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83章 无殊(有加更)

第183章 无殊(有加更)

        秦落羽瞬间气势弱了不少,讪讪笑着赔罪:“那个,皇上对不起啊,臣妾也不知道那酒后劲那么大,臣妾保证,以后再也不喝醉了。”

        陵君行冷冷地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她的这句话表示怀疑,还是对她昨晚的举动表示极为不满。

        但总算,他拂衣而起,出去了。

        屋内压抑的气氛褪去,秦落羽顿觉呼吸都畅快了许多。

        只是她没看到,男人转身离开时,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

        祭天大礼已然结束,剩下的时间,就是君臣前往岱山猎场放松的时间了。

        秦落羽坐上马车的时候,就见到陵君行换了一身玄色窄袖劲装,更衬得整个人沉冷凛冽,尊贵非常。

        男人座下是一匹与他的衣袍颜色很相称的黑色骏马,高大俊武,毛色顺滑如墨。

        秦落羽遥遥望着大魔头,心道,不怪她昨晚发酒疯抱着他不撒手。

        这男人一张脸长得跟个妖孽一样,是个女人见了估计都得犯晕,何况她还喝醉了。

        从岱山行宫去猎场,快马疾行半个时辰便可到。

        只是随行有许多女眷,又有岁数较大的大臣,是以马车较多,队伍整体速度行进较慢。

        一路颠簸总算抵达岱山猎场,秦落羽下了马车,跟着陵君行来到歇息营帐时,就见到了等候多时的卫无忌。

        卫无忌也不知是怎么了,看她的目光有些闪躲。

        不经意对上她视线,就跟她身上长了刺扎人似的,飞快就将视线挪开。

        她随口问了句大家要在猎场待多久,卫无忌拱手答了,头也没有抬起来,都不带正眼看她的。

        就连绝影也是,全程面无表情。

        以往多少还冷冷看她一眼,今天他站在陵君行身后,眼观鼻鼻观心,全程拿她当空气。

        所以这俩人怎么了,她是哪里得罪他们了?

        绝影懒得看她也就罢了,怎么卫无忌这样待人接物甚有君子风度的人,今日对她也是这样淡漠到近乎无礼啊。

        秦落羽心里郁闷,不过令她稍稍宽心的,是她终于可以不用和大魔头睡一起了。

        许是陵君行还要处理国事,他的营帐是单独的,方便群臣奏事禀报。

        秦落羽的帐篷虽然就在他旁边不远处,但好歹是分开了。

        秦落羽刚刚在帐中歇了一会儿,门外就响起刻意加重的脚步声。

        来人在帐前站住,“咳,皇后娘娘在里面吗。”

        很是爽朗干脆的声音,似乎,是个女子。

        婵娟连忙掀开门帘,就见门外站着一个身姿笔挺的女孩,穿黑色窄袖骑服,头发高高束起,扎成黑色马尾垂在脑后,平添几分飒爽英气。

        秦落羽没见过她,有些意外,“姑娘是?”

        来人拱手:“末将卫无殊,奉命在岱山猎场陪同照顾娘娘。”

        卫无殊,卫无忌的妹妹,陵国武安侯卫重的女儿。

        书中说她是女中巾帼,自小不爱红装爱武装,常年混迹军营中,骑马射箭拳脚功夫样样不输男人,性子也颇是仗义豪爽。

        据说卫老侯爷初时还想将女儿掰过来,让女儿离开军营回归闺阁。

        岂料卫无殊直接去找了彼时还是骁骑营统帅的陵君行,放下豪言要参与骁骑营士兵一旬一度的射箭比赛,若她胜出,就允她留在军营。

        陵君行以为小姑娘好玩,随口答应了。岂料那次比赛,卫无殊还真拿了第一。

        于是乎,卫无殊从此有了正当留在骁骑营的理由,在军营中从小兵一路做到都尉。

        卫老侯爷着实被气到了,从此对这个女儿干脆撒手不管,放之任之。

        曾经秦落羽看书时,很是欣赏这个角色。

        记得最清楚的是卫无殊有一次在不夜都大街上看到几个富家少爷强拽良家女子,路见不平前去阻拦,人家看她文文弱弱一个女子以为好欺负,谁知她抄起旁边长凳一凳一个,将几人砸了个头破血流。

        她活得极自我勇敢,虽为女儿身,却有凌云志,一生比起那些囿于礼教女德的闺阁小姐,不知要精彩多少倍。

        秦落羽收回甚是欣赏的目光,突然想到一个事。

        卫无殊骑射双绝,倒不如趁这机会,让她……教她骑马。

        日后她跟着翟暮逃跑,也能跑得快一点,不至于拖翟暮后腿。

        听说秦落羽想学骑马,卫无殊抬起炯炯有神的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娘娘不会骑马吗?”

        秦落羽嘴角的笑意都僵了僵,“咳咳,不太会……”

        这十年来陵国与大秦国征战不断,两国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习武骑射蔚然成风,就算是个书生,也不能是纯粹的书生,基本的骑马射箭之术总还是要会些的。

        有条件的家庭,尤其是贵家女子,也常以骑马投壶为乐。

        秦落羽是大秦三公主,按理说是不可能不会骑马的,然而她偏偏就不会骑马。

        原主小时候骑马从马上摔下来过,受到了极大惊吓,从此以后打死都不肯再上马。

        而秦落羽一现代人穿书而来,能爬上马遛个弯就不错了,岂敢放胆驰骋。

        本来她不会骑马也并不以为耻,但面对卫无殊这个英武善战的女中巾帼,莫名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好在卫无殊不以为意,“没问题,末将包教包会。”

        似乎是怕秦落羽不信,她补充了一句:“末将在骁骑营负责训练新兵,骑射这一块,正是末将负责。”

        秦落羽乐了:“那就多谢卫姑娘啦。”

        卫无殊正色道:“军中不分男女,还请娘娘直呼末将名字即可。”

        秦落羽从善如流,“好哒!无殊!”

        这一声太过活泼跳跃,就连本来神色严肃的卫无殊也忍不住抿了抿唇角。

        这位公主,嗯,果然如哥哥所说,和传言的极不一样。

        本来她接到哥哥给她传达的这个任务——陪伴大秦三公主、皇后娘娘,心里还颇有想法的。

        但哥哥说,此命令乃皇上亲自所下,“如果你有意见,去找皇上说。不过哥哥告诉你,不要根据那些传言去揣测皇后娘娘的品性。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见到她,就知道了。”