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93章 相救3

第193章 相救3

        陵君行沉默着没说话,可是揽在她腰上的那只手掌,却更用力地将她往怀里带了带,似乎是对她的回答。

        绳子晃动得更厉害,陵君行的身子在石壁上撞来撞去,他咬紧了牙,一声不吭。

        秦落羽垂眸,探手去掰他搂住她腰肢的手,“皇上,你松手。”

        她这么一用力,绳子受力不稳,晃得更厉害。

        陵君行似有些震怒,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色。

        只听到他有些低哑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一字字道:“朕不会松手——秦落羽,不想朕陪你一起死,就不要乱动!”

        秦落羽不敢再动了,低着头安安静静伏在男人怀里,鼻子里那股酸涩却更重了。

        她只身来到这个世界,无人可以依托,所以只能咬着牙生生逼着自己变得坚强冷静。

        可很多时候,她远远没有外表所表现的那么从容。

        从那么高的悬崖往下掉时,她也会害怕。

        被挂在树枝上随时可能跌得粉身碎骨时,也盼着有个人能来救自己。

        她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人来救她的。

        毕竟她困住的这个地方,位于悬崖绝壁的中段。

        谁会冒着生命危险,顺着这样陡峭的悬崖往下爬,只为了找她这个很可能已经死了的敌国公主呢?

        可是她醒来时,这个男人却紧紧地将她搂在怀中,如此坚定,如此执着。

        哪怕可能会陪着她一起死,也绝不肯松开她半分。

        秦落羽吸了吸鼻子,第一次心中对陵君行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

        今夜他的这番举动,是她从来不曾想到的。

        不管他与她之间,牵扯了什么样的国恨家仇,牵扯了多少利益纠葛,可这一刻,他是真的想要救她。

        至少这一刻,他对她,是真心的。

        秦落羽轻轻地伸手,第一次主动地抱住了男人,侧头靠在他怀里。

        她轻声说:“皇上,谢谢你。”

        谢谢你,不肯放弃我。

        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死。

        她总算能够有所欣慰,总算,不会带着冰冷和绝望,落寞地离开这个世界。

        他毕竟是陵国皇帝,肩上担着天下呢,哪儿还能真让人家陪她一起死?

        在绳子再一次剧烈摇晃,陵君行的背重重撞在石壁上,揽住她的手被迫稍稍松了松时,秦落羽猛地用力扯开他的手,一把推开了陵君行。

        男人探身一捞,捞了个空,厉声道:“秦落羽!!!”

        秦落羽微微一笑,这下是真的死而无憾了。

        她仰面跌下去,身子快速下坠。

        闭上眼,等待着死亡。

        只是这一次,心里没有害怕,反而很平静。

        可惜,今日老天爷跟她开玩笑还没开够,她注定是死不成。

        一根绳子飞速甩来卷住了她坠落的身体,一提一带之下,将她的身子抛了起来,然后下一秒,她的胳膊被人用力拽住了。

        昏暗的夜色中,秦落羽抬头看去,依稀看到了陵君行面无表情的脸。

        而陵君行所在的位置再往上一点,是绝影带了备用绳索,不知何时已攀援下来接应他们了。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陵君行一手攀住崖壁上突出的岩石,一手直接用力扯断了那根绳索,甩出那根绳索卷住了秦落羽,将她从鬼门关又给拽了回来。

        绝影很快到了陵君行身边。

        片刻后,秦落羽再次被扯回男人怀中,男人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仿佛带着怒意般,也似乎怕她再次推开他,男人狠狠锢紧了秦落羽的腰,力度弄得她都有些疼。

        两个人再次一点点往上升。

        秦落羽有点讪讪的,莫名还有点挫败感。

        难得想当个舍己为人的英雄死一回,都还不行。哎。

        好不容易上到崖顶,崖顶火把映照明亮。

        秦落羽偷偷瞥了眼陵君行,只见火把的映照下,男人脸色暗青,眉眼间笼着厚厚阴霾。

        带她上来后,他直接就松开了她,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在生气吗?气她推开他跳了下去?

        她这不是也是为了他好嘛。

        不过秦落羽多少有些心虚,也不敢跟对方说话。

        这位现在在气头上,还是别招惹为妙。

        卫无殊拿了早就备好的大氅过来给她披上,看见她手背上大片的擦伤,吃了一惊,“娘娘,你的手受伤了?”

        秦落羽没当回事,“小伤,不碍事。”

        她摔落悬崖的时候,右手背撞在凸出的岩石上,被粗粝的砂石擦过,去了一层皮,白皙的手背看起来有些血肉模糊。

        但实际也还好,只是皮外伤而已。

        她有心想问问卫无殊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可碍于陵君行也在,到底没敢开口。

        回到营帐时,婵娟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抱着她又是哭又是笑的。

        两人刚刚说了几句话,营帐门帘被人掀开,皇帝黑着脸,气色不善地走了进来。

        婵娟迟疑了下,想到今晚是皇上亲涉险境救了公主,到底还是退了出去。

        陵君行走到秦落羽的旁边坐下,沉着脸扯过她的手。

        拧开手里的金疮药瓶,一言不发给她手背的伤口上药。

        秦落羽还以为他来是干嘛呢,没想到是给自己抹药。

        她觉得皇帝也是挺好玩的,她自己就是学医的啊,特长就是处理外伤。

        这点外伤,她自己会处理的,何必劳烦他亲自来。

        只是,目光落在男人面沉如水的脸上,她半个字也不敢说,只能乖乖地一动不动,让陵君行给自己涂药。

        他的动作算不得特别轻柔,但似乎怕弄疼了她,还算小心。

        秦落羽心绪略有点复杂,憋了憋,还是道:“皇上你的伤,也记得让太医看看。”

        方才在悬崖上他在崖壁被撞了好几下,每一下都被撞得不轻,后背肯定都青紫了。

        男人冷冷的目光睨了她一眼,理都没理她。

        秦落羽:“……”

        额,看来他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

        男人抹完了药,将药留下,冷着脸起身就要走。

        秦落羽轻轻扯住他的衣袖:“皇上,你,生气了么?”

        陵君行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阴森森看了她一眼,总算开了尊口:“秦落羽,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连朕的话,都敢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