她虽然学会了骑马,可从不夜都去安城,长途跋涉怕是根本就撑不住,还得坐马车。

        卫无忌吃了一惊:“皇后,要跟着皇上去安城?”

        陵君行:“她是大秦的三公主,去了安城,对议和有利无弊。”

        卫无忌:“……”

        编,皇上您就编吧。

        这个理由,就是傻子也不会信。

        他心下腹诽,面上却装得淡然:“皇后娘娘愿意去吗?”

        陵君行“嗯”了一声,“她在宫里也憋久了,朕带她去散散心。顺便,也让她见见家人。”

        卫无忌心道,好么,这才是让皇后娘娘随行的真正原因吧。

        两人正说着话,隗公公进来了。

        “皇上,皇后娘娘派人送信来了。”

        隗公公躬身呈上信笺,随后退了出去。

        陵君行的目光落在信笺上,微微讶然。

        这已经是她这几日来,给他送的第三封信了。

        打开信来,落在上面的一行字上,陵君行眸光顿时变得幽深。

        他合上信,看向卫无忌,“朝中之事,朕已安排妥当,你明日准备准备,咱们后日就出发。”

        卫无忌:“……好。”

        怎么皇上一看到皇后娘娘的信,就说马上要出发?

        所以皇后娘娘在信里到底说了什么?催皇上赶紧启程么?

        待卫无忌离开,陵君行再次将秦落羽送来的信看了好几遍。

        “皇上,臣妾昨晚刚合眼就做了个噩梦,一晚上没睡好。皇上今晚可以住在秋水宫,陪陪臣妾吗?臣妾等你。”

        看来她禁足时间是真的太久了,在秋水宫都憋闷得做噩梦了。

        秋水宫内,陵君行刚踏入秦落羽房中。

        等候已久的女孩如小鸟投怀般,下一刻,女孩已扑进了他怀中,抱住了他。

        她乍然的主动,令男人身体僵了僵。旋即,轻轻地拥住了她。

        婵娟红着脸都不敢看,自动自觉地退了出去,顺带将门带上了。

        秦落羽脑袋埋在他怀里,小声道:“皇上今晚,会歇在秋水宫吧?”

        陵君行默然片刻,“你想让朕,歇在这里?”

        他还记得上次他来时,她不惜弄湿了被褥,也要赶他离开。

        秦落羽抬头,黑白分明的眸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可怜巴巴的点头:“臣妾这几天老做噩梦,臣妾想让皇上陪陪臣妾。臣妾这些日子禁足出不去,也不能去找皇上……”

        她似乎有些害羞般,再次将头躲进他怀里:“皇上要是晚上歇在这里,臣妾就能和皇上多待一会儿了……”

        男人眸光幽深,“你可知朕留宿秋水宫,意味着什么?”

        秦落羽心道,她当然知道。

        可是,为了安城之行顺利,她只能牺牲自己。

        秦落羽装作不胜娇羞般低垂着头,声音小如蚊蝇:“臣妾知道。臣妾,准备好了。臣妾是皇后,早晚都是……皇上的人。”

        陵君行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眸底意味不明:“既如此,那朕今晚便宿在秋水宫。”

        秦落羽:“......”

        也不知是开心还是该不开心。

        她在内心自我安慰,嗯,今晚就当被狗咬一口好了。

        毕竟在她那个世界,贞操观念没有那么重。

        为了自由,为了逃命,被人睡了也就睡了。

        何况这也算不得是她的身体本尊,她要是能回去,现实世界里的她还不是好好的。

        再者,大魔头颜值身材那都是没话说,真要被他睡了,她该还赚了。

        饶是秦落羽不断地给自己做着思想工作,饶是她给自己打了足够充分的预防针。

        但当红烛熄灭,男人掀开被子上床来时,秦落羽还是紧张得心头猛跳了好几下。

        眼见得陵君行上了床,却只是安静躺着,半天没动静。

        秦落羽不得不往男人那边挪了挪,挨着他近了些。

        大魔头却还是没有反应。

        秦落羽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侧过身去,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男人的腰上。

        隔着薄薄的寝衣,秦落羽只觉男人腰身劲瘦有力,身体温度很是灼热。

        可他就是阖眸安静躺着,一动不动。

        尼玛,是她长得不够美没有诱惑力,还是他性.冷淡,对那方面完全没兴趣。

        秦落羽咬了咬牙,干脆支起身子,凑近了男人的脸。

        男人唇角紧抿,分明是一副......抗拒她的姿态。

        秦落羽简直要崩溃,差点就想放弃了。

        可想到自己的逃跑大业,深深吸了一口气,含羞带怯地轻叫了声“夫君”。

        然后,豁出去了般,对着他的唇和下巴,胡乱没有章法地亲了下去。

        下一秒,秦落羽骤然被一只强硬有力的胳膊揽住,整个人眩晕着跌在被褥里,大魔头翻身压下来,迫人的压力伴随着男人灼热的气息笼罩而下。

        好么,终于有反应了吗。

        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秦落羽一颗心止不住砰砰跳,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特么的不就是被狗咬一口吗,不就是被这个男人睡一下吗。

        有什么好害怕的,一咬牙就过去了。

        男人单手撑在她一侧,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静静地打量着女孩。

        她紧紧闭着眼眸,漆黑的眼睫一颤一颤,神经似乎绷得很紧,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自觉地揪紧了床单。

        男人欲要俯身的动作,顿时就停住了。

        她在害怕?

        既然害怕,又为何要他夜宿秋水宫,还说什么,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