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86章 裴宋(有加更)

第186章 裴宋(有加更)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马撒蹄子狂奔,眨眼间冲出了马场。

        秦落羽耳边风声呼啸,心里感受到了一丝绝望。

        特么的,这破马到底要把她带去哪儿?

        这马瞎几把奔了一阵,前面总算来了一个骑马的人,正按辔徐行,秦落羽连忙大喊救命。

        “我的马失控了,下不来了,拜托帮帮忙!”

        一句话还没说完,那骑马的人已然在她身后老远了。

        秦落羽简直要疯,这马是吃了兴奋剂吗,跑得这么快??

        好在那人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在秦落羽喊出“救命”两个字时,没等她把话说完,就已拍马迅速追了过来。

        很快对方的马就与秦落羽并肩。

        虽然是这样惊险的时刻,那人的声音却甚是沉静平稳,一开口,就给人安心的力量。

        “姑娘,把手给我。”

        马速太快,秦落羽也不敢去看那人长什么样,赶紧朝着他伸出手去。

        对方温暖的手掌坚定有力地握住了她,“我数到三,姑娘就松开缰绳。”

        秦落羽愣了愣,“松开缰绳?”

        “不用怕。我会拉住姑娘的。”那人的声音如同他的手掌一样坚定有力,令人无法不信服。

        秦落羽深吸一口气,在对方数到三时,果断松开了马缰。

        几乎是在她松开马缰的同时,那人手上用力,扯着秦落羽落在了他的马背上。

        他一抖缰绳,一声长吁,胯下马速度渐缓,跑出一段路后,慢慢停了下来。

        那人跳下马来,扶着惊魂未定的秦落羽也下了马。

        秦落羽一颗提着的心总算落回远处,喘息了一会儿,这才抬头看向那人,这一看,不由微微愣了愣。

        此人年纪不过二十余岁,眉眼极英俊,穿一袭青色衣衫,如苍松翠竹,给人一种很安静挺拔的感觉。

        眸色浅淡,似水沉静,此刻正含了几分关切,向她看过来。

        他温声道:“方才救人心急,多有唐突,还望姑娘勿怪。”

        秦落羽连忙道谢,“感谢公子还来不及,怎会怪公子?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那人彬彬有礼道:“在下裴宋。”

        裴,裴宋?

        秦落羽呆了呆,这么巧??

        裴丞相的养子、不夜都明珠四君子之一、大理寺少卿裴宋?

        若说秦落羽看那本《暴君是怎样炼成的》书时,最仰慕哪个角色,那自然是葛神医无疑。

        可若说秦落羽最喜欢最钦佩哪个角色,那绝对绝对是裴宋了。

        裴宋其人,长得帅人品好能力强也就罢了,最关键是他深明大义,忍辱负重,后来以一己之力,挑起了风雨飘摇的陵国,承担着中兴之臣的大任。

        裴宋生父当年因违反军令被先太子下令处斩。其母悲恸过度,一病不起,也跟着去了。

        他年少父母双亡,后被舅舅裴元道收为长子,改名裴宋。

        年仅十五岁,高中状元,二十岁任大理寺少卿,成为不夜都人人赞叹不已的后起之秀。

        但子欲养而亲不待,永远是裴宋心中难以言说的痛。

        按理说,裴宋凄惨的身世以及后来裴家的没落,多少和皇家有关。

        但陵君行后来成为暴君不理政事,偏偏是裴宋一人独挑大梁。

        若非他勉力支撑,陵国只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只是,虽然裴宋推行了系列措施试图清除旧弊力挽狂澜,但朝中贵家不满利益受损,对他联合打压,甚至多次罗织罪名陷害他。

        有一次都被押赴刑场了,好在有卫无忌拼死求情,这才免去一死。

        裴宋一生,数起数落,但他始终云淡风轻,波澜不惊,达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

        而一旦官复原职,他推行新政的力度和手腕不减,反而愈发强势。

        贵家对其恨之入骨,恨不能啖其血肉,杀之而后快。

        皇帝对他也心生猜忌,始终难以做到全盘信任。

        后来他再次入狱,卫无忌都看不下去了,问他“你这是何必?”

        他身处狱中,却是一派淡然:“身为人臣,但求无愧于心。至于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就这么一句话,生生就将秦落羽圈了粉。

        此刻见到裴宋真人,秦落羽自然莫名激动,望着裴宋的目光都闪着星星。

        “姑娘?”裴宋见她盯着自己出神,半晌不语,不免担心:“姑娘可有受伤?”

        秦落羽咳了咳,“没,没有。就是久仰裴少卿大名,骤然见到真人,有些不敢相信。”

        裴宋心道这位姑娘不知是哪位贵家小姐,估计是又受到了那些不靠谱的所谓明珠四君子的传言荼毒,误以为他是个什么天神般的人物。

        当下唇角含笑,微微躬身道:“在下不过一介书生,传言太过浮夸,让姑娘见笑了。”

        “浮夸?裴少卿是不是对浮夸二字有什么误解。”

        秦落羽认真道,“我倒是觉得,传言根本没有充分诠释裴少卿的风采。”

        裴宋:“……”

        耳根子都有点发热,这位姑娘夸人,未免也太过直白了些。

        虽然见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很开心,但秦落羽怕卫无殊和婵娟担心她,也不便久呆,和裴宋告辞准备离开。

        她的马已不知跑哪儿去了,听说她要回练马场,裴宋将自己的马给了她:“姑娘骑在下的马吧。”

        要不怎么说他是秦落羽粉的偶像呢,果然是翩翩少年郎,谦谦君子风,简直越看越喜欢。

        她也没跟裴宋客气,笑着招手告别,“裴少卿,再见。”

        裴宋颔首,侧身立于路边,目送秦落羽走远。

        转身离开时,才突然想到,方才竟忘了问这位姑娘贵姓了。

        不过萍水相逢,再会怕是无期,倒是不问也罢。

        秦落羽沿着原路返回,没走多远,就碰到了焦急赶来找她的卫无殊。

        见她无恙,卫无殊大松一口气。

        回到练马场时,陵清妍和陵启肇都在。

        见到她回来,陵清妍绷着脸将那支箭扔到她面前,“我四哥怕我弄伤了自己,这箭是掰去了箭头的。这箭就是射中了你,也不会要你命。”

        她那态度和语气,知道的明白她在解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对秦落羽兴师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