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96章 哄他3

第196章 哄他3

        “怎么样,皇上,喜不喜欢臣妾送你的惊喜?”

        女孩嘴角含笑,眼睛里盈满秋萤的点点光芒。

        陵君行黑眸深深,压下心头涌动的情绪,“喜欢。”

        “喜欢就好。”

        秦落羽吁了一口气,总算这心思没白费。

        特么的这些萤火虫太难抓了,累得她够呛。

        要不是婵娟事先给她做了个简易扑蝶小网兜藏在小树林里,她估计一只也抓不到。

        秦落羽捧着薄纱小灯笼递到陵君行跟前,“皇上,你要不要许个愿,然后再将它们放生?”

        陵君行看了她一眼:“?”

        见他疑惑,秦落羽笑着解释:“臣妾老家那边就有这种习俗,晚上抓很多萤火虫,把不开心的事告诉它们,它们会统统帮你带走。然后把你的愿望告诉它们,它们会帮你实现。”

        小的时候,大人对秦落羽说这些话时,她信以为真,屁颠屁颠去抓了好多萤火虫。

        长大了,想起童年那些趣事,只觉莞尔。

        不过,倒是可以骗骗大魔头的。

        陵君行注视她良久,终于道:“好。”

        轻纱小灯笼打开,流萤飞起,点点光芒闪烁着散入夜色中,温馨美好。

        秦落羽侧头看向陵君行,眉眼含笑:“好啦皇上,不开心的事都被萤火虫带走了,皇上以后,要记得开开心心的。”

        虽然是为了哄陵君行她才做出今晚这番举动,可这句话,是真心的。

        陵君行一生其实也挺惨的。

        童年缺失父母之爱,少时遭逢兄长之死。

        后来登上帝位,再次遭遇多重背叛,终至于心性大变,成为残忍杀伐阴沉狠戾的暴君。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一生都不曾有过什么特别温暖甜蜜的日子。

        更多时候仿佛是被一种身不由己的力量推着,一步步走入最后那无可挽回的万丈深渊。

        总的来说,他算是个让人恨不起来,甚至有时候还心生同情的反派角色。

        若是他不对那些旧事执念太深,若是能让自己不要绷那么紧。

        或许后来他也不会变得那么偏激,走上暴君那条千夫所指的路。

        前日他不顾自己的性命真心救她,此刻,秦落羽也是真心希望,以后他的人生,能够开心一点。

        陵君行久久地凝视着她,黑眸深深。

        仿佛有某种看不见的情绪,汹涌着漫过来,眨眼就淹没了他的心。

        那情绪如水般化开,一点点地顺着血液流至四肢百骸,带来一种久违的温暖与柔软。

        男人沉默无言良久,陡然伸手,将秦落羽紧紧抱在了怀里。

        秦落羽:“……”

        肯抱她,是不是说明不生气了?

        不生气了,是不是意味着她去安城就有戏了?

        嗯,抱吧抱吧。

        今天想抱多久都让你抱。

        *

        翌日,秦落羽照例叫了卫无殊,准备继续去抓兔子。

        卫无殊来的时候,绝影竟也跟着一起。

        见秦落羽看向他,绝影面无表情地说:“皇上之命。”

        秦落羽:“……”

        好吧。她本来还以为陵君行会让卫无殊多带几个侍卫,没成想,他让绝影亲自来了。

        卫无殊今日穿了戎装,马鞍一侧挂着装满羽箭的箭筒,箭头锃亮,闪着幽幽寒光。

        她对那日没能保护好秦落羽似乎颇是自责,今日几乎是全神戒备,寸步不离秦落羽左右。

        猎场内依旧热闹,呼声震天。

        皇后娘娘被劫的事,被压在了最小的知情范围内。

        许多人根本不知道那晚后山密密麻麻的火把,是为了什么。

        一些大臣还猜测是不是骁骑营的将士们在点着火把夜猎。

        所以陵启肇到底受没受到惩罚?

        还是说,这事就轻拿轻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秦落羽到底还是没忍住,委婉问了问卫无殊,那日陵君行是怎么知道她被困在了悬崖间的。

        卫无殊神色微微有些异样,将陵君行拔剑逼问陵启肇、派卫无忌和绝影兵分两路寻找她的事说了一遍。

        “所以豫王殿下人呢?是不是已经被放出来了?”听卫无殊讲完,秦落羽随口问。

        她既没事,想必陵君行也不会怎么惩罚陵启肇了。

        不意,卫无殊的眼神变得更加意味不明,看了眼秦落羽,这才道:“豫王殿下昨日已回不夜都了。”

        秦落羽愣了愣,“这就回去了?”

        不会吧。

        她还以为陵君行多少会象征性地处罚一下陵启肇,没想到,这还真是够象征性的。

        直接让人家不狩猎,回不夜都歇着去了。

        卫无殊点点头:“豫王殿下被撤了禁卫军统领,眼下是戴罪之身,回豫王府闭门思过去了。”

        秦落羽:“……”

        她其实有猜测过,陵君行会怎么惩罚陵启肇。

        最轻的可能是训斥几句,重的,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怎么重法。

        毕竟陵启肇的禁卫军统领是先帝陵武册封的。

        当年陵武虽然一心忙于战事,将国事尽皆托付中书省与丞相,但却牢牢将军权控制在自己手中。

        不夜都禁卫军统领是自己的四儿子陵启肇,骁骑营与黑衣铁骑则唯陵君行之命是从。

        且骁骑营就驻扎在不夜都西大营与北大营,京城若有什么异动,一日之内,必定赶到。

        而禁卫军就在不夜都城内,反应会更为迅速。

        身为禁卫军统领,又是陵君行的四弟,陵启肇在朝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当日他虽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劫持秦落羽到大悲寺,还拔剑要杀了秦落羽祭灵,可这禁卫军统领的位置,仍是坐得稳稳的,事后半点惩罚都没有。

        这次秦落羽也没想着他会受到什么实质性惩罚。

        毕竟,他是打着为先帝报仇的名义,从陵君行的角度,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但秦落羽怎么也没想到,陵君行竟然直接撤了陵启肇的职,让他回去闭门思过了。

        一时心里也颇有点复杂。

        *

        有了绝影的加盟,秦落羽的兔子捉得格外顺利。

        不过两日的功夫,就抓了得有二三十只兔子。

        秦落羽让卫无殊帮忙找了个镂空的大箱子过来,将这些兔子全都装了进去,青草叶子好生伺候着。

        晚间,她本想去陵君行的营帐找他,带他去看那些兔子,顺便,委婉提一提跟着他去安城的事。

        但,她才刚出帐篷,就感觉外面的气氛有些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